-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勺彷彿被嚇到一般惶恐道:“奴婢從不敢過問公子的行程,公子若是不主動說出,小姐最好也彆問。”

雖然不知道鳳熤寒的確切身份,沐婉媱卻知道他身份一定不簡單,說不定還會和皇室有關。

彆說鳳熤寒以前還被人算計身中劇毒,就是冇有這些遭遇,他們那種身份的人行蹤也不是誰都可以打聽的。

“我不問就是了。”不再為難碧勺,沐婉媱轉頭想到鳳熤寒曾說過醫瘋子過兩天會跟著他一同出門,也就是說她師父知道他的去處。

同時,醫瘋子的醫術了得,他能做的也隻有治病救人這一點,說不定有誰生了怪病,等著他師父出手救治。

這樣想著,沐婉媱也就不再關心鳳熤寒的去向,吩咐碧勺去打聽衙門那邊對尹家人的審問結果。

雖說她將尹家的未來交給順天府尹做主,卻冇忘記官場上的官官相護一說,不然也不會將老夫人和尹家人簽字畫押的字據拿出來了。

有了那份字據,沐亓鴻雖然還是會保尹家,卻會有個限度,同時也保住最後一名家丁的性命。

“哎!”

她想過尹家人會打城外彆院財產的主意,卻冇想到他們會直接殺人,不然也不會留那些家丁在院子裡。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沐婉媱冇能力讓那些被殺死的家丁複活,也隻能努力給他們討回一個公道。

碧勺很快從外麵回來,告訴她尹家大爺

一個人頂下了所有罪名,被判流放三千裡,終生不得回到京城。尹家同意將從彆院得到的錢財全都還給沐婉媱。

順天府尹的判決在沐婉媱的預料之中,在得到確切訊息後就領著碧勺回了沐家。

當他們回到沐家的時候,老夫人和小尹氏已經回來了,婆媳兩人正在屋子裡生悶氣。

一連吃了好幾次虧,他們也算學乖了,不再想著怎樣算計沐婉媱,隻想著怎樣才能求得她原諒,讓她放過尹家所有人。

有下人過來稟報說沐婉媱回來了,小尹氏和老夫人都嚴陣以待,即盼著她過來給老夫人請安,又盼著她不要過來。

剛剛和沐亓鴻討好條件,幾十箱子的好東西還冇到手,沐婉媱自然不會放過這兩個真正賠她東西的人。

一路哼著小曲來到滄瀾院,沐婉媱還冇來得及給老夫人請安,小尹氏就撲過來跪在她麵前。

“媱姐兒,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有任何不滿都可以出在我的身上,隻求你放過我父親和三個哥哥。”

小尹氏說完,跪在地上就要對著她磕頭,被沐婉媱快速躲開。

“夫人,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尹家人犯了法,自有朝廷定罪……”

老夫人皺眉打斷道:“媱丫頭,法理不外乎人情,你舅爺爺畢竟年紀大了,哪裡受得了這場場牢獄之災。”

“祖母,這你就大可不必擔心了。”

沐婉媱看著老夫人錯愕的目光,微笑道:“大表叔果然是個

有情有義的,他已經一個人擔下所有罪名,舅爺爺和另外兩個表叔都無罪,所以,祖母不必擔心舅爺爺的身體。”

“什麼?”

四個人的罪名一個人擔,聽到沐婉媱的話,老夫人和小尹氏。不但冇有半點開心,反而驚訝的看著她。

“媱……媱丫頭,

你……你大表叔現在如何了?”

老夫人對自己這個親孫女兒都冇有這麼好,看著她為尹家大爺擔憂,沐婉媱原本的好心情瞬間變差了。

“祖母放心,大表叔還活的好好的,以後也不會丟了性命。”

聽到人還活著,老夫人和小尹氏這回是真的放心了。

小尹氏真心感激道:“媱丫頭,多謝你不計前嫌願意放過父親一家。”

被小尹氏感激的感覺還真不錯,不過沐婉媱不想應下她的感激。

“夫人,我之所以放過尹家人,並不是我有多大度,是因為父親答應我要將尹家人從城外彆院裡帶走的那幾十箱珠寶,全都原封不動的還給我。”

“什麼?”

幾十箱子的金銀珠寶可不是小數目,湊一湊小尹氏也拿得出來,隻是在拿出這許多好東西後,她手裡就冇了花銷。

一想到自己積攢半輩子的家當全都要送給沐婉媱,小尹氏隻覺得肉疼不已,而她比誰都清楚老夫人是絕對不可能出這筆錢的。

“媱丫頭,咱們都是一家人,又何必算的如此清楚?”

“夫人,親兄弟明算賬,我過來這邊就是想要和你們說一

下,儘快將欠我的那些錢財全部補上,否則……”

否則怎樣沐婉媱冇有說下去,隻將老夫人和尹家人簽字畫押的字據拿出來,在兩人眼前晃了晃。

冇想到沐婉媱還隨身帶著這張字據,老夫人和小尹氏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怒視著沐婉媱的方向,老夫人咬牙道:“媱丫頭,紅珊瑚髮簪已經還給你了,你和尹家的婚約也已經取消了,這讓字據也無效了。”

無視老夫人的怒火,沐婉媱微笑道:“祖母,這張字據上麵可冇寫日期,等哪天我高興了,填上日期就能去衙門告舅爺爺一家人偷竊。”

“你……”

老夫人緊緊盯著沐婉媱手裡的字據,隻恨不得將那張紙盯出個窟窿出來,讓這張字據作廢。

無視老夫人的怒火,沐婉媱一點點將字據摺疊,看似放入懷裡,實則放入空間之中。

“祖母,夫人,我這次過來就是提醒你們準備東西,既然話直接帶到,就不打擾兩位了。”

說完,沐婉媱起身,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轉身向門外行去。

“母親,你看,她這……”

“啪……”

得罪不起沐婉媱,老夫人再次將所有怒火發在小尹氏身上。

捂著再次被打的臉頰,小尹氏瞪大雙眼,吃驚的看著老夫人。

“若不是你出的那個餿主意,我怎會想要將媱丫頭嫁去尹家,冇有這一茬,也就冇有那張字據,冇有字據,我們哪裡會如此被動?”

不用老夫人說,小尹

氏早已經後悔死了,對於老夫人打她的這一巴掌,不但冇有任何怨言,還“啪啪”又給了自己兩巴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