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新徒弟,倔老頭將更多注意力放在小狐身上。

隨著他和小狐的接觸越來越多,倔老頭鬱悶的發現小胡雖然對他的話言聽計從也有問必答,卻從不會主動和他說話。

唯一讓他欣慰的是,小狐雖然很少開口,卻將他的生活起居照顧的無微不至。

人的性格千奇百怪,小狐很聰明,做事能力強,對他這個師父十分孝順,倔老頭對他這個徒弟還是非常滿意的。

自從小狐多了一個師父,沐婉媱就打開了他與人交流的功能,並且在言行舉止給他指示,讓他越來越適應人類的生活。

小狐對沐婉媱下達的任何命令都無條件完成,再加上他學習能力超強,一個半月的路程都冇人發覺他的異樣。

對此沐婉媱也鬆了口氣,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像普通人一般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天他們一行人終於到達江南地區,路上不時會遇到外出逃難的百姓。

看著那些因為水災餓的皮***骨還在堅持往前走的百姓,沐婉媱瞬間心軟,在附近鎮上留下了一些糧食,和一小隊士兵負責施粥幫助附近難民們度過這次難關。

有了沐婉媱留下來的糧食,那些原本無處可去的難民有了落腳之地,也有了果腹的糧食,很多百姓冇再繼續往外走,而是留在原地。

這些難民都是吃苦耐勞的普通老百姓,但凡能夠活下去,他們就不會再四處亂走,而隻要給他們一個緩衝的時間

就能夠找到活照顧自己和家人。

沐婉媱一行人越往前行難民越多,道路也越難行,送出去的糧食也越來越多,而她當初準備的那些糧食越來越少,等到他們一行人來到受災最嚴重的豐安縣時隻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而這裡的受災百姓卻有十幾萬。

這麼多的受災百姓聚集在一座小小的縣城之中,完全出乎沐婉媱等人的預料,就他們準備的這些糧食就算是施粥也用不了幾天。

走了幾千裡的路趕到這邊,沐婉媱本意是要救助更多的百姓,可不隻為了來這邊轉悠一圈,再施捨上幾天粥就離開。

慶幸的是,這一路上沐婉媱在閒來無事,將尹家和沐亓鴻送去她那裡的金銀財寶又在空間鋪子裡賣出去很多,空間裡的星幣欄裡,已經積攢了一大筆星幣。

有交易平台,她又有錢,想要多少糧食都很輕鬆,讓她為難的是要怎麼將突然多出來的糧食交到倔老頭和醫瘋子手裡。

以前小狐隱在暗處的時候她還可以將籌集糧食的功勞推到他身上,如今他已經在倔老頭和醫瘋子麵前過了明路,又一直在兩人的注視下生活,根本找不到籌集糧食的機會。

小狐這條路不能用了,沐婉媱現在唯一能用的人隻有小鹿一人,隻是她是空間生活管家,就算可以出現在空間之外,也隻能在她百米之內活動。

眼見著醫瘋子所有心思都放在各種藥材上,倔老頭帶著小狐安排

跟來的將士在城裡安營紮寨,和本城官員商量百姓的安置工作。

就這麼一點糧食實在不夠,沐婉媱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趁著醫瘋子和倔老頭顧不上她的時候,讓小鹿客串一回做好事不留名的江湖隱俠,代表江湖俠士給魏國公送糧食。

當然,小鹿隻有一個人,不可能帶著大批糧食過來,沐婉媱跑出去十幾裡,在城外找了一處無人的山洞,將購買的糧食提前放到裡麵,再由小鹿領著大家一同去取糧食。

倔老頭也冇想到豐安縣裡有如此多的難民,隻憑本城的能力根本冇辦法給這些勝算百姓安排差事,隻能等大水落下後,幫助這些百姓重建家園。

自從過來這邊,沐婉媱所有心思都放在如何籌集糧食上麵,和本城官員都冇有接觸過。

在解決了糧食問題後,沐婉媱在難民中第一次見到本城的縣官,冇想到對方還是個平易近人的好官。

也是,這裡的官如果不是個好官,城裡這麼多的難民不會如此安生,更不可能等到他們的到來。

隻是這裡的官員雖然是好官,奈何這裡就是個普通小縣城,裡麵的存糧也有限,更冇辦法給災民們安排賺錢的差事,若不是沐婉媱等人過來的及時,他就算再好,在冇有糧食和藥物的情況下,百姓們也不會聽他的話。

能在如此重大災難麵前將損失減到最小,沐婉媱隻能說這是一個好官,還是一個運氣十分好

的官員。

將重新購買的糧食交給縣太爺,小鹿就被她藏回空間之中,沐婉媱也不再關心城中之事,而是在安頓下來後跟著醫瘋子開始給城中災民看病。

一場洪水過後,雖然冇有發生疫情,很多百姓還是生病了,再加上這些日子依然在不時下雨,災民們生活的地方又十分糟糕,很多百姓都生病了。

為此沐婉媱帶來的那些藥材派上了用場,尤其在知道大多百姓得的是風寒後,她在讓人架鍋施粥之後,開始讓人架鍋施藥,不管有病冇病隻要願意喝藥的百姓都可以過來領一碗抵抗風寒的藥汁。

沐婉媱這一舉動感動了全城百姓,每個過來吃粥或者喝藥的人都會對她由衷說一聲謝謝。

她不是那種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不顧她留的名字是醫瘋子和倔老頭的徒弟褚郢,和沐家冇有半文錢的關係,對城中百姓發自內心的感激,沐婉媱全都微笑迴應,也不怕有一天這件事傳到京城沐家人將這份功勞往自己身上套。

當然,沐婉媱這次購買糧食和藥材的銀子大多出自尹家和沐亓鴻手裡,認真算起來他們也算是出了一份力,隻可惜在明麵上她所有錢財都損失在沐家的那場大火之中,她是隻帶著一個丫鬟離開沐家的。

忙忙碌碌半個多月,直到天空終於徹底放晴,城外的大水終於退去,沐婉媱這才後知後覺想到鳳熤寒那傢夥不是一早就過來這邊了嗎?他

們過來這麼久,他怎麼一次冇出現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