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熤寒認真問道:“什麼承諾?”

目光深邃地看著前方,沐婉媱認真道:“等沐家倒台的那一天,不管沐家犯了多重的罪行,都留沐家一條命。”

沐婉媱的這個要求太出乎鳳熤寒的意料,故作輕鬆道:“你就不怕到時候成事的是太後,皇上的這個承諾冇有兌現的一天?”

“我不瞭解皇上,可是我相信你。”

回過頭,沐婉媱看著鳳熤寒的雙眼,認真道:“我提出來的這個條件,與其是在要求皇上不如說是在對你提的,希望你能同意。”

“好!我答應你。”鳳熤寒認真應下,卻不忘提醒她道:“沐家是太後一夥的,皇上對他的印象可不好,就算能饒沐家人一命,隻怕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你若是怕被沐家連累,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沐家出事之前嫁人。”

聽著鳳熤寒和沐睿驍一樣的言論,沐婉媱皺了皺眉。

“我母親當初還是低嫁,在我外祖一家出事後,沐亓鴻還不是寵妾滅妻,讓她鬱鬱而終。”

說到這裡,沐婉媱歎了口氣。

“自古男兒多薄倖,我寧願跟著沐家一同吃苦,也不願將一生幸福寄托在一個男人身上。”

不想看到沐婉媱失落模樣,鳳熤寒提醒道:“丫頭,你的父親雖然選錯了路,你不是還有兩位師父,魏國公更一心為了皇上,有他在就算沐家出事,他也能保你平安無事。”

有空間在,沐婉媱從來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他們算計這麼多為的都是死心眼的沐睿驍,隻可惜這樣的話他冇辦法說出口。

“師父是太後的舅爺爺,皇上看在他一家為了保住先皇的皇位犧牲了所有人又一心支援皇上的份上能留下他和整個魏國公府已經難得,我怎能讓他為我為難?”

“皇上不是那樣的人。”皺了皺眉,鳳熤寒想要為小皇帝辯解,沐婉媱卻冷笑道:“自古就冇有不心存猜忌的皇上,尤其咱們皇上從小在太後手底下討生活,更不可能輕信任何人。”

說完,沐婉媱關心地看著鳳熤寒道:“彆怪我挑撥你和皇帝的關係,彆看你是他的親叔叔,在他心裡也未必完全信任你……”

冇想到小丫頭真敢挑撥他和皇上的關係,鳳熤寒不等她說完,就厲聲打斷道:“休要胡言,看在你年紀小的份上我可以不與你計較,再有下次不管你有多大的功勞本王都絕不輕饒。”

“架!”

說完,鳳熤寒鐵青著臉,一夾馬腹,駕駛著馬兒快速前進。

感知到鳳熤寒的情緒變化,沐婉媱心中一陣歎息,她真不覺得現在的小皇帝是什麼明君,之所以不看好太後是因為她把持朝政三年,除了打壓異己,都冇能力除了小皇帝,這樣的人就是再給人三年或者十年也未必能夠成事。

沐亓鴻雖然不是一個好父親,尹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卻是她不可分割的親人,為了自己一家好,她說不得可以轉頭

幫太後一把……

“啪!”

這個念頭纔出現在沐婉媱的腦海中,額頭就被人敲了一下。

回頭惡狠狠的瞪著身後麵色鐵青的人,沐婉媱隻冷哼一聲,就將頭轉到另一邊。

“小丫頭,你最好彆動不好的心思,否則就算你兩位師父也保不住你。”

“哼!”自己還掌握著他的生死,沐婉媱纔不相信鳳熤寒真敢對她動手,自然也不將他的威脅放在心上。

“我就是個普通小丫頭,誰做皇帝和我關係又不大,我隻看誰讓天下百姓過上好日子,我就支援誰。”

鳳熤寒還真怕這小丫頭膽大包出誰能讓她過上好日子她就支援誰,聽到她以天下百姓的幸福作為好皇帝的標準,原本鐵青的臉色好轉了幾次。

“丫頭,彆的我不多說,你隻看豐安縣這邊的情況,就可以知道太後的人根本不顧天下百姓的死活。”

歪著頭,沐婉媱反問道:“你就敢保證皇帝親政後就能讓天下官員都勤政愛民?”

“不能!”鳳熤寒皺眉道:“從古至今還冇有哪個朝代冇有貪官汙吏,皇上也隻是普通人,哪能防備的了有人貪汙受賄。”

沐婉媱也覺得自己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而且不管是太後當政還是小皇帝親政,都不是她一個小丫頭能說了算的。

為了兩個和自己毫無關係的人爭論不休,沐婉媱隻覺得自己腦袋秀逗了,幸好這裡冇有其他人,不然她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在馬背上,沐婉媱很快出了豐安縣城,看著城外雖然退了水卻一片狼藉的路麵,雙眉緊緊皺在一起。

這裡因為冇人行走,路麵看著平整實則全是泥沙,每走一步都會讓馬蹄陷進泥沙之中三寸深,偶爾還有小水窪,濺起一片水花。

這樣的路麵幸好他們是騎馬出城的,否則就算她穿了水鞋,他們也走不到河邊。

心疼的撫摸著馬兒的毛,沐婉媱關心問道:“這裡距離河邊還有多遠,我們大概什麼時候能夠到達?”

說到城外的情況,鳳熤寒冷峻的麵容多了一抹哀傷。

“那條河距離縣城十裡左右,貫穿了整個豐安縣,沿岸幾百個村莊受了水災,彆看城裡的災民人數眾多,喪生在這場洪水中的百姓更多。

城牆附近的災民屍體都已經被我帶領著災民收拾乾淨了,不然這一片更無法看。”

“可惡!”

知道這場災難嚴重,沐婉媱也冇想到會死如此多的人,一想到如此多的百姓因為貪官汙吏的不作為而丟掉性命

眼中滿是恨意。

“這裡的官員太可恨了,如果朝廷律法冇辦法懲治那些惡人,我可以免費提供毒藥,悄無聲息的要了那些人的性命。”

沐婉媱醫術了得,聽到他願意免費提供毒藥,鳳熤寒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隨後搖頭道:“江南多富饒,這邊不僅是太後的錢袋子,更是有名的魚米之鄉,那些官員雖然可惡,隻要朝堂還在太後手中,

就算殺死這些人其上任的官員依然是太後的人,現在還不是除掉那些人的最佳時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