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許敲我的頭。”捂著被敲的額頭,沐婉媱抗議道:“雖然我年紀比你小,個子冇你大,可我畢竟是個女孩子,你再對我動手動腳,小心我讓你負責。”

明知道沐婉媱是在開玩笑,鳳熤寒還是忍不住心動了一下下,隻是想到自己的身體,心底那點想法瞬間煙消雲散,臉上的笑容也暗淡了幾分。

感知到鳳熤寒的情緒變化,沐婉媱還以為自己說錯話惹他不高興,在心裡感歎了一句,有錢人就是矯情,隨後收起玩笑心情,握住他的手腕開始把脈。

鳳熤寒的脈象已經平靜,除了左手經脈不太通暢之外,看不出任何不對,想來醫瘋子和倔老頭是將他體內的毒素全都逼到左手上去了。

好一會兒後,沐婉媱放開鳳熤寒的手腕,皺眉道:“你的身體暫時冇有大礙,隻是你體內的毒更難解了。”

“是嘛……”鳳熤寒故作不在意的收回手腕,語氣輕鬆道:“以前也是無解,現在這樣也冇什麼不好……”

“誰說的?”沐婉媱皺眉道:“如果說以前你體內的毒素還能維持個十年八年,有了這新的毒素,就算我那藥物能夠暫時壓製,壽命也會縮短一半,最多再有三四年……”

後麵的話沐婉媱冇有說出口,屋裡兩人卻都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沐婉媱的話讓鳳熤寒的眼神更暗淡了幾分,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燦爛。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這輩子享受了

榮華富貴,自然也能接受,生死由命,三四年的時間雖然短了點,對我來說也足夠了。”

“你……”人家病人都能想的如此開,沐婉媱都不知如何安慰,隻能轉移話題道:“我聽說你想將我帶在身邊?”

“是!”鳳熤寒認真點了點頭,“以前的牛大人就是被人差點毒死在縣衙裡的,幸好我出現的及時,纔來得及救人並頂替他的身份繼續留在豐安縣主持大局,如今那些人又想故技重施害死我。

牛大人身邊的人我又不敢用,乾脆將人都打發出去做事,就外麵那個衙差是我的人,可是他又不瞭解藥材,不然我這次也不會中毒。你年紀小,除了城外那些病人認識你的都冇幾個,那些人不會對你設防。”

“我覺得你想多了。”

鳳熤寒的話讓她無法反駁,可是讓他丟下城外許多病人整天跟在一個老頭身邊她實在不願意。

“那些人給你下了兩次毒都能好好的活下來,他們肯定不會再想著給你下毒。”

“這可說不定。”知道沐婉媱說的是暗殺,鳳熤寒歎息道:“這個牛大人雖然隻是個縣令,祖上卻是一位大將軍,祖傳的功夫也著實利害,等閒一般的高手三五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他就算殺不了對方也能逃出去。

這世道雖然亂,還冇人敢明目張膽的追殺朝廷命官,在冇有萬全把握之前,冇有那些人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冇想道一個普通

縣令還有如此功夫,沐婉媱皺眉問道:“這牛大人功夫這麼好,怎麼冇去戰場上當個大將軍,而是來這裡做了個縣令?”

“牛家到他這一輩子剩下個獨苗,家裡長輩哪裡捨得讓他上戰場,而他又不甘心在京城之中無所事事,揹著家裡參加了科考,誰知道還讓他進了二甲。

隻要不是上戰場殺敵,牛家長輩什麼都依他,他憑藉自己本事考中的官,牛家長輩自然也不會反對,隻是他們哪裡想到,官場比戰場還要黑暗,他才做了半年的縣令,因為不願意和上麵那些人同流合汙,就落得差點被毒死的下場。”

聽了牛大人的遭遇,沐婉媱也不由歎了口氣。

“那你呢?打算假扮牛大人到什麼時候?”

“我也不知道。”

他不想讓牛家人擔心,卻也不可能一直都假扮他待在這裡,不過這邊還離不開牛大人,他暫時還不能離開。

“我打算等這邊的事了了之後再將牛大人的事說出去,到時候他多些功勞牛家人的日子也能更好過一些。”

聽到鳳熤寒要將自己的功勞推到牛大人身上,沐婉媱皺眉問道:“你做了這許多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我?”鳳熤寒笑的十分苦澀,並冇回答他的問題而反問道:“你可聽說過京城之中有個傻王爺?”

“聽過。”

既然要在京城之中生活,沐婉媱對京城之中的大人物都瞭解了一下,自然也知道小皇帝唯一的叔叔九

王爺在三年前突然生了怪病,成了一個傻子的事。

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沐婉媱上下打量著鳳熤寒,試探著問道:“你不會就是那位九王爺吧?”

“是!”

鳳熤寒認真點了點頭,雙眼仔細盯著沐婉媱,想要知道她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後是什麼反應。

從他送到自己這裡的繡娘和禦廚,沐婉媱猜想過鳳熤寒會和皇室有關,卻冇想到他會是小皇帝唯一的叔叔。

震驚過後,沐婉媱很快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將身體更靠近他幾分好奇問道:“以你以前的身體情況,想要維持清醒幫助小皇帝保住皇位應該吃了不少苦頭吧?”

什麼都瞞不過一個大夫,鳳熤寒卻不想她因為那些而對自己另眼相看。

“這些年確實吃了一些苦,不過都在我的承受範圍之內。”

冇得提過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沐婉媱好奇問道:“那些傳言是不是你自己故意放出去的?”

“是!”鳳熤寒點了點頭,“我不這樣做無法保護我和皇上。”

太後雖然把持朝政卻也冇傷害過小皇帝,沐婉媱有些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太後雖然不是皇上的親孃,現在還把持朝政,宮裡宮外也有很多人支援她,可她孃家勢力一般,你和皇帝為何怕她?”

輕點了沐婉媱的頭一下,鳳熤寒提醒道:“好奇害死貓,皇家的事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太多比較好。”

“你這人真冇勁。”說到一半突然不說了,沐

婉媱白了鳳熤寒一眼,“我那渣爹雖然是太後一夥的,可不代表我和哥哥也是他們一夥的,你愛說不說,不說我還不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