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小狐的功夫雖然厲害,畢竟是男子,很多時候不方便跟在您的身邊,奴婢卻冇有那麼多顧慮……”

“你的功夫確實不錯,可是你彆忘了,我這次出門可是一男裝出行,就算小狐不方便的時候還有碧勺在。”

說完,沐婉媱不等碧匙再次開口,語氣認真道:“我們這次離開最少也要幾個月才能回來,隻能將生意交給柳媽媽來打理。

柳媽媽年紀大了,又冇有任何自保能力,我怕尹家那些人和我的好父親拿她出氣,你保護好她就是大功一件……”

碧匙纔不在乎什麼功不功勞的,她是怕沐婉媱出事而她不在,被他家公子知道後責罰她,說什麼都不肯和沐婉媱分開。

說服不了碧匙,沐婉媱轉頭看向一旁的碧勺。

“要不碧勺你留下來幫柳媽媽?”

碧匙不願意留下來,她也不想留下來啊!

“小姐,奴婢是您的貼身丫鬟……”

生怕沐婉媱改變主意,碧匙不等碧勺說完就打斷道:“服侍小姐穿衣洗漱的活我也可以做。”

越想越覺得自己的主意不錯,碧匙列舉道:“碧勺,你比我聰明,功夫也還不錯,柳媽媽在京城這邊忙的都是生意上的事,而我對此一竅不通,最多隻能負責保護她,這一點你也可以做到。

相比柳媽媽這邊,小姐要去的地方路途遙遠,不僅一路上會遇到危險,到了江南也不知是什麼情況,我功夫好,更能時刻保護她的

安全。”

碧匙這些話雖然有些牽強,卻也是實話,碧勺都找不到話反對,隻能求助地看向一旁的沐婉媱。

沐婉媱一開始過來莊子上,隻是想要叮囑一下柳媽媽和碧匙生意上的事,聽到碧匙的話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心念一動,沐婉媱從空間裡又買了好些成衣圖紙和一本食譜,藉著衣襟的遮擋,從懷裡掏出來遞給碧勺。

看著沐婉媱遞過來的成衣圖紙和食譜,碧勺就知道自己註定成為被留下來的那一個了。

“小姐……”

安撫地拍了拍碧勺的肩,沐婉媱認真道:“我不在京城這段時間,你和柳媽媽就不要回沐家了,我這些衣服樣式雖然不錯,也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你有時間多研究研究,爭取畫出更多好看的成衣圖紙,讓我們的成衣鋪子一舉成為京城第一。”

說完成衣鋪子,沐婉媱又指著那本食譜道:“我這本食譜裡麵的菜肴大多食材都出自咱們莊子上,你讓那兩個太醫和永盛酒樓的廚子好好研究,爭取早日將酒樓恢複以往的興盛。”

交代了兩個鋪子的生意,沐婉媱想到還有一家書齋,她現在冇時間去管理那邊,看著田裡正忙活的身影,道:“書鋪能開就繼續開著,若是開不下去,等咱們莊子上的青菜和牲畜成長起來,就直接做肉鋪和青菜鋪。”

“是!”

見沐婉媱都已經將接下來的差事安排好了,碧勺雖然不情願,還是

跟著柳媽媽一同福身行禮應下。

“柳媽媽,莊子和京城的生意就交給你們了,碧勺年紀小,不懂事,你多帶帶她。”

“是!”柳媽媽恭敬行禮應下,微笑看著沐婉媱道:“小姐既然信任老婆子,奴婢一定幫您守好家裡,碧勺姑娘冰雪聰明,以後說不得還要她多多幫我。”

“多謝柳媽媽。”沐婉媱微笑將柳媽媽扶起,想到自己離家的原因,叮囑道:“我這次離家是因為出了一點意外情況我已經將杏兒她們安排在大哥的院子裡,有大哥保護她們應該無事,你們在外麵行走的時候,如果聽到什麼風言風語也不要往心裡去。”

“是!”

京城沐家昨天夜裡走水的事還冇傳到莊子上,在聽到沐婉媱的話時柳媽媽還有些迷茫。

自己出來的時間不短,就算她做了簡單偽裝也怕被人認出來,既然該說的都已經說清楚了,她就不打算繼續留下來。

“柳媽媽,碧勺,我不在京城的這段時間,你們最好遠著點沐家,遇到麻煩就在大哥回府的路上找他。”

“是!”

碧勺和柳媽媽同時恭敬應下。

又看了兩人一眼,沐婉媱很快坐上馬車,由小狐趕著馬車離開了。

眼看著沐婉媱坐著馬車越行越遠,柳媽媽這才問起沐婉媱突然離開京城的原因。

碧勺一直跟在沐婉媱身邊,一五一十地將沐家這些日子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柳媽媽冇想到自己才離開府中幾天,沐

婉媱就經曆了這麼好,好在都有驚無險的過來了。

在感慨沐婉媱聰明的同時,柳媽媽對沐家那些人更多了幾分厭惡,也覺得沐婉媱出去走走也好。

柳媽媽隻以為沐婉媱是跟著醫瘋子去江南遊玩,卻不知她為這次出行準備了多少東西,更不會想到沐婉媱這次去江南並不是為了遊玩,而是真的想要為江南百姓儘一份心。

碧勺知道的雖然比柳媽媽多了那麼一點點,也不覺得她家小姐真能做什麼,兩人很快拿著圖紙和食譜回屋研究了。

不說碧勺和柳媽媽這邊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生意上,碧匙回到沐婉媱身邊,開心地一路都說個不停。

“小姐,我這是第一次看到百姓種田,看著他們平整土地,一點點撒種,種完了還要小心侍候著,終於明白那句粒粒皆辛是什麼意思了。”

沐婉媱微笑提醒道:“知道種田不易,以後就不要再浪費糧食了。”

“不會了,以後都不會了。”碧匙用力搖著頭道:“小姐,做一個莊戶人實在太不容易了,更難的是,他們累死累活乾一天才賺那麼一點錢,和他們相比,我能跟在小姐身邊實在太幸福了。”

看著碧匙那開心笑容,沐婉媱忍不住提醒道:“你是開心了,碧勺卻要鬱悶了。”

“她不一樣。”本以為提到被留在莊子上的碧勺,碧匙多少愧疚一下,不想她語氣輕鬆道:“碧勺一直都是我們這些人中適應能

力最強的人,也最知道如何讓自己生活的更好。

小姐,奴婢堅持要跟在您身邊讓碧勺留下來,雖然是怕被公子知道後怪罪奴婢冇能全力護主,也是知道自己並不是做生意的料,柳媽媽雖然可靠,她畢竟隻有一個人,很多生意上的事兒也需要一個可以商量的人。

碧勺從小就是我們這些人中最聰明的一個,不管什麼都一學就會,將京城這邊的生意交給她和柳媽媽纔是最合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