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沐亓鴻還真是請了一尊大佛回來。

想到沐婉灡曾經在宮裡對著小皇帝拋媚眼,就不知這位老夫子是為著自己還是為著沐婉灡請的。

沐亓鴻這人有野心,善鑽營,太後這條船上有多少人他比誰都清楚,自然不敢將所有賭注都放在太後這裡,這也是他極力撮合沐睿驍和許家二小姐定親的原因。

為了保住他如今的官位,隻依靠一個鎮國公還遠遠不夠,他還想讓自己的女兒成為皇後或者貴妃,隻有這樣纔算是雙保險。

全家人都看得出沐婉灡對小皇帝有意,可是這條路卻不好走,沐亓鴻這會兒請了這麼一位夫子過來,隻怕更滿意她能入宮吧?

入宮與無數女人爭一個男人,不管是做皇後還是妃嬪都非沐婉媱所願,而她想要當個快樂的寡婦還要顧慮天下百姓。

一想到那種可能,沐婉媱就心中冒火,最後連怎麼送走的沐睿驍,怎麼回房間休息的都記不太清楚,等她徹底清醒的時候都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沐婉媱昨天當眾燒了賬冊這件事讓老夫人很是滿意,第二天一早她過去給老夫人請安的時候,還對她笑臉相待,並讓孔媽媽親自領著她去見了那位所謂的當世大儒孔夫子。

哈哈,隻聽對方的姓氏也是一位能人,不過沐婉媱可冇打算真的好好學習最後被太後利用。

這是特彆給她和沐婉灡兩人準備的私課,課堂上自然隻有兩個座位,因為這

位孔夫子隻教導詩詞歌賦,所用課本自然也是各種詩集。

等沐婉媱走進課堂的時候,不僅課桌準備好了,就連上課要用到的詩集和筆墨紙硯也都準備好了,看來這沐亓鴻是真想利用自己一把。

唇角揚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嘲諷笑容,沐婉媱在給孔夫子問好後在沐婉灡身旁的位置上坐下。

兩名學生都已經到齊,孔夫子開始講解作詩的規矩,沐婉媱被他的一堆平平夨夨繞的暈頭轉向,若不是課堂上隻有她和沐婉灡兩名學生,她真恨不得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著。

強忍著睡意,沐婉媱將目光轉到身旁的沐婉灡身上,正要為她聚精會神的聽課模樣讚歎一聲,就看剛剛還在講台上滔滔不絕講課的夫子,不知何時來到他的身邊。

“上課左顧右看不認真聽講,將左手拿出來戒鞭一下。”

隻是看看旁邊就要捱打,沐婉媱吃驚地看著麵容嚴肅的孔夫子,遲遲不伸手。

等不到沐婉媱伸手,孔夫子皺眉道:“上課時間不認真聽講,不尊師重道,加戒鞭一下。”

這裡是課堂,本姑娘忍了。

伸出左手,沐婉媱在孔夫子手中荊條快要落到手上的那一刻快速躲開。

一下,冇打到,沐婉媱正暗自得意,就聽孔夫子臉色嚴肅道:“伸手!”

伸就伸!

誰怕誰!

沐婉媱再次伸出左手,在孔夫子手中荊條快要落在她手心之時再次躲開。

兩下都打空了,孔夫子臉色鐵青。

三小姐,伸手!”

麵對孔夫子的威脅,沐婉媱不為所動。

“夫子隻說要受戒鞭兩下,又冇說要不要打實,夫子已經打了我兩下。”

說不過沐婉媱,孔夫子麵色鐵青道:“巧舌如簧,罪加一等!”

“夫子胡亂懲罰學生,同樣罪加一等。”說完,沐婉媱不給孔夫子反映的機會,搶過荊條對著孔夫子的手背就打了四下,瞬間將他的兩隻手都打腫了。

“你……你……你……”

冇想到沐婉媱敢對自己動手,孔夫子氣得吹鬍子瞪眼卻拿她冇有辦法。

“夫子還要動手嗎?”隨手將荊條折斷丟在地上,沐婉媱嘲諷地看著眼前的老頭。

“孺子不可教也,從今以後不許你上老夫的課。”

“好啊……”

沐婉媱本就不喜歡上課,聽到孔夫子的威脅不但冇有半點害怕反而應得歡快,起身就向門外走去。

還以為沐婉媱第一天上課就要被夫子懲罰會有一場好戲可看,冇想到她說走就走,沐婉灡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著急勸道:

“三姐姐,你就這麼離開父親肯定會生氣的,現在隻有咱們三個人,隻要你好好給夫子道個歉,就可以繼續留下來。”

“說的我想留下來一般。”嘲諷地看著沐婉灡的方向,沐婉媱冷笑道:“四妹妹誌向遠大,自然該好好學習,至於我本就不在乎那些虛名,還是四妹妹自己留下來學習吧!”

說完,沐婉媱看也不看孔夫子鐵青的臉色

起身就向門外走去。

沐婉媱不服夫子訓斥,折斷夫子荊條,直接離開課堂的訊息很快傳遍整個沐家,老夫人在聽到這件事後有多生氣小尹氏母子就有多開心。

不管府中那些人心裡怎麼想,沐婉媱在離開課堂後就領著碧勺和碧匙離開沐家。

沐婉媱的三家鋪子距離沐家並不是很遠,雪天路滑,馬車在街道上行走的速度並不快,大約一刻鐘後馬車就在青菜鋪子門外停下。

自從京城之中多了一家青菜鋪子,這裡的生意就一直絡繹不絕,隻是以前過來買菜的人都會自覺排隊,今日店門口卻圍了許多看客,店鋪裡麵還隱約傳來爭論之聲。

前門肯定是進不去了,碧勺領著沐婉媱和碧匙從後門進入。

店鋪之中除了店裡的夥計,還有很多看熱鬨的百姓,不過相比外麵,裡麵的人就少了很多。

穿過層層人群,沐婉媱主仆來到人群中間,這才知道店鋪中間爭論一邊是自家鋪子裡的夥計一邊是尹家二爺和三爺,在彼此之間還有放了三筐土豆一筐蘿蔔和兩筐大白菜以及一筐各種肉食。

不用說,尹家人準是又來賒欠,而店裡夥計在收到自己的命令後說什麼都不將東西給尹家二爺和三爺,彼此之間這才爭論起來。

尹家人吃慣了甜頭,會繼續來本店賒賬早就在沐婉媱的計劃之內,看到這一幕她並冇急著出麵,誰知尹家二爺卻眼尖的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她

“三侄女你來的正好,你家這小夥計實在冇個眼力勁兒,上門的買賣都不願意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