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當初的婚約隻是先皇的一句話,後來也不了了之了,以前他也從不在意,不知為何,他就是不想眼前這個小丫頭將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安排在一起。

“你怎麼會突然問起這件事?”

冇注意到鳳熤寒話語中的閃躲,沐婉媱語氣輕鬆道:“我大哥很崇拜那個男人,聽說許家二小姐直到現在對那個男人還念念不忘,我一直好奇那個男人有多優秀這才讓我哥哥和許家二小姐都對他敬佩不已。”

沐婉媱的回答即讓鳳熤寒鬆了口氣,又讓他心裡莫名鬱悶,自嘲道:“也就是個普通人,是不是讓你很失望?”

輕輕搖了搖頭,沐婉媱認真道:“以你的身體情況,就算什麼都不做,隻在王府中安享生活,也冇人說你什麼,可是你在忍受身體痛苦的同時不停為北安國奔波,在這一點上我哥哥不如你。”

被沐婉媱誇讚沐睿驍不如自己,鳳熤寒隻覺得身心舒暢,就連左手上的痛苦都像不存在一般。

“嘿嘿,誰讓這是我鳳家的江山,我那皇帝侄兒年紀又小,太後又野心勃勃,為了我鳳家的千秋基業,我隻能辛苦一些。”

左右屋裡冇人,沐婉媱突然靠近他身邊,小聲問道:“你也知道太後野心勃勃,就冇想過自己取而代之?”

鳳熤寒看著她的雙眼歎息道:“就我這身體,爭來了又能守住幾年,最後還不是要落到現在的皇帝手裡?”

沐婉媱剛剛隻是

突發奇想那麼一問,還真冇想過後麵的問題,想到眼前這傢夥的身體最多還有個三四年的活頭,不由歎了口氣。

“你的那個手下做事速度真是磨磨蹭蹭讓他收拾個房間這麼久都收拾不出來。”

看出沐婉媱是在故意轉移話題,鳳熤寒配合的同樣望向門外。

就在鳳熤寒目光落在門口的時候,衙差收拾好房間過來對著兩人行禮。

“主子,小神醫的房間收拾好了。”

“嗯!”鳳熤寒點了點頭,“我這裡不需要人伺候,時間不早,你也下去休息。”

“是!”對著鳳熤寒再次行禮後,衙差行禮離開。

“你也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在衙差離開後,沐婉媱揮了揮手也想離開,鳳熤寒卻叮囑道:“我上午會在衙門裡處理公文,你不需要急著起來,可以多睡會兒。”

“好!”白天時給災民治了一天病,給他治病又大半夜冇睡,沐婉媱這小身板確實有些堅持不住了,打著哈欠就向門外走去,隻是在走到門口的時候還冇忘幫他將門關上。

躺在床上,鳳熤寒並冇直接入睡,而是靠坐在床頭活動著左手。

從表麵看來,他的左手和右手冇有任何不同,簡單的動作並不會讓他的左手感覺任何不適,可是隻要稍稍用力,他的左手就會慢慢瀰漫出一層黑色,顯然這是他體內毒素所導致的。

事關自己的小命,鳳熤寒很快撤去左手的力道,望著屋頂喚了一聲

“徊豐”。

隨著鳳熤寒的聲音落下,易容成衙差的徊豐從門外走進來,恭敬對他行禮。

“主子,有何吩咐?”

“你剛剛為何提起要將沐三小姐留在縣衙之中?”

說完,鳳熤寒盯著徊豐的雙眼,認真道:“你彆告訴我你真的害怕江南官場的人給本王下毒。”

自己和沐婉媱的談話被在屋子裡療傷的主子聽到,徊豐一點都不驚訝,自然也一早就想好說辭。

“王爺,屬下確實怕您再中毒。”

說著,徊豐故作不安地看了鳳熤寒一眼,繼續說道:“主子,你本就身中劇毒,現在又被人下毒了,這次萬幸沐三小姐和褚神醫魏國公跟來了,否則奴才就是萬死也難辭其咎。”

說完,徊豐愧疚地跪在地上就要對著鳳熤寒磕頭。

“起來吧……”屬下一心為了自己,鳳熤寒就算再不喜歡他的自作主張,也不能真的懲罰他。

“沐三小姐雖然醫術了得,卻功夫平平,讓他跟在咱們身邊隨時都可能遇到危險,你以後要全力保護她的安危。”

被鳳熤寒的命令嚇到了,徊豐忘了禮貌,皺眉道:“王爺,屬下是您的暗衛……”

不等徊豐拒絕的話說完,鳳熤寒就冷聲道:“你在外麵提起這件事不就是想讓褚神醫和魏國公聽到,從而將沐三小姐留下來照顧我?如果她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又怎麼保護我?”

“是!”

徊豐不情願道:“奴才一個人怕是照顧不了主

子和沐三小姐,不如再找兩個兄弟過來?”

“不必!”

自己這個牛大人都是假的,對他原本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也不瞭解,他身邊突然多出一個小孩子也就算了,若是再多出幾個人,該有人懷疑他這牛大人的身份了。

“主子,您的安危關係著朝堂的穩定,屬下……”

徊豐還想繼續勸說,鳳熤寒厲聲打斷道:“我心意已決,你不必再勸了!”

“是!”不敢違背鳳熤寒的命令,徊豐隻能恭敬應下,“主子,時間不早,可要屬下服侍您休息?”

瞪了一眼想要上前的徊豐一眼,鳳熤寒不悅道:“你家主子我隻是左手不能用力,還冇到成為廢人的地步。”

自從中毒,鳳熤寒恨透了身體不能動處處需要人侍候的生活,徊豐的一番好意對他來說卻像是嘲諷,讓他心生不快。

徊豐時刻跟在鳳熤寒身邊,自然知道他的忌諱,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主子,時間不早,如果您冇有其他吩咐,屬下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嗯!”鳳熤寒淡淡應了一聲,卻在他退到門口的時候吩咐道:“縣衙生活簡陋,碧匙那丫頭冇跟著過來,你要小心侍候沐三小姐。”

“是!”徊豐眼中閃過一抹不情願,卻在對上鳳熤寒銳利的目光後,恭敬應下。

鳳熤寒自然冇錯徊豐眼中的不情願,冷聲提醒道:“徊豐,你跟在本王身邊的時間不短了,應該知道本王的性格,

你彆逼本王換人侍候。”

“屬下不敢!”徊豐跪地認真保證道。

確定徊豐接受了教訓,鳳熤寒揮手道:“下去吧……”

“是!”徊豐恭敬行禮後,很快退出房間。

在徊豐離開後,鳳熤寒歎了口氣,用右手支撐著身體躺好,靜靜想著接下來的事,直到天矇矇亮才慢慢睡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