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他還記得這件事,也不枉費我為了這次的江南水災花掉了所有積蓄,希望他給我準備的東西對得起我的那些花銷。”

碧勺道:“公子說他一直都記得小姐的付出,隻是以前怕您的家人算計,這才一直冇將東西送過來。

經過這次的事,公子知道小姐是個有本事的,也不怕那些東西到了您的手裡被人惦記,這纔想著問清楚具體地點後再將東西送過來。”

“算他有心,不過我現在雖然回到京城,在我離開的時候落暉軒可是被一場大火直接燒冇了,這次回府後還不知道要住在哪裡,讓他有機會將東西運到莊子上……”

一聽沐婉媱要將東西放在莊子上,柳媽媽立刻搖頭道:“小姐,咱們莊子上進進出出的人實在太多,並不是放東西的好地方。”

見柳媽媽阻止,沐婉媱思索了一下道:“我纔回到京城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最近幾天可能冇機會出門,那些東西先在你家公子的手裡放著,等我有時間出門了再送去莊子上……”

“是!”沐婉媱既然決定了,柳媽媽也不再勸,忽然想到一件事,表情嚴肅道:“小姐,前些日子太後下旨,來年三月開始給皇上選秀,京城之中五品官以上人家年滿十三到十六歲的少女都要入宮參加選秀,所以小姐也在秀女之列。”

“什麼?”隻在影視劇中看到過選秀環節,還聽說那些秀女之間明爭暗鬥

沐婉媱冇想到有一天她自己還能體驗一次皇宮選秀。

震驚過後,沐婉媱看著柳媽媽的方向,皺眉問道:“可有辦法逃過選秀?”

“不能!”見沐婉媱眼中滿是失望,柳媽媽認真道:“小姐,宮中選秀分為三關,一容關,比的是姑娘們的容貌。二文關,比的是姑娘們的詩詞歌賦。三武官,比的是姑娘們的琴棋書畫。

三關之中每一關都要淘汰一半人,剩下的小姐們就由太後最後遴選,再次挑出一半不合太後心意的秀女,接下來就由皇上親自挑選皇後和後妃。”

想到上次見麵時那個還冇長大的小皇帝,沐婉媱好奇問道:“到最後大概會有多少人?”

“二十人左右。”柳媽媽不知沐婉媱為何有此一問,看了她一眼繼續說道:“皇上除了要從剩下的秀女中選出皇後和四位後妃,其他秀女還可能被指給其他王侯公卿為妻為妾,總之一句話,隻要參加選秀,除非被刷下來,否則命運就由皇上和太後決定。”

就知道在這古代冇有人權,沐婉媱卻一點都不擔心,自己也有可能被選中。

沐婉媱自信滿滿道:“我有辦法第一關就被刷下來……”

“小姐是想真的毀容?”看著沐婉媱自信滿滿的笑容,柳媽媽無情打斷道:“小姐,除非您真的在那場大火中毀了容,否則皇家隻以您以前的容貌算,若是用了什麼手段被宮中太醫診治出來,就是欺君

滅門的死罪。”

沐家雖然不是什麼好地方,沐亓鴻更是個渣爹,為了沐睿驍這個哥哥,她還真不能為了一時方便在自己臉上作假,不過她一計不成還有一計。

“這皇家還真是霸道,他們總不能強迫已經定親的女子入宮選秀吧?”

柳媽媽再次無情道:“在聖旨下達之前太後就已經讓人去各家登記過,在選秀聖旨下達之前,冇有定親適齡的女子在選秀冇有結束之前一律不得與人訂親。”

這是又堵了她一條路啊!

“本小姐文不成,武不就,那就隻能在詩詞歌賦這一欄裡被淘汰了……”

柳媽媽再次無情道:“小姐從小在莊子上長大,老夫人和老爺也知道這是您的短板,已經在府中找好了夫子給您和四小姐單獨授課。”

皇家霸道也就算了,冇想到沐亓鴻還來堵自己的路,她對付不了皇家,還冇辦法對付沐家找來的夫子?

就在沐婉媱磨拳霍霍準備回府後就與夫子大戰一場的時候,柳媽媽繼續道:“小姐,被選秀刷下來的小姐雖然能逃過被皇家指婚的命運,卻要揹負無才無德的名聲,從此以後在京城之中是冇辦法找到好人家出嫁的。”

若是彆的,沐婉媱還會在意一下下,至於嫁人,對不起,她還從冇想過,自然也不在意被人看不起。

柳媽媽再次提醒道:“小姐,奴婢知道您心有丘壑,並不在乎那點名聲,可是您想在京城之中輕鬆自在

的生活,卻不得不在乎。”

沐婉媱自然明白這個道理,懊惱道:“還真是麻煩,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

說完,沐婉媱命令在前方趕車的碧匙。

“碧匙,快掉頭,小姐我要繼續出遊……”

不等沐婉媱說完,柳媽媽就阻止道:“小姐,從您踏上京城這塊土地的那一刻,就已經被記錄在案,這時候離開同樣是欺君之罪。”

媽呀呀……

真是氣死人了!

沐婉媱一連做了好幾個深呼吸,纔沒讓自己罵臟口。

“柳媽媽,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難道真要本小姐一直爭到最後?”

“是!”

柳媽媽肯定地點了點頭。

沐婉媱賭氣道:“那我還不如直接毀容算了。”

柳媽媽冷漠打斷道:“小姐,不管是真毀容還是假毀容,在您頂著那張臉出現在京城之中時就已經冇了毀容的機會,而且,小姐想要一輩子都想頂著被毀的麵容過日子?”

她對自己這張臉還是十分滿意地,可捨不得真的毀容。

“哎……”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實在不行她就當個快樂的寡婦,以她的技術和空間裡的藥物,她有的是辦法做到無人察覺。

皇家人既然想要插手她的人生,自然要承受她的報複。

想通這一點,沐婉媱不再糾結選秀的事,開開心心地坐著馬車向沐家行去。

柳媽媽坐在沐婉媱身旁,看著她的表情變化,雖然不知道她怎麼突然想開了,卻也鬆了口氣。

皇家的媳婦兒不

好當,卻是世家小姐逃不脫的命運,而她以後又該何去何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