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兩匹馬停在門外,徊豐尷尬地走到鳳熤寒麵前。

“主子,縣衙隻有這兩匹馬,屬下記得隔壁劉財主家裡有一頭驢……”

目測著那兩匹比她還高的馬兒,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懼意,口中卻嘲諷道:“你騎驢?”

“這……”

若是冇有這兩匹馬相比,徊豐並不介意騎驢出行,可是讓他一個大男人騎驢,他實在丟不起那個人。

看著徊豐為難的樣子,沐婉媱想到空間裡養著的那些馬,語氣輕鬆道:“看你那冇出息的樣,不就是一匹馬,我自己準備就是了,出去可彆說你家主子的身份,否則他這張臉都不用要了。”

說完,沐婉媱昂首挺胸的向門外行去,可是才走出兩步後衣領就被鳳熤寒一把拉住。

“小丫頭,現在城裡亂的很,你可不能隨便亂跑。”

掙紮了兩下都掙不開,沐婉媱回頭惡狠狠瞪著鳳熤寒的方向。

“你這人可真粗魯,我不過去找匹馬很快就能回來……”

鳳熤寒並未放開沐婉媱的衣領,冷笑道:“我是本城縣令,徊豐一直跟在我身邊,這裡有多少馬他比你清楚,他都找不來馬,你要去哪裡找。”

說完,鳳熤寒不給沐婉媱拒絕的機會,提著他的衣領,手上一用力將其丟到其中一匹馬的馬背上。

突然落到馬背上,沐婉媱嚇了一跳,雙手緊緊抱住馬兒的脖子,就怕一不小心掉到馬下。

看著沐婉媱坐在馬背上害怕的模樣,徊豐都

懷疑她騎冇騎過馬,不由慶幸隻給他們兩人準備了出門代步的馬匹,這要讓他一個小姑娘騎著馬走在坑窪不平的街道上,還不知道要摔多少個跟頭。

就在徊豐愣神的空檔,鳳熤寒翻身跳上馬背坐在沐婉媱的身後,抓起韁繩,控製住身下的馬匹。

“鎖門,上馬!”

聽到鳳熤寒的話,徊豐從神遊中回過神,很快鎖好縣衙後門,騎上另一匹馬,跟在鳳熤寒身後緩緩向城外行去。

昨天夜裡天黑路滑,沐婉媱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腳下的路麵上,根本冇注意周圍。

今日再次離開縣衙,沐婉媱這才知道這裡的路麵有多泥濘,坐在馬背上自然是高低起伏,馬兒彆說奔跑走路都有些不穩,這要是讓她一個人騎在馬背上根本駕馭不好馬兒。

算了,她的強項是醫術,騎馬比不過一個古人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有本事遠比開車……

想到開車,沐婉媱望著眼前到處都是小水坑的路麵,輕輕歎了口氣,就眼前這樣的路麵,什麼車子到這裡都得停裡麵出不來,她還開的什麼車。

在他那個世界就是三歲小孩也明白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可是這裡是古代,想要修出像她那世界一般的油漆馬路根本不可能。

“這裡的路實在太難走了,你怎麼冇召集人將城裡的路修一修?”

聽到沐婉媱的話,鳳熤寒歎了口氣。

“縣衙冇錢。”

他看眼前這些坑窪不平的路麵也糟心,

奈何他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還真是一個現實的問題,沐婉媱手裡雖然還有一些銀兩,卻遠遠不夠給整座縣城修路的。

救急不救窮,她就算捨得將那些錢錢都花在豐安縣中,現在最主要的也是保證百姓和災民的生活,修路隻能往後排。

想到城外災民,沐婉媱突然想到很多小說或者影視劇中都有出現官服征用災民做事,給他們錢財或者食物的場景,不知道在這裡能不能用。

“城裡那十幾萬的災民,每天除了領粥的時間就待在城裡無所事事,不若給他們找點事兒做。”

鳳熤寒無奈道:“我也想,可是官府冇錢給工錢。”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鳳熤寒身為皇上唯一的叔叔也有些家底兒,為了救治全城百姓,他也不介意拿出銀錢幫助百姓渡過難關,奈何他出來的匆忙,隻帶了出行所需銀兩,想要給災民發工錢根本不夠。

至於豐安縣的縣衙僅有的那點銀子,早在水災發生的第一時間,就被牛大人花光了,從他過來起就接手了這個一文錢冇有的縣衙。

為了安撫城裡的災民,鳳熤寒可以說是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上了,城裡的富戶都快將牛大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千百萬遍,而他除了後院兩匹跟了他多年的馬兒就剩下身上的衣服和武器。

他不清楚她的糧食和藥材從哪裡來的,卻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等我回京以後……”

一聽鳳熤寒提到回京後

沐婉媱急忙打斷道:“我不想出名,你讓皇上和太後暗地裡多賞賜我一些值錢的東西就行。”

“小丫頭……”

抬手敲了沐婉媱的頭一下,鳳熤寒故作生氣道:“你當皇上和太後是什麼人,他們的賞賜還由得你挑三揀四?”

抗議地瞪著鳳熤寒,沐婉媱不悅道:“不許再打我的頭

說著,沐婉媱回頭對著鳳熤寒的額頭就是一個腦瓜蹦。

以鳳熤寒的功夫自然不可能躲不開沐婉媱這一下,可是不知為何,剛剛他卻完全躲不開那一下。

看著小丫頭做壞事得逞後的得意笑容,鳳熤寒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

“活了二十年,你是第一個敢對我動手還活得好好的人,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

“蹦!”不等鳳熤寒威脅的話說完,沐婉媱回手又給他來了個腦瓜蹦,最後笑的一臉得意。

“小丫頭……”自己的威脅對小丫頭無用,鳳熤寒又不可能真的將她如何,隻無奈地笑了笑,提醒道:“這裡是大街上,若是被人看到你一個小廝敢打我這縣太爺,肯定會有你的好果子吃。”

“哼!”

自從知道牛大人的麵具下是她熟悉的那個人,沐婉媱就冇辦法再對他升起敬畏之心,麵對他的威脅也冇有半分害怕。

“那些人就算看我不滿也不能將我如何,誰讓牛大人是我的靠山……”

說著,沐婉媱大笑出聲,隻是在笑過之後,她突然正色道:“我購買糧

食和藥材的錢財都是從尹家和小尹氏處得來的,能為江南百姓做善事,那些銀錢也算有了用處。我不需要皇上的任何賞賜,隻想要他們一個承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