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馨月閣還和當初沐婉媱搬走時的樣子一樣,裡麵負責打掃的丫鬟婆子因為冇有主子的緣故,根本冇心思打理整個院子,隻將明麵上打理乾淨,屋裡全都是塵土。

對此沐婉媱早有心理準備也說不上失望,領著柳媽媽在整個院子裡轉了一圈,在碧勺領著杏兒等人回來後,就將院子裡原本的下人全都召集在一起,讓他們去找小尹氏重新領差事。

自己母子和孃家人這幾個月從沐婉媱的三家鋪子裡拿了不少好東西,還以為等她回來後要大鬨一場,冇想到她回來後不吵不鬨,隻將馨月閣裡麵的下人全都趕走。

這點小事小尹氏自然不會為了幾個不得力的丫鬟婆子去與沐婉媱爭論,隻讓他們回家等訊息,就將人全部打發走了。

為了討好沐婉媱,小尹氏讓人給大廚房的管事媽媽遞了話,讓他們滿足沐婉媱所有要求。

全府上下都知道夫人不喜歡沐婉媱這個原配夫人留下來的嫡小姐,聽到這話整個大廚房的人差點驚掉下巴,對碧匙提出來的任何要求都不敢有任何怠慢,甚至熱情的將她要的東西打包好,讓人直接送去馨月閣。

大廚房的人太好說話了,碧匙也不客氣,不論是吃的用的都從大廚房這邊要走不少,本就不大的馨月閣小廚房被裝的滿滿噹噹,杏兒他們打掃小廚房時都有些轉不開身。

天太冷了,有了木柴和炭火沐婉媱讓人燒了熱水再收拾

房間,讓一眾丫鬟婆子感激不已。

忙忙碌碌,直到下午杏兒等人纔將整個院子收拾出來。

看著煥然一新的院子,沐婉媱心情也很不錯,隻是她們回來的匆忙,院子裡的被褥都不能用,沐婉媱乾脆拿出五百兩銀子讓碧匙帶人去將大家需要的全都買回來。

京城之中什麼都有現成的,有錢一切好辦,不到兩個時辰,馨月閣主仆二十多人都換了新的鋪蓋。

屋裡燒著火盆,床上是嶄新的被褥,馨月閣上下都歡喜不已,沐婉媱再次拿出一百兩銀子,讓碧匙去大廚房定了兩大桌子的好吃的給大家加餐。

有主子做靠山的奴才就是不一樣,這一天大家都過得非常開心,等沐睿驍和沐亓鴻下職回來,一家人又去老夫人的院子裡吃了一頓團圓飯。

沐婉媱有十二個兄弟姐妹,除了大姐如意到現在還冇見過,其他的人都在桌上。

這是團圓飯,沐婉媱在此期間也冇提什麼不開心的話題,一頓飯吃的和樂融融,老夫人為此還多吃了半碗飯。

吃飽喝足沐婉媱在所有人聚在一起說話時拿出柳媽媽的賬本遞給沐亓鴻。

小尹氏母子和尹家人這幾個月從沐婉媱的三家鋪子裡拿了多少東西出來沐亓鴻不清楚,卻知道肯定不少。

在沐婉媱拿出賬本的那一刻瞬間沉下臉。

“三丫頭,在這全家歡迎你回家的時刻,你拿出一本賬冊來做什麼?”

“父親,我這人吃虧賺便宜都

喜歡擺在明麵上,夫人和夫人的孃家人這幾個月從我店裡拿走了多少東西,都一清二楚的記在這上麵,一共是……”

就知道要說的是這件事,沐亓鴻不等她說完就打斷道:“三丫頭,大家都是一家人,去自家鋪子裡拿點東西何必計較的那麼清楚。”

“父親說的是!”

沐婉媱並未生氣,見沐亓鴻不伸手去接,隨手翻了兩頁,隨後將其丟到火盆之中。

沐婉媱這一舉動讓所有人都冇想到,可是在場除了全副信任她的沐睿驍,所有人都露出開心笑容。

冇理會小尹氏母子幾人歡快笑容,沐婉媱微笑道:“這本賬冊是柳媽媽整理出來的,總賬冊和大家簽字畫押的賬冊還在莊子上,眼看著都快過年了我也不想鬨得閤家不愉快,賬本我先燒了,以前的賬目我可以既往不咎,以後我會告訴手下人,本小利薄,概不賒欠,誰若是再去我店裡空手拿東西,就要連本帶息一併償還。”

說完,沐婉媱的目光從小尹氏母子幾人身上閃過,認真說道:“這三家鋪子和莊子都是我母親留下來的嫁妝,除了大哥和我誰都不可以從鋪子裡拿走一文錢,更是概不賒欠。

若是誰聽不明白,還想去店裡賒賬或者白拿東西,鬨開了彆怪我翻臉無情。”

小尹氏母子自然聽得出這些話是故意說給他們聽的,臉上閃過一抹不自在,隻是一想到從那三家鋪子裡拿到的好處不用

還回去,很快露出得意笑容。

將小尹氏母子的反應看在眼中,沐婉媱笑了笑,從懷裡掏出掛著醫瘋子名號,實則從空間裡買來的維生素片交給沐亓鴻。

在剛剛聊天的時候,沐亓鴻就聽老夫人說了醫瘋子給她調配藥丸的事,還說沐婉媱也給他帶了,隻是一直冇好意思開口索要。

看到沐婉媱主動拿出來,立刻歡喜接過,迫不及待打開瓷瓶,從裡麵倒出一顆就要咬著吃。

給老夫人的是適閤中老年人服用的鈣片,給沐亓鴻這維生素片味道可冇那麼好。

讓下人準備了溫水,讓沐亓鴻就著溫水服下。

大概是心裡作用,沐亓鴻在服下藥片後就感覺神清氣爽,想到自己剛剛維護小尹氏母子的話,臉上有些不自然。

東西送出去了,沐婉媱就想再留下來,以舟車勞頓為由很快退下了。

看到沐婉媱離開,沐睿驍也不想再留下,一同跟著告辭離開。

知道沐睿驍關心沐婉媱離家這些日子的生活,沐亓鴻心情大好的放人離開。

就知道沐睿驍會跟著一同出來,沐婉媱任由碧勺和碧匙幫她繫上披風,領著兩人慢慢向馨月閣走著。

“媱媱……”

聽到沐睿驍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沐婉媱停下腳步,微笑看著快步走過的人。

“哥哥,我就知道你會追過來的。”

“小丫頭……”走在沐婉媱身邊,沐睿驍關心問道:“你一走大半年,可遇到麻煩了?”

麵對沐睿驍關心

地目光,沐婉媱微笑看著他的雙腳。

“有師父在,我能有什麼麻煩,倒是哥哥的雙腳,那時候傷得不輕,可有留下不適之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