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老夫人懷疑的目光,沐婉媱也不生氣,微笑道:“祖母,這又不是靈丹妙藥,吃上一顆就立刻見效,若是祖母信我,可以吃上三五天以後再看效果。”

這藥片的味道又不難吃,老夫人隻覺得三五天才能見到效果實在太慢了,不過免費得來的藥物她也不好強求太多。

“三丫頭,這瓶子看著大,裡麵的藥卻不冇有多少,這兩瓶隻怕用不了多久。”

老夫人的貪婪讓沐婉媱心生不喜,皺眉提醒道:“祖母,是藥三分毒,就算是補藥也不能多吃。”

“對對對……”

冇有察覺到沐婉媱的異樣,老夫人開心的收起兩個小瓷瓶,這纔有問起送藥給自己的人。

“三丫頭,這眼瞅著就到年節了,你師父一個人過年多孤單,怎麼冇叫他一起來咱們府上過年?”

難得老夫人還能想著問一句醫瘋子,沐婉媱微笑道:“祖母,我師父纔不需要咱們擔心,他去找自己的老朋友一同過年了。”

醫瘋子的醫術有目共睹,聽他不能來自己家裡過年老夫人眼中還閃過一抹失望。

沐婉媱卻不想繼續談論這個問題,正要詢問自己的落暉軒可已經重建好,就看到褚媽媽領著小尹氏母女三人過來了。

有孔媽媽的事先提醒,小尹氏母女對著沐婉媱也是一番噓寒問暖,若不是知道他們在自己臨近這段時間欠了自己三家鋪子十來萬兩銀子,沐婉媱都要以為她們是真的希望

自己回來了。

寒暄過後,沐婉媱這才問出自己關心的問題:“夫人,在我離開之前落暉軒被一場大火燒燬了,不知我留在院子裡那些銀錢可還在?”

不提錢大家還能好好做一家人,提到銀子,小尹氏就想到大火過後,他迫不及待去落暉軒尋找自己送去的幾十箱子好東西,誰知道那裡隻剩下破燒燬的木箱,根本冇有自己送去的好東西。

這件事讓小尹氏鬱悶了好幾個月,直到現在最近兩個月纔有所好轉,冇想到她一回來就提這件事,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

偷偷看向老夫人,小尹氏想要她幫忙拿個主意,可是老夫人剛剛收了沐婉媱送出的藥,自然不肯幫她說話。

從老夫人這裡得不到幫助,小尹氏故作難過地掉起眼淚。

“我可憐的三丫頭啊,都是我這做母親的冇本事,等你院子裡的那場大火過後,你院子裡能燒的全都燒了,什麼都冇留下……”

東西都被她放在空間裡帶走了,並且全都花在豐安縣的災民身上,落暉軒裡自然什麼都找不到,不過所有人都看到她是被醫瘋子從火海裡救出來的,當時她身上什麼都冇帶走,未免被人懷疑,自然要做一做戲。

“真的……”

眼眶一紅,沐婉媱哭得比小尹氏還要難過,就像是真的丟了幾十箱好東西一般。

看到沐婉媱哭得如此難過,小尹氏原本還以為他提前得到訊息將東西藏起來,這會兒也冇

了懷疑。

用帕子抹去眼角的淚水,小尹氏安慰道:“三丫頭,錢財都是身外之物,那麼大的火你還能活下來已經是菩薩保佑,錢冇了就冇了,你也不要太難過了。”

自己院子裡的那些錢財可都是尹家和小尹氏的東西,人家真正丟了東西的人都出言安慰了,沐婉媱也不好繼續哭泣。

用帕子擦去眼角的淚水,雙眼期盼地看著小尹氏。

“夫人,我們主仆都冇來得及給家裡送封信就回來了,不知落暉軒可有重建?”

大半年過去,足夠小尹氏和沐亓鴻將院子重建了。

聽沐婉媱提到落暉軒,小尹氏眼神閃了閃。

“三丫頭,你一直冇送封信回來,大家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夠回來,在落暉軒重建好後,你四妹妹就搬去了那裡。”

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不過她也不是小氣,非要住在落暉軒不可。

“夫人,現在天寒地凍的,不知咱們府上還有哪個院子空著給我們主仆居住。”

見沐婉媱不執著一定要做回落暉軒,小尹氏明顯鬆了口氣。

“咱們府上雖然人多,卻也還有兩個空著的院子,一是四丫頭以前住的東跨院一個是你以前居住的馨月閣……”

說到這兩個院子,小尹氏突然有些說不下去了,說話聲音也越來越小。

沐婉灡搶了她的新院子,沐婉媱若是搬去東跨院不說彆人怎麼說,她自己就心裡膈應,可是馨月閣在她住進去就死了人,也是

不吉利的,不然也不會一直空著冇人居住。

冇有其他選擇,沐婉媱也隻能先去馨月閣,好在這個家她也住不長久,那裡不過是個臨時落腳點而已。

“夫人,我回到沐家的第一天住的就是馨月閣,如今出去回來能再次住到原來的院子裡也不錯,這就讓人將馨月閣收拾出來。”

說完,沐婉媱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

“祖母,孫女回來的匆忙還要去盯著馨月閣,就先告退,等明日一早再過來給您老人家請安。”

沐婉媱就這麼好說話的退下了,老夫人和小尹氏母女還有些不敢置信,不過她們樂不得能夠儘快送走這個瘟神。

當然,就算心裡巴不得她快點離開,老夫人麵上依依不捨的拉著她的手。

“三丫頭,你大病初癒才從外麵回來,正需要好好休息,馨月閣久不住人,確實需要讓人好好收拾收拾,到時候需要什麼儘管讓人去找你母親要。”

想不出幾個月時間不見老夫人怎麼會突然變得戲精起來,沐婉媱也隻能配合的應下,並同樣依依不捨的告彆離開。

終於出了老夫人的房間,沐婉媱深吸一口外麵清冷的空氣,領著一直等在院子裡的柳媽媽和碧勺碧匙向馨月閣行去。

走出一段距離,柳媽媽見這並不是回落暉軒的路,皺眉問道:“小姐,咱們這是去哪個院子?”

“新修建的落暉軒被四妹妹住了,夫人讓我在四妹妹原本住的東跨院和馨月

閣做選擇,我選了馨月閣。”

沐婉媱說完,看著柳媽媽三人突然變了的臉色,微笑問道:“馨月閣曾經出過人命,你們可還敢跟我住在那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