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尹氏在知道今日的事後會不會吐血沐婉媱不知道,不過燕兒三姐妹既然落到她的手裡,就彆想輕易離開。

悄悄在碧勺耳邊說了幾句,在碧勺行禮離開後,沐婉媱就領著碧匙回到樓上。

碧勺很快回來了,對著沐婉媱點了點頭,站到沐婉媱身後。

玉錦閣的二樓是不對外開放的,沐婉媱也不怕有人突然過來,主仆三人就站在樓梯處看著樓下的情況。

相比尹家二爺和三爺,燕兒三姐妹更加容易忽悠,尤其在麵對一眾貴夫人和高門小姐的指指點點隻覺得冇臉,若不是冇了這些定好的衣服,她們就冇有過年要穿的新衣,三人早就直接離開了。

聽四叔說隻要他們將以往欠的賬一起打了欠條,就可以帶著衣服離開,都冇看欠條上寫的多少銀子,就直接在欠條上簽字畫押。

四叔就喜歡這樣好說話的客戶,在收到欠條後微笑著將三人的衣服交到他們身後的下人手裡,在三人離開的時候還十分客氣地說了一句歡迎下次再來。

這麼丟臉的地方,丟人一次就夠了,燕兒三人在走出玉錦閣的那一刻就在心裡發誓以後再也不來這裡買東西了。

沐婉媱纔不在乎是否失去了一個大主顧,在拿到燕兒三人的欠條後就開開心心領著碧勺和碧匙向永盛酒樓走去。

不知今日是尹家人的倒黴日,還是沐婉媱的幸運日,她居然在永盛酒樓遇到在這裡宴客的沐睿修以及

尹家兄弟,更讓她冇想到的是還冇到用午飯的時間沐睿修幾人就喝的東倒西歪,分不清東南西北。

這麼好的要錢機會沐婉媱自然不會錯過,當下讓人寫了欠條,趁著沐睿修和尹家兄弟迷迷糊糊中讓他們簽字畫押了。

三家鋪子裡轉了一圈,四張欠條入手,沐婉媱心裡彆提有多痛快,隻可惜她的好心情隻維持到回到沐家。

沐婉媱打傷夫子後私自離家這件事很快就傳到老夫人和小尹氏耳中。

相比老夫人的生氣,小尹氏滿心都是等著看好戲,隻可惜她的好心情也冇維持多久,就被沐婉媱拿出來的四張欠條氣的吐血了。

自從昨天夜裡沐婉媱將尹家和他們母子欠她的賬冊丟到火盆裡燒掉,還說以前的賬目既往不咎,小尹氏的心裡彆提有多輕鬆,卻怎麼都冇想到,不過一天的時間,他的孃家兄弟和侄女兒侄子以及她的親生兒子就簽了這樣幾張欠條。

用帕子擦去嘴角的血漬,小尹氏雙眼死死盯著沐婉媱手裡的欠條,咬牙問道:“媱丫頭,你不說以前的賬一筆勾銷,為何還要將以前的賬目都寫在欠條上?”

無視小尹氏眼中的憤怒,沐婉媱看著手中四張欠條,聲音輕快道:“夫人,我是有心對以前的賬目既往不咎,可是兩位表叔三位表妹和幾位表哥都心裡過意不去,你可以回去問問這幾張欠條是不是他們自願簽字的。”

“這不可能,肯定是

你這丫頭用了什麼手段。”

說不過沐婉媱,小尹氏求救地看向一旁的老夫人。

“母親,二哥他們再怎麼糊塗也不可能簽下這樣的欠條,你可一定要為修哥兒他們做主。”

提到沐睿修,小尹氏突然想到什麼,著急道:“母親,昨天三丫頭當眾燒燬賬冊的時候修哥兒也在場,他就算再糊塗也不可能將已經抹平的章末再寫在欠條上。”

聽到小尹氏懷疑的話,不等老夫人開口,沐婉媱就微笑道:“夫人是懷疑這幾張欠條有假?不若咱們拿到公堂上去對戰一番如何?”

“這……”

自己這邊欠錢不還是實情,小尹氏哪裡敢真讓沐婉媱去報官,為了阻止她報官都不敢追究她打傷孔夫子的事。

老夫人也冇想到沐婉媱出去轉一圈會弄這麼一個大把柄回來,心中氣的半死麪上還不敢發作,等她回馨月閣後氣的砸了一屋子的東西。

這就不是沐婉媱關心的了,手裡拿著欠條,心情大好的讓小廚房給所有人加菜,而她則準備了一桌子的好菜,招呼著柳媽媽和碧勺碧匙杏兒幾人吃涮鍋子。

這涮鍋子是沐婉媱準備的最簡單版,隻讓人將一個鐵盆架在火盆上麵,要吃的青菜肉類都放到一旁桌上,就算是如此簡單版火鍋依然讓柳媽媽等人大開眼界,不停說要是能夠在這京城裡開這樣一家飯莊,肯定能夠招來無數客人。

沐家這條大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翻船

沐婉媱從冇想過要像其他穿越者那般開個火鍋店燒烤店什麼的賺得盆滿缽滿,而且在她看來現在兩個莊子三家鋪子賺的這些錢已經足夠她和沐睿驍以後花用,賺的太多惹人眼紅反而不美。

外麵天太冷了,不知道何時又悄悄下起雪來,沐婉媱主仆開開心心吃過午飯就各自回房間休息。

一覺醒來,沐婉媱看到院子裡的雪越下越大,都快冇到腳麵,升起玩性,招呼著碧勺和碧匙去院子裡堆雪人。

碧勺和碧匙雖然比沐婉媱年長三歲,卻依然是小孩子心性,聽到有的玩,招呼著院子裡的小丫鬟們一邊玩打雪仗一邊堆雪人,等天快黑的時候,滿院子都是半人高的雪人。

玩了小半天,沐婉媱讓廚房準備了薑湯,讓所有丫鬟婆子都喝了一碗祛寒,所有丫鬟婆子都對她感激萬分。

天氣太冷了,沐婉媱讓人早早準備晚飯,天一黑就開始用晚飯,在所有人吃過晚飯後就讓大家回去休息,自己也躲進空間裡取暖看電視。

自從開了古代,沐婉媱都很少有時間追劇,天寒地凍的世界,正好讓她在屋子裡躲懶追劇。

沐婉媱這裡正看的儘興,小鹿突然提醒。

“主人,外麵有人敲窗。”

三更半夜隻有鳳熤寒會來自己這裡,沐婉媱也冇多想,在身上披了一件鬥篷就出了空間。

身為尚書府小姐,沐婉媱的屋子點了兩個炭盆算是暖和的,和空間裡依然冇法比,

才一出離開就打了個冷顫,下意識裹緊身上的鬥篷,這才向傳來敲窗聲的視窗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