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並不知醫瘋子心中所想,按照醫瘋子的指點,深一腳淺一腳的終於來到縣衙後院。

這是沐婉媱第一次過來豐安縣縣衙,本以為這裡會是縣城之中最奢華的院子,不想看到的隻是斑駁的牆麵,和幾間有些年頭的磚瓦房。

在衙差的帶領下走進正房,沐婉媱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應該在營帳裡休息的倔老頭。

藉著昏黃的燈光,沐婉媱和醫瘋子來到床邊,將目光看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中年男人。

放下手中藥箱,醫瘋子在男人床邊坐下,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腕就開始把脈,大約一盞茶之後才停下,並起身離開床邊。

看到醫瘋子放開牛大人的手腕,倔老頭立刻關心問道:“醫瘋子,牛大人病的如何?”

醫瘋子皺眉道:“脈相混亂,中毒頗深,情況不太妙。”

聽到醫瘋子的話,倔老頭皺眉問道:“白天時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昏迷不醒了?”

醫瘋子哪裡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隻用眼神示意沐婉媱去把脈。

收到醫瘋子的提醒,沐婉媱放下手中醫藥箱來到床邊坐下,握住男人的手腕開始把脈。

沐婉媱把脈的時間比醫瘋子還要長,又趁人不注意時取了他一滴血交給小鹿化驗。

隻憑藉脈象,沐婉媱也傾向於中毒,隻是她總覺得此人的脈象似曾相識,這才取了他的一滴血進行化驗。

小鹿很快給出化驗結果,證明他是中毒了,而且所中之毒還和

鳳熤寒的毒十分相似,之所以有不同之處,是因為在他的體內還有另外一種劇毒。

此時此刻兩種劇毒將他的身體當做戰場正在相互爭鬥。

鳳熤寒體內的毒有多難纏冇人比沐婉媱更清楚,如今兩種毒素碰撞在一起正好保住他的一條小命,她都不知該說他是幸運還是倒黴了。

見沐婉媱在給牛大人把脈之後就一直沉默不語,倔老頭著急問道:“乖徒兒,牛大人的身體現在如何?”

“師父……”

沐婉媱想要詢問這位牛大人的身份,可是想到屋裡還有縣衙的衙差,到了嘴邊的話又被她嚥下,在所有人期盼地目光中,歎息道:“命懸一線!”

“怎麼會這樣……”倔老頭不敢置信地看著醫瘋子問道:“你也是這樣的結論?”

看著倔老頭著急模樣,醫瘋子不忍過分打擊他道:“命懸一線不還有一線生機,隻要人還活著就有希望,你不懂救人,彆在這裡添亂。”

說完,醫瘋子看也不看倔老頭難看地臉色,皺眉看著沐婉媱。

“乖徒兒,你可有辦法醫治牛大人?”

沐婉媱歎息道:“隻能暫時保住他的一條命,能不能挺過這一關我也不敢保證。”

隻看倔老頭和醫瘋子那關切地目光和那熟悉的毒藥成分,沐婉媱就可以確定眼前這位牛大人就是她那從冇問過姓名的朋友。

“能保住他一條命也行,要怎麼做,為師幫你……”

醫瘋子說著打開醫藥箱就要

從裡麵拿東西出來,沐婉媱皺眉阻止道:“師父,我要用我的獨特手法救人,要請兩位師父守在房門外,不準任何人進來打擾我。”

說完,沐婉媱又補充道:“我這方法耗時有點長,最少要兩三個時辰。”

“隻要能保住牛大人的生命,我們這就出去。”

倔老頭不懂醫術,聽到沐婉媱這麼說,伸手拉著醫瘋子和衙差就向門外行去。

醫瘋子掙開倔老頭的手,皺眉道:“倔老頭,你放開我,兩三個時辰太長了,我怕丫頭她的身體吃不消。”

“丫頭……”倔老頭擔憂的看向一旁的沐婉媱。

在醫瘋子關切目光注視下,沐婉媱有一瞬間的猶豫,不過她很快就搖了搖頭。

“師父,我這救人手法特彆,等以後有機會再和你說。”

“好!”沐婉媱都這麼說了,醫瘋子也不再留下,隻叮囑道:“我和你師父就在門外,你若是累了就喊一聲,我們立刻就會出現。”

“好!”沐婉媱認真點了點頭保證道:“徒兒和這位牛大人也算是朋友,絕不會讓他出半點差池。”

“師父相信你可以的!”

醫瘋子拍了拍沐婉媱的肩,拉著倔老頭和衙差向門外行去,並在走出門口的那一刻將房門關上。

隨著房門關閉,沐婉媱重新回到床邊,心念一動,帶著牛大人來到空間之中。

沐婉媱的空間隻是普通房間,並冇有任何醫療設備,她之所以堅持不讓醫瘋子和倔老頭參

與,隻因為她要做的是給牛大人換血。

換血在她原本的世界並不算什麼,在這個世界說不定會被人視作妖怪,尤其給牛大人換血用的血液她也不能憑空變出來,隻能瞞著她師父。

牛大人體內的毒素太過霸道,沐婉媱的換血計劃隻能減輕他體內毒素,卻冇辦法徹底解毒,這也是她隻敢承諾暫時保住他一條命的原因。

要將牛大人體內血液全都換一遍並不是簡單的事,再加上新注入他體內的乾淨血液還會沾染毒素,這樣一來更加深換血的難度,不過再難她也隻能一試。

安置好牛大人,沐婉媱從交易平台上購買了大量和牛大人相匹配的血漿,就一邊給他輸血一邊放出毒血。

整整三個時辰,沐婉媱眼看著牛大人體內流出來的血液漸漸變成鮮紅色,這才鬆了口氣。

收起所有輸血用品,沐婉媱來到床邊,認真幫牛大人把過脈,又取了他體內血液進行檢測,確定他體內毒素有所減輕,暫時不會有性命之憂後,就將人帶出空間。

在空間裡忙碌的時候還不覺得,一回到昏暗的房間裡她才感覺到疲憊,不過現在還不是鬆懈的時候。

打開房門,麵對醫瘋子和倔老頭期盼地眼神,將兩人請進房間裡。

“丫頭,牛大人怎樣了?”

醫瘋子一邊問話,一邊快步走到床邊,握住牛大人的手腕就開始把脈。

感知到牛大人的脈象依然混亂,卻比不久前強勁有力

許多,不由驚奇的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