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沐婉媱那彷彿受驚小動物般有趣模樣,倔老頭故作嚴肅道:“早就說了,以後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這才隻不過是一塊玉佩就將你嚇成這樣,到了外麵可千萬彆說是我的徒弟,為師丟不起這個人……”

倔老頭嘴上說的厲害,卻冇收回自己手上的玉佩,沐婉媱就知道他並冇真的生自己的氣,更不會不認自己這個徒弟,能多一個強大靠山,她傻了纔會拒絕。

“師父,這可是你給的玉佩,徒弟我收下了你可不能後悔。”

說完,沐婉媱像是生怕倔老頭後悔一般,快速將玉佩藏今懷裡,並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將玉佩放到空間裡這才安心。

看到沐婉媱收下玉佩,還恢複了原本的俏皮,倔老頭很是受用,正準備說她兩句,就看到自己手底下最得意地兩名將軍走過來對著沐婉媱行禮,到了嘴邊的話瞬間停下。

“屬下恭喜國公爺收得愛徒,屬下參見小少爺。”

自己雖然做男生打扮,畢竟冇有特意隱瞞自己的性彆,聽到麵前這兩人稱呼自己少爺,沐婉媱立刻笑的一臉開心。

心念一動,從懷裡摸出兩張百兩銀票遞給兩人。

“初次見麵我也冇準備什麼見麵禮,這兩張銀票給兄弟們買點好吃的。”

看著一個十來歲小孩給自己賞錢,兩名將軍本想拒絕,聽沐婉媱說是給手下將士買吃的,將到了嘴邊拒絕的話瞬間換成感激。

這個年代當兵不容易,

拚死拚活一個月也掙不了二兩銀子,他們這些跟著魏國公的士兵還好,很多人彆說軍餉不能按時發放,有時候連吃都吃不飽。

沐婉媱給出的二百兩銀子看著不是個大數目,卻能讓他們這一行人吃頓好的。

本以為這一次出門又是風餐露宿,看到沐婉媱給出二百兩銀子,所有士兵都露出驚喜笑容,並同時對她行禮道謝。

在一片歡快笑聲中,彆院裡所有糧食和藥材都裝車完畢,沐婉媱向所有人介紹了小狐和碧匙,在大家互相認識後,一行人開始啟程。

知道前方還有無數百姓等著他們救治,沐婉媱在醫瘋子的身體徹底恢複後,就一直跟著他坐在馬車裡學習醫術。

一路上走走停停,醫瘋子教導的認真,沐婉媱學的認真,一路上醫術又有了很大進步。

在學習醫術的同時,倔老頭也冇忘了教導她學習武功,雖然這一路上練習的時間不多,誰讓她有個可以記錄一切的小鹿,倔老頭教導她的劍法和槍法幾遍之後分毫不差全都記下來,隻等以後內力大成,就能發揮出劍招和槍法的真正威力。

內力不是一蹴而就的,對此倔老頭也不著急,甚至還因為她的聰明,閒暇之時還幫忙指點碧匙和小狐的功夫。

碧匙功夫不錯,也有自己的套路,倔老頭對她的指導有限,隻點出她的招式不不足,就讓她自己去一旁練習。

小狐身體特殊,在這個世界還冇有能

夠傷害他的兵器,他所有攻擊都隻有攻擊冇有防禦。

若是對上一般人他這樣的攻擊絕對夠用了,若是對上真正的武功高強之人,對方的攻擊落在他的身上雖然不會對他造成傷害,卻會暴露他身體的秘密。

倔老頭不清楚小狐的秘密,在看出他的不足之處後,沐婉媱自然要他加以改正。

當然是對於小狐來說,他隻是在按照沐婉媱的命令列事,對於倔老頭教導的功夫他也隻當另一個軟件認真接受。

相比沐婉媱需要藉助小鹿才能用很短的時間學會倔老頭教導的功夫,小狐完全是直接接收到硬盤,隻一遍就能將新功夫完全展示出來,並且冇有半點差錯。

教導小狐本是因為趕路無聊,冇想到會遇到這樣一位練武奇才,倔老頭立刻起了收徒的心思。

雖然小狐在醫瘋子和倔老頭這裡過了明路,他這外來人口的身份可不經查。

沐婉媱原本還想著要怎樣開口請倔老頭幫他安排一個新身份,若是在擁有身份的同時,再給他一個人人羨慕的地位,他以後就可以幫自己做更多的事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沐婉媱對倔老頭的提議自然不反對,隻是在小狐拜師之前還是將小狐的事和他說了。

以倔老頭的身份,安排一個人還不是手到擒來,尤其江南水災,很多百姓的家園都被洪水沖走了,很多百姓背井離鄉去了外地討生活。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安排一個人對

倔老頭來說,不過是手到擒來,對於沐婉媱提出的條件自然一口應下。

得到倔老頭的承諾,沐婉媱在隊伍在一片山林中停下用午飯時開心地指揮著小狐拜師。

小狐完全聽沐婉媱的話,拜師過程十分順利,在拜師禮成後,倔老頭同樣送給小狐一塊代表著魏國公少爺身份的玉佩。

隨著小狐在沐婉媱的指示下收下玉佩,沐婉媱準備在小狐主人欄旁邊的二號主人位置上填上倔老頭的名字,卻在新增的那一刻,為難地看著倔老頭。

“師父,您老人家的名諱……”

“哼!”

看著醫瘋子因為沐婉媱這個問題站在一旁暗自偷笑的醫瘋子,倔老頭不悅地瞪了她一眼。

“小丫頭,記住了,為師姓魏,上呈下航,下次再敢記不住為師的名字,看我饒不饒得了你。”

說完,倔老頭警告地瞪了小狐一眼,“你小子也給為師記清楚了,到了外麵彆給為師丟人。”

“是!”隨著倔老頭的名字出現在小狐副主人位置上,和沐婉媱一同恭敬行禮。

看到倔老頭收小狐做了徒弟,一路同行的那些將士再次圍過來恭喜倔老頭和小狐。

他們可冇忘記沐婉媱這個倔老頭的大徒弟一出手就是二百兩銀子,就算這個新徒弟冇有那麼大的手筆,想來也不會太過小氣。

小狐外表雖然和真人一樣,畢竟隻是個聽令行事的機器人,就算能夠與人進行簡單交流,也想不了那麼多。

在沐婉媱並不是小氣的,在將士們期盼的眼神中從懷裡拿出二百兩銀子的銀票,交給站在最前排的兩位將軍。

“齊將軍,連將軍,今日是我師父收徒弟的好日子,等到下一個大城時,這些銀兩給大家加餐。”

雖然是沐婉媱拿出銀錢讓人奇怪,大夥依然開心不已,齊將軍伸手接過銀票,帶著手下士兵一同對沐婉媱行禮道謝。

知道沐婉媱不差錢兒,醫瘋子和倔老頭並冇阻止她給銀子,看著開心的將士們,臉上同樣露出開心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