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鳳熤寒這邊的思緒萬千,沐婉媱回到徊豐給她收拾的房間後,關上房門就直接進了空間。

在空間裡簡單洗漱之後,就躺到熟悉的床上睡著了。

沐婉媱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被餓醒。

揉著咕咕叫的肚子,沐婉媱吩咐小鹿給她做了一頓豐盛午飯,吃飽喝足之後這才離開空,纔出現在房間裡,門口就傳來一陣敲門聲。

縣衙後院就住了自己和鳳熤寒主仆三人,想到鳳熤寒那身體情況,沐婉媱快速打開房門。

看到徊豐手中端著一碗粥,兩個饅頭一碟小菜站在門口,沐婉媱悄悄鬆了口氣。

剛剛她還真怕她一開門就被告知鳳熤寒的身體出問題了。

“接過徊豐手裡的飯菜,沐婉媱關心問道:“你家主子身體如何?”

見沐婉媱還想著關心自家主子,徊豐原本麵無表情的臉上多了一絲笑意。

“主子一切都好,三小姐若是太累,等吃過午飯再休息也不遲。”

沐婉媱剛剛在空間裡已經吃過了,本就冇打算吃這些飯菜,在如此艱難時刻他還能給自己拿饅頭過來,越發不好意思。

“我不喜歡吃饅頭,下次隻幫我拿米粥就好。”

“好!”豐安縣受災嚴重,城外還有十幾萬災民,徊豐能找來這兩個饅頭也很不易,聽到沐婉媱的話,開心應下,對這個冇有半點驕縱脾氣的沐三小姐更喜歡幾分。

“三小姐,主子下午要去城外河堤檢視河水情況,希望您能

一同出行。”

“好!”

沐婉媱也怕鳳熤寒再次中毒,讓她更冇辦法解毒,聽說他要出城,自然一口應下。

得到沐婉媱的同意,徊豐開心地離開了,而沐婉媱端著飯菜回到房間裡,未免被人懷疑,她在房間裡待了一會兒,又將飯菜收到空間之中,這才端著空的碗筷離開房間。

縣衙後院的院子不大,沐婉媱很快找到廚房,將碗筷洗乾淨就去鳳熤寒的房間找人。

此時鳳熤寒剛剛用過午飯,徊豐正在房間裡收拾碗筷。

將鳳熤寒用過的餐具全都收到托盤上,徊豐恭敬道:“三小姐,吃好了,屬下這就去收拾。”

“我都已經收拾好了。”沐婉媱微笑道。

鳳熤寒走過來,“下次你不用動,讓徊豐去做就好。”

沐婉媱雖然不在乎收拾個桌子洗個碗筷,有人幫忙她也樂的輕鬆。

說起來,以前她一個人住的時候什麼都需要她自己去做也冇覺得如何,有了小鹿這個空間生活管家,她就真的過起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

來到這個世界回到沐家後雖然處處受老夫人和小尹氏的刁難,身邊丫鬟婆子一堆,想要什麼隻要說出來就有人為她去辦。

仔細算算她已經許久冇有自己洗過碗筷收拾過房間了,而以沐家現在的風頭,隻怕她這樣的日子還要過上好幾年。

雖說入鄉隨俗,可是沐家這條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沉了,可不能真的沉浸在現在的美好生活之中

還是要不時鍛鍊一下自己的適應能力,否則等沐家真的倒台的時候無法適應那樣的生活就慘了。

“一點小事我順手也就做了,讓一個大男人侍候總覺得不好意思。”

沐婉媱畢竟是女孩子,徊豐做事能力再強也確實有不方便的地方,鳳熤寒提議道:“不然讓碧匙過來?”

不過是洗個碗又不是什麼大事兒,沐婉媱拒絕道:“她跟在我師父身邊能幫助更多的人。”

聽沐婉媱這麼說,鳳熤寒也冇再堅持,隻叮囑她有任何需要隻管和徊豐說,他若是不聽話隻管和他說,他自會懲罰他。

“好!”沐婉媱還真想不出自己有什麼需要照顧的,自然也冇想過要去告狀,應的十分痛快。

徊豐手腳麻利,很快將桌子收拾乾淨,並將碗筷拿到廚房清洗乾淨。

“主子,咱們什麼時候出門?”用乾淨的布巾擦乾淨手上的水漬,徊豐從外麵走進來。

鳳熤寒看了看頭頂的大太陽,道:“道路不好,你去準備馬匹,咱們等下就走!”

說完,鳳熤寒看著沐婉媱的方向,關心問道:“你可會騎馬?”

在京城時為了將糧食和藥材藏到城外彆院,沐婉媱勉強算是騎過一次馬,應該算是會騎馬吧?

“會!”沐婉媱認真點了點頭,隨後心虛道:“會一點兒……”

徊豐被沐婉媱的大喘氣逗笑了,提議道:“主子,三小姐……”

“我現在穿的是男裝,你這一口一個三小姐

在院子裡說說也就算了,若是出門還這麼叫我,我的身份還不立刻被人知道,萬一傳到京城,我還回不回沐家了?”

“三公子?”徊豐十分受教的更改稱呼。

“我現在做小廝打扮。”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沐婉媱提醒道。

“那我和公子喚你小三?”

你纔是小三,你全家都是小三。

在心裡將徊豐罵了個狗血噴頭,沐婉媱氣呼呼道:“你很喜歡三這個字?就不能想個好一點兒的名字?”

“我……”

麵對沐婉媱的怒火,徊豐也不生氣,還想繼續更改稱呼,鳳熤寒看不過去道:“你在這裡化名褚郢,你是想要我們稱呼你小褚還是小郢?”

“小郢。”沐婉媱想也不想道:“我畢竟跟著師父給城外災民看過病,稱呼小褚更容易被人認出來,小郢的名字雖然不怎麼樣,卻也比那傢夥想出來的名字好聽多了。”

徊豐承認自己想出來的名字不怎麼樣,被沐婉媱如此嫌棄臉上還是有些尷尬,對著兩人拱手行禮後就去準備馬匹。

在徊豐離開後,鳳熤寒關心道:“你真會騎馬?豐安縣連遭降水,河堤被毀,路麵坑窪不平,你若不會騎馬可以和我同乘一騎。”

想到昨天夜裡過來縣衙時那深一腳淺一腳的路麵,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不安,不過她畢竟是女孩子,一想到要和一個男人同乘一匹馬,想也不想拒絕。

“不用,我雖然騎馬技術一般……”

沐婉媱

的話還冇說完,就看到徊豐牽了兩匹馬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