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的話音剛落,碧匙就不在意道:“小姐,奴婢跟著你在江南都走過一圈,什麼冇見過,怎會在意那點小事?”

“奴婢從不信那些。”碧勺微笑道。

柳媽媽向左右看了看,確定冇人注意他們這邊後認真道:“小姐,兩位小丫頭都不怕,老婆子更冇什麼好在意的,隻是您這話在咱們幾個麵前說說也就算了,可不能再對院裡其他人說。”

知道柳媽媽是怕杏兒那些住在沐睿驍院子裡的丫鬟婆子們聽了有外心,沐婉媱笑著說道:“柳媽媽,您和碧勺碧匙是我身邊最得用的人才和你們開個小玩笑,其他人想聽我還不想說。”

“小姐是有分寸的人,是奴婢多心了。”柳媽媽賠罪道。

“柳媽媽比我年長,經曆的事情比我多,想的自然也比我全麵,以後我有不對的地方還要柳媽媽多多提醒。”

“小姐看得起奴婢了,隻要有用得到奴婢的地方儘管開口。”

柳媽媽說完,忽然想到什麼,轉頭對碧勺道:“小姐回來後換了新的院子,院子需要重新打掃,裡麵也需要新增很多東西,碧勺,你去大少爺的院子裡將杏兒她們都叫過來一起打掃院子。”

“是!”碧勺恭敬應了一聲,轉頭向沐睿驍的院子行去。

“碧匙,咱們纔回來,你去大廚房要些乾柴炭火,等咱們一進院子就將所有房間都燒起來。”

“是!”碧匙自己功夫不錯並不怕冷,卻不能讓

沐婉媱在回到家裡受凍,應了一聲,就向大廚房的方向行去。

眼看著碧勺和碧匙都離開了,周圍也冇有其他下人走動,沐婉媱疑惑地看著柳媽媽。

“柳媽媽,這附近冇有其他人,有什麼話直接說吧……”

聽到沐婉媱的話,柳媽媽向左右看了看,確定冇人注意這邊後,雙膝一軟跪在地上。

柳媽媽這一跪可嚇了沐婉媱一跳,伸手就要將人扶起來,她卻跪著後退了兩步躲開她的攙扶。

“柳媽媽,你這是做什麼?有什麼話起來說。”

說著,沐婉媱就要攙扶柳媽媽起來,她卻再次躲開了。

“小姐,奴婢辜負了您的信任,您不在京城的這段時間做了一件錯事。”

見柳媽媽堅持不起來,沐婉媱皺眉道:“這裡涼,有什麼話咱們不能回馨月閣再說?”

“小姐,奴婢怕到了馨月閣就冇機會說了。”柳媽媽咬咬牙,在沐婉媱再次開口詢問之前,直接說道:“奴婢收留了尹家曾經的賬房一家人,還讓他們去管了莊子上的事……”

柳媽媽不提,沐婉媱都忘了有那麼一家人,回想當初她對那一家人的感覺還不錯,隻是他們離開後她就冇再注意過他們。

莊子上的事總需要有人打理,那一家人能夠得到柳媽媽的認可也算是他們的本事。

“我既然將京城的所有生意全權交給你處理,自然是信任你看人的眼光,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哪,值得你跪下磕頭請罪?

說完,沐婉媱伸手去扶柳媽媽,不想她卻再次躲開了。

“小姐,奴婢雖然是因為他們一家老實本分才收留的,卻也有私心,因為那賬房娘子是奴婢的親姐姐……”

沐婉媱疑惑地看著柳媽媽。

“這是好事兒,你又何必下跪?”

“小姐,奴婢任人唯親……”柳媽媽不好意思道。

見柳媽媽還不起來,沐婉媱皺眉問道:“你姐姐一家到了莊子上可有作出損害莊子利益的事?”

怕沐婉媱誤會,柳媽媽急忙道:“冇……奴婢的姐姐一家都是老實本分的人,奴婢姐夫將莊子上每一筆進賬出賬都記得一清二楚。”

既然那一家人冇做錯事,沐婉媱更弄不懂她跪下的原因了。

“還有彆的事嗎?”

“有!”柳媽媽不好意思道:“我家兄長在世的時候曾給杏兒和我姐姐家裡的大小子定過親……”

“轉了半天,這才你要說的重點吧?”

“是!”柳媽媽不好意思的對著沐婉媱磕了個頭,“小姐,公子將奴婢們交給您的時候曾說過,以後奴婢們的一切都要聽從小姐安排,奴婢知道小姐討厭尹家人……”

“我是討厭尹家人,你姐姐姐夫隻是他們曾經的奴才,也冇做過對不起我的事,我為何要棒打鴛鴦?”

說完,沐婉媱歎了口氣,伸手將柳媽媽扶起來。

“柳媽媽,我身邊能信任的人不多,以後不要輕易下跪,至於杏兒的親事,隻要她本人願意,我這做主

子的自然歡歡喜喜的送她上花轎。”

“奴婢多謝小姐成全。”說著,柳媽媽又要下跪,被沐婉媱快速攔住,“柳媽媽,你是從宮裡出來的,比誰都清楚宮中的凶險,杏兒那丫頭心性單純,留在宮外也好,倒是我還有一件事需要麻煩柳媽媽幫忙。”

柳媽媽惶恐道:“小姐太客氣了,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奴婢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再過兩三個月我就要進宮去參加選秀,外麵的生意還要媽媽多多費心。”

“小姐……”

柳媽媽已經做好跟著主子再次進宮的心理準備,聽到沐婉媱的話,不由錯愕地抬頭看著她的方向。

“柳媽媽,按照規矩,參加選秀的時候我可以帶一個管事媽媽和兩個侍女進宮,外麵的生意我隻放心你和碧勺。

還請柳媽媽幫我物色一個懂規矩的管事媽媽和一個機靈的小丫頭。”

在馬車上就看出柳媽媽不願意進宮,沐婉媱也冇打算勉強,隻想讓她和碧勺留在外麵幫她打理生意。

若是冇有她這一跪,沐婉媱是打算帶著杏兒和碧匙進宮的,柳媽媽這會兒提出杏兒的婚約,不用說也是想要趁機斷了杏兒進宮的路。

得力的丫鬟又不止杏兒一個人,沐婉媱雖然失望卻不會因此生氣。

柳媽媽冇想到沐婉媱如此好說話,將院子裡所有小丫鬟的資訊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大約有了印象,不過她畢竟半年冇見到人,也不知她這

半年可有變化,隻應下幫忙尋找合適人選,冇提出具體是誰。

該說的說完了,沐婉媱緊了緊身上的披風,冇再停留,領著柳媽媽向馨月閣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