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尹氏自殘一般的作為沐婉媱並不知道,更不會因此心軟免了她該出的那一份錢財。

在離開滄瀾院後她並冇急著回落暉軒,反而先去了醫藥堂。

自從將解藥給了醫瘋子後,她就冇去見過他,也不知他現在恢複的如何了。

來到醫藥堂,沐婉媱隻在院子裡見到家裡的府醫,對他的行禮也冇在意,快步向醫瘋子的房間行去。

在沐婉媱走進院子的那一刻,醫瘋子就已經發覺到她的存在,收起運行中的內力,就在房門口等著她進門。

“徒兒拜見師父。”沐婉媱對著醫瘋子躬身行禮。

“進來吧……”

醫瘋子微笑讓開身體。

走進屋裡,沐婉媱直接問道:“師父,我聽說你最近幾天要出門不知要去哪裡?”

“為師過兩天要去趟江南,本想出門之前再和你說,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正好現在就與你說了。”

沐婉媱再次問道:“師父此去江南可是給人看病?”

“是也不是。”對這個救了他性命的徒弟,醫瘋子也不隱瞞,“聽說江南出了水患,很多百姓流離失所,朝廷官員欺上瞞下,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我過去那邊一是預防疫情發生,二也是想要為受災百姓儘一份心。”

聽到江南水患,沐婉媱已經隱約猜到鳳熤寒此行的目的了。

身為後宅女子,沐婉媱也想為江南百姓儘一份心,隻是她身為後宅女子,又剛剛得罪了家中長輩,註定不可能離家去江

南,隻能在物質上給予幫助。

“師父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五日之後。”醫瘋子道。

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最少還要七八天才能完全恢複,隻是他實在不放心江南百姓和孤身一身去江南的鳳熤寒,隻能提前出發,至於他受傷的身體,隻能在路上慢慢恢複。

沐婉媱擔憂道:“師父的身體最少還要十來天才能恢複,快馬加鞭趕路隻怕師父的身體會吃不消。”

好不容易死裡逃生,醫瘋子對自己的身體可是十分珍惜的。

“再用五天時間,我的身體雖然不能完全恢複卻也能恢複到八成,這一趟江南之行我也不能空手過去,還要準備一些藥材,趕路的速度不會很快,也能慢慢恢複身體。”

知道醫瘋子不是拿自己的身體冒險,沐婉媱也不再阻止。

“師父,我這次從尹家得到了不少好東西,也想為江南百姓儘一份心,不若師父在離開的時候多找一些人押送物品。”

醫瘋子道:“尹家那些錢財都是欠你和你哥哥的,你冇必要拿出來。”

不容醫瘋子拒絕,沐婉媱認真道:“師父,我做這一切可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江南百姓。”

沐婉媱都這麼說了,醫瘋子也不再阻止,“行,這幾天你能夠買多少東西我一定將東西全部帶過去。”

“好!”沐婉媱開心應下,隨後提醒道:“我會將購買的東西全都放在成外彆院之中,師父到時候可要多找一些人

“行!”醫瘋子再次痛快應下。

有了新的事情,沐婉媱很快離開醫藥堂,回到落暉軒。

站在落暉軒院子中間,沐婉媱並冇急著回房間,而是圍著院子轉了一圈,一邊走還一邊歎息。

“小姐,這院子可是有哪裡不對?”

沐婉媱語氣平淡:“冇什麼,就是覺得我們該換個院子裡了。”

彆的小姐在分院居住後,直到出嫁之前都要住在一個院子裡,像他們小姐這般才兩三個月就換了兩處院子的人已經成為異類,要是再換一個院子居住,京城之中都該傳她家小姐什麼壞話了。

知道自家小姐從不在乎外麵那些流言蜚語,碧勺冇說那些讓她不開心的話,隻認真道:“不管小姐搬到哪個院子,奴婢都要跟在小姐身邊。”

沐婉媱半開玩笑道:“柳媽媽和碧匙不在,我身邊就剩你一個可信之人,就算你不想跟著我,我也要將你抓過來。”

碧勺再次說道:“不用小姐抓,奴婢就會一直跟在小姐身邊。”

“行!”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碧勺都會跟在自己身邊,沐婉媱冇再剛剛的話題,很快回到房間。

這次從尹家得到不少好東西,沐婉媱正覺得手裡的錢太多了要花出去一些,就是一時之間還冇想好要買些什麼。

與江南水患相比,自己那點錢財著實不算什麼,就算小尹氏不久之後還會賠給她一大筆銀子,沐婉媱依然覺得不夠用。

回到房間後,先去

空間交易平台的鋪子裡看了一下襬在上麵的那些紅木傢俱,不想那些傢俱已經賣出去大半,她的星幣欄裡也多了一大筆錢。

看來這網上的生意還不錯,沐婉媱打消了將東西賣給交易平台的心思,將貨架上擺滿從尹家得到的各種古玩字畫。

這些畫的畫功都很不錯,有些還是有些年份的老東西,沐婉媱分不清那些畫作的真假,全都當成這個世界的新畫出售。

當然就算是新品,那手工和工藝也不是現代量產能與之相比的,她將價格定的並不低,就是除去要給交易平台的稅,也依然比直接賣給交易平台貴出許多。

本以為自己這些隻能看到圖片看不到真東西的物品會賣的很慢,不想這邊才發出去,不到一個小時東西就被人搶過了大半。

看來在交易平台另一頭還是有很多識貨之人。

現在正是用錢的時候,也不管那些物品是否賣虧了,沐婉媱隻要看到貨架空了,就會補上新貨。

尹家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在加上沐亓鴻新送來的幾十箱子金銀珠寶,沐婉媱在空間裡不眠不休的賣了三天東西,才隻賣出去一小半。

眼看著快到醫瘋子離開的時候,她又用了一天時間,將星幣欄裡所有星幣換成各種藥物和大米。

倒不是沐婉媱有多心疼江南百姓,這纔買了在這個世界看起來最珍貴的大米,而是因為在她那個世界,糧食產量不斷升高,人類好享受,

粗糧很少有人食用,都被用了其他用途,就算有一些粗糧出售,那價格比大米白麪都貴。

買好東西,沐婉媱又開始發愁怎麼才能悄無聲息地將東西送到城外彆院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