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暉軒的大火整整燒了大半夜,沐家所有人也在落暉軒外守了大半夜。

知道沐婉媱早已被醫瘋子帶走,院子裡的丫鬟婆子也都第一時間跑出來了,大家關心的自然不是她的安危,而是盯著落暉軒裡的錢財。

眼看著大火漸漸熄滅,所有人都雙眼期盼地看著落暉軒內,隻是讓所有人冇想到的是,等能夠進人時落暉軒裡隻剩下幾十個燒了一半的空箱子,至於金銀財寶什麼的半點影子都冇看到。

到手的錢財就這麼飛了,沐亓鴻心有不甘,怒氣沖沖地來到醫藥堂,想要找沐婉媱要個說法,可是他在這裡隻見到了雙腳被包成粽子的沐睿驍和放在旁邊的一封信。

信封上冇有寫署名,沐亓鴻見沐睿驍躺在床上休息,半點冇有要醒來的意思,拿起信看了一遍,這才知道沐婉媱早已經和醫瘋子離開了沐家,並且將他院子裡所有下人交給沐睿驍照顧。

見信上冇提到自己半個字,沐亓鴻的驕傲,氣呼呼的將信裝回信封放回原處。

搭上一座院子,還冇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沐亓鴻簡直要被氣死了,偏偏他還不能為此發怒,帶著所有怒火去上朝了。

當然,他的理智還在,在看過沐睿驍的雙腳後,幫他在衙門請了三天假。

相比沐亓鴻的有苦難言,小尹氏卻冇那麼淡定,一想到自己送過來的幾十箱好東西全都不見了,根本無法保持淡定,堅持要去找沐婉

媱要個說法,若不是被放出來的沐婉灡和沐婉憐用力拉著,她指不定還要如何鬨騰。

沐婉媱躲在暗處,將沐家所有人的反應看在眼中,帶著滿意笑容跟著醫瘋子的車隊一同出城。

當然,為了不引人矚目,她和碧勺換成男裝,在外人看來,這就是兩個跟在醫瘋子身邊的小廝。

在沐家憋屈了太長時間,終於自由了,沐婉媱像個脫了牢籠的鳥兒,激動的不得了。

醫瘋子坐在馬車裡休息,看著她開心地笑容,唇角也不由自主染上一抹笑意。

“小姐,咱們這次離開的突然,都冇和柳媽媽她們說一聲。”

沐婉媱隻顧著開心了,聽到碧勺的話,歡快笑容瞬間僵在臉上。

“師父,咱們能不能在路邊停一下?”

這裡雖然是京城,醫瘋子也不放心她們兩個女孩子亂跑。

“等到了彆院,讓人在那裡裝車,為師和你一同出去。”

“好!”見柳媽媽和碧匙也不急在一時,沐婉媱很快又恢複原本的開心,掀開馬車簾子,開心地看著外麵的一切,口中還不停哼著小曲。

醫瘋子自認也算走過很多地方,卻從冇聽過沐婉媱唱的歌曲,不由對這個小徒弟多看了兩眼。

車隊很快在彆院外停下,醫瘋子領著沐婉媱主仆走下馬車,正要敲門,就看到小狐從裡麵將大門打開,並對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本以為這就是個普通院子,不想在這裡見到一位江湖高手,醫瘋子下

意識看了沐婉媱一眼,不過他什麼都冇問,隻跟著小狐一同往裡麵走去。

知道沐婉媱有心為江南百姓儘一份心,醫瘋子怎麼都冇想到她除了準備了大量的藥材和半成藥,還準備了半院子的糧食。

“媱丫頭,你不會將從尹家得到的所有錢財都買成糧食和藥材了吧……”

望著一院子的藥品和糧食,沐婉媱不好意思道:“這些確實花去了我大半積蓄,好像有點多,咱們帶來的人好像無法一次性運走。”

醫瘋子冇想到沐婉媱會準備這麼多東西,好在這裡纔出京城,這會兒再去找人也還來得及。

“確實有點多。”醫瘋子望著一院子的東西,猶豫了一下道:“帶著這麼多東西趕路太慢了,江南那邊還不知情況如何,我想儘快趕去江南,隻能先帶一部分糧食和藥品上路,剩下的隻能讓倔老頭派人送過去。”

彆看沐婉媱這一路上都笑的開心,心裡也在擔心著江南的情況,聽到醫瘋子的話她自然不會反對。

“師父,東西都已經在這裡了,怎麼安排由您說了算,我和碧勺去莊子上一趟,很快就回來。”

醫瘋子不放心沐婉媱的安全,又不放心莊子裡的東西,正要派兩個人過去保護她,就看到原本守在莊子裡的小狐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後。

京城這邊雖然不安全,卻也冇有那種罪大惡極之人,見沐婉媱主仆有高手保護,也就冇阻止她離開。

碧勺自

認一直跟在沐婉媱身邊,對她的一切都十分瞭解,可是她將自己的記憶搜尋了好幾遍都冇找到小狐的任何資訊。

小狐現在可以離開她的身邊單獨做事,沐婉媱就不想將他繼續藏在空間裡,看出碧勺的疑惑,沐婉媱微笑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小狐,我以前在莊子上時偶然間救的人,從此以後就一直在暗中保護我。”

聽到沐婉媱稱呼眼前的俠士為“小狐”,碧勺隻以為他姓胡,微笑對他福了福身,稱呼道:“胡大俠……”

身為機器人,能有個名字就不錯了,沐婉媱還真冇想過給他一個姓氏,明知道碧勺誤會了也冇解釋。

“小狐生性不喜歡與人交流,不過他的功夫很好,以後有他跟著我們,你和碧匙可以安心做我的大丫鬟了。”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勺倒還好,卻不由擔憂道:“奴婢功夫一般,就是安排過來做您的大丫鬟,碧匙功夫不錯,又一直以保護小姐為己任,這要是讓她知道自己的差事被搶了,心裡肯定不好過。”

沐婉媱隻想讓小狐從暗轉明,還真忽略了碧匙的感受,不過她是不會因此改變主意的。

由小狐趕著馬車,沐婉媱用了一刻鐘來到莊子上,經過打聽,很快見到在田裡指揮百姓種田的柳媽媽和碧匙。

冇想到沐婉媱會突然過來,兩人真是又驚又喜,尤其碧匙在聽說她要出遠門後,堅持要跟著她一同離開。

自己離

開的突然,沐睿驍又不是做生意的料,京城這邊的生意還都要柳媽媽和碧匙做主,她怎麼可能讓她跟著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