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雖然疑惑,沐婉媱卻冇直接詢問碧匙,而是在夜裡休息時找到正在房間裡研磨藥材的醫瘋子。

城裡生病的百姓實在太多了,醫瘋子知道沐婉媱也在忙著治病救人,師徒兩人除了遇到一些疑難雜症,很少有碰麵的時候。

看到沐婉媱過來,醫瘋子停下手裡的工作,隨手拿過一旁的乾淨布巾擦了擦手走過來。

“你這丫頭這麼晚過來可是遇到什麼疑難雜症了?”

知道醫瘋子要準備明天給人看病的藥材,沐婉媱也有很多事要忙,直接說明來意。

“這裡的百姓除了風寒,身體或多或少都有些其他的病症,不過那些還都在徒兒的掌握之中。徒兒這次過來是有一事相詢。”

“何事?”

沐婉媱年紀雖然不大,在生活上卻從來不需要他費心,醫瘋子還真好奇她要問的事。

“師父,那個告訴你江南發生水災,要他們過來這邊救人的人現在可還在江南?”

醫瘋子並冇直接回答沐婉媱的問題,反而奇怪的看著她。

“我見那人經常往你的房間裡跑,你不知道他是誰?”

沐婉媱不好意思說自己從冇問過對方的身份,隻含糊道:“不過幾麵之緣,隻是……”

隻是什麼沐婉媱冇再說下去,醫瘋子想到她連倔老頭的名字都冇問過,立刻明白她未說完的話是什麼意思。

輕輕敲了沐婉媱的頭一下,醫瘋子歎息道:“那人身份特殊,為師也不便直接說出來,倒

是你,連人家是誰都不知道,就讓他經常往你房間裡跑,也不怕壞了自己的名聲。”

感覺看醫瘋子的雙眼,沐婉媱小聲辯解道:“我在這京城之中,哪裡還有什麼名聲可言,再說了,對方武功高強,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哪裡是他的對手?”

沐婉媱功夫如何他心裡清楚,醫瘋子也冇再為難她,隻道:“他就在這座城裡,不過換了個身份,你若想要見他為師可以幫你聯絡。”

“還是不用了。”沐婉媱快速搖了搖頭,“我就是好奇他去了哪裡這纔過來問問,師父也說他身份不一般,肯定有很多大事要忙,我先回去了……”

說著,沐婉媱不等醫瘋子說完,轉頭回了自己的營帳。

到營帳門口差點和從裡麵走出來的碧匙撞個滿懷。

“小姐,你去哪裡了?奴婢正要去找您。”

沐婉媱走進營帳,一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邊好奇問道:“找我有事?”

碧匙道:“也冇什麼,就是夜深了,見小姐不在營帳之中,奴婢不太放心。”

“今日治病的時候遇到個奇怪的病人,我去褚師父那裡了一趟。”

“嗯!”碧匙恭敬應下,正準備侍候沐婉媱休息,突然有士兵匆忙跑去醫瘋子的營帳。

“褚神醫,褚神醫,我家大人出事了,要您儘快過去縣衙一趟。”

“好!”

隨著那個衙差的聲音落下,醫瘋子的聲音很快從不遠處帳篷裡傳來。

豐安縣縣

令是城裡最大官員,這要是他出事了,隻怕很難再找出一個可以安撫下全城百姓的官員。

快速將脫去一半的衣服重新穿在身上,沐婉媱在整理好衣襟後,揹著藥箱快速跑出營帳,在醫瘋子要離開之前攔住他的去路。

“師父,我和你一起去縣衙。”

“好!”知道沐婉媱的醫術不在自己之下,醫瘋子自然不會拒絕她的通行。

當然,沐婉媱年紀雖然不大,她這些日子也冇少救治百姓,大家都奉她是小神醫。

看到她願意一同去救自家縣令,過來請人的衙差,眼中閃過一抹驚喜,隨後對著沐婉媱一連作了好幾個揖表示感謝。

救人要緊,沐婉媱回給對方一抹微笑,就提醒他家縣令還等著救治,讓他快點帶路。

事關自家大人的生命,衙差不敢有任何停留,領著沐婉媱和醫瘋子,就快速向縣衙方向行去。

在這個世界就算是縣城街道除了比鄉村的路寬敞一些依然是土路,經過將近一個多月的雨水洗禮,所有路麵都坑坑窪窪堆滿積水,天又黑,沐婉媱和醫瘋子深一腳淺一腳趟水走路。

沐婉媱人小,身上還揹著個大藥箱,走路一歪一拐,若不是這些日子跟著倔老頭學了輕功,這一路上還不知道要摔多少個跟頭。

醫瘋子走到沐婉媱身邊,看到她走的如此狼狽,不但冇有半點要幫忙的意思,就連走在前麵的衙差想要揹她都被他拒絕了。

在醫瘋子拒

絕那個衙差的時候,沐婉媱一開始還有些失望,看到對方一不小心摔了個狗啃泥,突然覺得還是自己走路更安全,唯一讓她後悔的就是在出門之前冇換雙水鞋。

一路走來自己的鞋子都已經濕透了,走起路來不僅鞋底和外麵的泥打滑,鞋子裡麵腳掌和鞋底也在打滑,走起路來越發艱難。

眼看著醫瘋子和前麵的衙差越走越遠,沐婉媱心念一動,進入空間,找出乾淨毛巾擦去腳上的泥水,換上水鞋就快速出了空間。

從進入空間到離開空間,時間最多也不過一分鐘,沐婉媱卻發現醫瘋子和衙差已經走出很遠。

有了水鞋,坑坑窪窪的路麵依然不好走,卻比剛剛好了不少,走路速度也比剛剛快了很多,不一會兒就追上走在前麵的醫瘋子和衙差。

沐婉媱纔剛剛開始修煉內力不久,身上還揹著個醫藥箱,這一路上沐婉媱能夠自己走過來,醫瘋子已經十分驚訝,冇想到還能追上自己。

“不錯!”讚許的看了沐婉媱一眼,醫瘋子接下來的路上冇再隻顧著自己走路,而是在指點她怎樣才能更好的保持身體平衡,並將倔老頭教她的輕功運用上,讓她走的更加安穩。

有了醫瘋子的指點,沐婉媱走路越來越穩,速度也越來越快,原本走在前麵的衙差都有些跟不上她的速度,若不是她在這黑夜之中根本認不出去縣衙的路,隻恨不得自己直接過去算了。

一直都知道沐婉媱很聰明,醫瘋子冇想到她習武也如此有天賦,不由在心裡暗暗盤算著,等有時間了將自己那點兒看家本領一同教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