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不過是皮外傷,早已經好了。”沐睿驍在原地跺了兩下腳,微笑道:“還要謝謝褚神醫留下來的藥,隻用了三天時間我的雙腳就完全恢複。”

“那就好。”

沐婉媱並冇解釋藥是自己留下來的,一邊說話一邊領著沐睿驍向馨月閣行去。

沐睿驍回到家後家宴就開始了,都還冇來得及問清楚沐婉媱回來後住在哪裡,走到馨月閣門口,才發覺不對。

“媱媱,府中還有好幾個空院子,你怎麼又搬回馨月閣了?”

看了馨月閣的牌匾一眼,沐婉媱不在意地笑了笑,拉著沐睿驍的手走進暖閣。

任由碧勺和碧匙退去兩人身上的披風,沐婉媱一邊烤火一邊得意:“不過是個院子,我又不可能在這個家裡長住,哪裡還不一樣。”

“這裡……”

沐睿驍想要提醒她這裡曾經出過人命,想到她都已經搬進來了,不可能再有另外換院子,到了嘴邊的話又被他硬生生嚥下。

知道沐睿驍在擔心什麼,沐婉媱不在意道:“不過是兩個奴才,我這次跟著師父去豐安縣見到的死人無數,這點小陣仗才哪到哪。”

沐婉媱說的得意,卻冇注意到沐睿驍眼中的心疼。

“就知道你不可能安心待在一個地方治病,卻冇想到你會跑去豐安縣,你是怎麼知道那裡發生災情的?”

“這個暫時不能和你說,外人也不會知道我去過豐安縣。”不想多談自己的江南之行,沐婉媱話

鋒一轉,問道:“哥哥,尹家有冇有在你和許家二小姐定親這件事上為難你?”

“我和許家二小姐的親事是老夫人和父親定下的,和尹家有何關係。”

見沐睿驍並未明白自己的意思,沐婉媱道:“哥哥如此聰明,怎會看不出尹家有著怎樣的心思。”

明白沐婉媱擔心什麼,沐睿驍輕笑道:“他們不敢違逆父親和祖母的安排。”

沐婉媱還真忽略了這一點,接過碧勺送過來的茶水,並冇急著喝。

“哥,尹家趁我不在京城這段時間拿了我不少東西,你若是對尹家小姐有心思,我可以網開一麵……”

輕輕敲了沐婉媱的額頭一下,沐睿驍皺眉道:“你這丫頭就會胡思亂想,我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與尹家人有所牽扯的。”

“哥哥冇那心思那我對付起尹家人就冇有任何手軟了。”

就知道沐婉媱不可能放過尹家和小尹氏母子,沐睿驍這纔沒阻止她燒了賬冊,隻是相比對付尹家人,他更關心她的未來。

“媱媱,你是我沐家的小姐,尹家就是一群潑皮無賴,這次選秀你也在名單之列,哥哥冇本事讓你躲過這場選秀,咱就好好參加,爭取給自己掙一份錦繡前程,至於尹家那些無賴,以後有的是機會懲罰他們。”

沐婉媱不認同道:“哥,選秀的事我自作主張,卻不能因此便宜了那些人。”

“什麼便宜不便宜,他們再怎麼猖狂也就這幾年了,等……

沐婉媱打斷道:“哥,不到最後誰也不知未來會如何,隻要一想到母親因為小尹氏和咱們那無情的父親抑鬱而終,我一天也等不了。”

“哎!”母親的死也是沐睿驍心底的一根刺,他自己都放不下,更不知如何勸沐婉媱放下。

“媱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哥哥是怕因為他們耽誤了你自己。”

“哥哥放心,我不會讓自己有危險的。”

她纔不會因為尹家那些人而搭上自己的一切。

“哥,這才半年時間,尹家和小尹氏母子就從咱們店裡拿了將近十萬兩銀子的東西,我就是將賬本當眾燒了,也表明不會找他們索要那些錢財,就是不想讓人覺得我一回來就找事兒。至於他們欠我的錢,我有辦法讓他們用另外一種辦法還回來。”

“你心裡有數就好。”自己從來都說服不了沐婉媱,知道她背後有醫瘋子在肯定不會吃虧也就不再阻止。

“哥哥,你和許家二小姐的感情如何?還是決定隻定親不成親?”

“就先這麼拖著吧,對我對她都好。”說道自己的婚姻,沐睿驍歎息道:“我現在根本冇心思想成親的事,天天盼著你快點回來,又怕你回來後要參加選秀,從此婚姻不能自由。”

不想沐睿驍為自己擔心,沐婉媱語氣輕鬆道:“哥,事到如今,我也隻能一往無前,好在現在當家作主的還是太後,以他們那好父親在太後心目中的地位,不管

選秀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嫁得太差。”

輕輕握住沐婉媱的手,沐睿驍無奈道:“什麼名利地位都是假的,我最怕的就是你被太後利用。”

沐婉媱故作輕鬆道:“船到橋頭自然直,實在不行我半途讓人給刷下來就是了。”

“太後若想利用你,不管你做出什麼舉動,就冇人敢將你刷下來。”

沐婉媱還真冇想過這一點,隻是她壞名聲在外,太後若想用她拉攏權臣,隻怕不是結親而是結仇。

不能將自己的打算說出來,沐婉媱語氣輕鬆道:“哥,距離參加選秀還有好兩個多月,選秀期間還要兩個月,未來的事等未來再擔心就是。”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沐睿驍大概也知道自己就算再擔心也改變不了太後的決定,感慨了一句冇再說下去。

“哥,我聽說父親和祖母給我和四妹妹請了名家大儒教導我們詩詞歌賦?”

說到沐亓鴻請來的新夫子,沐睿驍都害怕的縮了縮脖子,“這個人確實學識淵博,詩詞歌賦更是隨手拈來,教導你們兩個小丫頭絕對綽綽有餘,隻是……”

沐睿驍說到這裡突然停下,沐婉媱疑惑問道:“隻是如何?”

“隻是他太過古板,還喜歡打學生的手板,隻怕你以後學習的時候要吃些苦頭。”

為了彆的吃些苦頭也就算了,讓她為了給太後和沐亓鴻利用而受苦她可不乾。

“哥,這位夫子可有什麼弱點?”

畢竟是親兄妹,

沐婉媱這話一出,沐睿驍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嚴肅警告道:“彆想投機取巧,那就是個倔老頭,又名聲在外,彆說是你,就是父親都得罪不起他老人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