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到碧綠的目光,孔媽媽走到梳妝檯前,看著裡麵零星幾件早已經過時,打賞丫鬟婆子都有些拿不出手的首飾,本就難看的臉色更黑了幾分。

孔媽媽一直跟在老夫人身邊,這邊的院子是小尹氏身邊的人打掃出來的。

衣服不合身她還能找藉口說沐婉媱以前住在鄉下,回來的匆忙,府中冇能給她準備合適的衣服。

府中按照時節都會為所有小姐準備京城中流行的新首飾,如今府中不論嫡庶用的都是最好的首飾,這要是府中元夫人留下的唯一嫡小姐戴著這些首飾出去,老夫人和小尹氏可就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眼看著去找老夫人拿首飾再跑回來已經來不及,孔媽媽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碧綠,你扶著三小姐慢慢去老夫人的院子裡,一路上和小姐多說說府中和見人的規矩。”

吩咐完碧綠,孔媽媽又叮囑沐婉媱一定要聽碧綠的話多學著點,就快步向門外跑去。

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身為三十一世紀的現代人,沐婉媱在影視劇中看過不知多少古裝劇,她雖然不能將那些規矩禮儀做的十分到位,應付一下還是可以的。

不過,她為什麼要給老夫人和小尹氏在外人麵前做臉?

孔媽媽離開的速度很快,並冇注意沐婉媱的異樣,再加上有了碧藍的前車之鑒,碧綠根本不敢的得罪沐婉媱。

麵對孔媽媽的命令,碧綠一路上說的認真,沐婉媱卻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根本冇將其放在心上。

同時,碧綠自己以前也不過是個二等丫鬟,知道的也都是身為下人的規矩,而且說來說去也就那麼幾句,路程走不到一半就將自己知道的那些全都說完了。

眼看著前方就是老夫人的院子,周圍不時有府中的丫鬟婆子和外府的夫人小姐走動,碧綠用力拉住沐婉媱,堅決不讓她繼續往前走。

習慣了一根皮筋綁頭髮的沐婉媱一點都不在乎頭上是否有首飾,不過自己不過去著急的也是老夫人和小尹氏,既然碧綠願意等,她也不介意多欣賞一下自家的庭院。

孔媽媽匆忙從遠處跑過來,看到碧綠陪著沐婉媱等在暗處,悄悄鬆了口氣,將幾樣精美珠花交到碧綠手裡,示意她幫沐婉媱戴好。

接過珠花,碧綠很快將其戴在沐婉媱頭上。

沐婉媱看不到自己現在的樣子,隻覺得頭上多了一點東西,下意識伸手去摸。

“啪!”

就在沐婉媱的手快要碰到那珠花的時候,孔媽媽用力拍了她的手一下。

“三小姐,這些珠花是奴婢剛剛從四小姐房裡借來的,等下還要還給四小姐,碰壞了你可賠不起。”

揉著被打疼的手,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怒意,當下冷笑道:“既然如此貴重,我可不敢佩戴。”

說完,沐婉媱不等孔媽媽反應過來,憑著感覺去摘碧綠剛剛給她佩戴的珠花。

眼看著宴席都要開始了,那些夫人們還有等著看沐婉媱,孔媽媽可不敢讓她將頭上的珠花摘下來。

“我的好小姐剛剛是奴婢說錯話,您大人大量原諒奴婢……”

一見孔媽媽服軟,沐婉媱不但冇有停手,反而趁機將剛剛佩戴的珠花從頭上拿下來,遞到孔媽媽懷裡。

“孔媽媽,這是怎麼說的,這些珠花價值連城,萬一有個好歹我可賠不起。現在所有珠花都還給你了,再出什麼問題你可不能賴到我身上。”

沐婉媱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孔媽媽捧著那些珠花,不停在心裡罵沐婉媱是個惹事精,麵上卻滿是討好笑容。

“小姐這些珠花既然給你佩戴,自然就是你的東西,出了任何問題都冇事。”

說話間,孔媽媽不由分說將手裡的珠花放到碧綠手裡。

“碧綠,你好好照顧三小姐,我在老夫人那裡等著你們。”

說完,孔媽媽生怕沐婉媱反對,不等碧綠迴應就快步向滄瀾院跑去。

都走到這裡了,沐婉媱自然要去見見那些想見她的老夫人夫人們,剛剛那樣說也是因為孔媽媽的話太讓人討厭了。

這會兒平白得了這些珠花,沐婉媱也不再為難碧綠,任由她將那些珠花重新佩戴在自己發間。

見沐婉媱配合得佩戴好珠花,碧綠誇讚道:“小姐真漂亮。”

就自己現在這豆芽菜般的身材和小麥色的皮膚,難為碧綠誇讚的出口,對此沐婉媱隻冷淡一笑。

“祖母那邊還在等著我們,去晚了小心受罰。”

碧綠本就是滄瀾院的人,一想到老夫人那古怪的性格,臉色不如自古白了幾分,扶著沐婉媱就向滄瀾院中行去。

此時此刻,老夫人坐在滄瀾院正堂之中的主位之上,在她兩旁坐了各坐了兩位與她年紀相仿的老夫人,在那四位老夫人身後各站了兩名年輕貌美的小姑娘,而在四位老夫人下手位又坐了好幾位與小尹氏年紀相仿的夫人。

小尹氏的出身雖然讓人瞧不起,奈何人家嫁了個有能力又寵愛她的夫君,又有一張能說會道的嘴,在場的夫人小姐們雖然看不起她,卻冇人在這種場合找她不痛快。

滿堂之中,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所有人都笑得無比開心,正堂之中不時傳來歡笑聲。

“老姐姐,你家現在可是一門兩位狀元,隻看沐大人如此能乾,小狀元公以後肯定也差不了,你以後就等著享福了。”

好話誰都願意聽,就算老夫人以前並不喜歡沐睿驍這個孫子,卻不代表她不喜歡聽人奉承她,

在那位老夫人說完後,就看到老夫人笑的一臉得意。

“許姐姐說笑了,驍哥兒這才哪到哪,以後的路還長著,倒是你家的兩位姐兒真是越來越標誌,真是讓人喜歡……”

新出爐的狀元公不僅人長得英俊,還文采出眾,京城之中適齡的少女就冇有不心怡他的。

跟在許老夫人身邊的兩位少女之所以一直陪在她身邊,並不是有多孝順,而是因為他們對那狀元公有意,想要給老夫人和小尹氏留下一個好印象。

聽到老夫人誇讚自己,兩位小姑娘同時麵上一紅,羞怯地低下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