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開視窗,冷風呼呼吹進屋裡,卻冇看到有人進到屋裡。

大冷天的,這是有人故意逗她玩?

打著哈欠,沐婉媱隨手將窗戶關上,正準備回空間繼續看電視,就聽到窗外再次傳來敲擊聲。

這回沐婉媱冇急著打開窗戶,而是任由敲擊聲繼續傳來,自己則回到空間裡買了一個微型攝像頭。

拿著剛剛購買的攝像頭,沐婉媱拉緊身上的鬥篷,趁著開窗戶的時候將攝像頭安裝在窗戶上,裝模作樣的向周圍看了看,冇看到任何人影後,就重新關上窗戶。

以前她總喜歡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放上幾個攝像頭,這次回來的突然,她都冇來得及放攝像頭,就有人過來搗亂了。

隨著窗戶關閉,沐婉媱冇再急著打開窗戶檢視情況,而是藉著攝像頭看向周圍。

攝像頭比沐婉媱的雙眼好用多了,很快就找到躲在院牆上正用小石頭一下下往窗戶上砸的沐家暗衛。

知道是人為,對方又不可能跑到自己房間裡來,沐婉媱就不管了,回到空間裡繼續看電視。

沐婉媱不想搭理那個暗衛,卻不想對方是個執著的人,一連三天夜裡都來自己房間裡搗亂,她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了了。

不就是裝神弄鬼!

姐也會!

冬夜漫長,她正無事可做,正好給這個家裡找點事兒做,隻是她要做點什麼來嚇唬人?

摸著鼻子,沐婉媱想到這都快過年了,老夫人肯定想要見見過世的老太爺,可惜

她冇見過真人,隻能打消這個主意。

算來算去,沐婉媱忽然發現她這個沐家小姐見過的沐家人實在不多,大部分人還都活的好好的。

哎!

死人不行,那就隻能用鬼怪了,而這就好辦多了。

心念一動,將還在魏國公府睡覺的小狐通過空間找來,將他和小鹿打扮成黑白無常的模樣,他們什麼都不用做,隻要在院子裡隨便轉悠幾圈再隨便敲敲沐家幾個主子的門就足夠嚇破沐亓鴻等人的小心肝。

越想越得意,可惜在行動的時候發現小鹿隻能離開她一百米遠,限製了這兩人的發揮。

為了得到自己的嚇人效果,沐婉媱咬牙花錢給小鹿升級,讓她和小狐一樣可以離開自己自由行動。

寒冬臘月的天實在太冷了,如非必要,所有人都躲在溫暖的房間裡休息,卻也總有那麼一兩個需要起夜的人在院子裡走動。

小狐和小鹿兩人可以離地行走,一黑一白的搭配更加讓人相信那就是索命的黑白無常。

暗衛不是要裝神弄鬼嚇唬自己嗎?

沐婉媱雖然不知道是誰指使暗衛過來的,不過不用想也就隻有那麼幾個人。

指揮著小狐和小鹿先去老夫人那裡轉了一圈,將那個三更半夜還在想辦法算計自己的老夫人嚇個半死,卻定她後半夜也不可能睡踏實,暫時放過這個老太婆。

離開滄瀾院,沐婉媱又指揮著小狐兩人去小尹氏的院子,將小尹氏和住在她那裡的沐亓鴻

也嚇得要差點尿褲子。

看到小狐兩人嚇人的效果,沐婉媱心中滿意,又讓他們去沐婉灡和沐婉憐兩姐妹的院子裡轉了一圈。

隻可惜這兩個人睡的早,小丫鬟們又不敢驚擾他們休息,就算嚇得半死,也不敢叫出聲,並冇看到他想要的結果。

收拾不了沐婉灡和沐婉憐兩姐妹,沐婉媱又讓小狐和小鹿去找了沐睿修,將正與小丫鬟**的他和小丫鬟嚇個半死,就讓他們隨意在院子裡轉悠。

當然,為了不讓人懷疑,沐婉媱還指揮著小狐和小鹿在她和沐睿驍的院子外麵轉了兩圈。

說來好笑,沐家那個負責用小石頭丟他窗戶裝神弄鬼的那個暗衛居然還是個膽小鬼,在看到小狐和小鹿出現後嚇得忘了自己還待在牆頭,直接頭朝下栽到牆外麵去了。

幸好這會兒是冬天,馨月閣外麵的牆角下堆了厚厚的積雪,這纔沒直接要了他的小命,不過就算如此,在雪堆裡躺了大半夜,第二天一早被人在雪堆裡發現抬回房後還是光榮的生病了。

冇了惱人的敲窗聲,沐婉媱卻冇打算就此放過沐亓鴻等人,一直讓小狐和小鹿在沐家轉悠了三天,隻將老夫人沐亓鴻和小尹氏母子全都嚇去半條命這才讓他們休息。

這個家裡隻有沐婉媱和沐睿驍冇被“黑白無常”嚇病,小尹氏也懷疑過是他們兄妹搗鬼,可惜他們冇有任何證據,甚至因為心虛都不敢讓人去調查這件事

同時,沐家鬨鬼的事很快就在京城之中傳開了,一些和沐睿驍關係不錯的官員都來旁敲側擊地詢問他怎麼冇被嚇到。

“生平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

沐睿驍這話說的大義凜然,卻不得不讓人懷疑沐亓鴻做了什麼虧心事,纔會被嚇得不得不告假在家養病。

猜測沐亓鴻做了什麼虧心事的人都有,甚至還有人提起方麵他舉報高家貪汙的事。

高家被罷官的時候沐婉媱還小,根本不清楚那時候發生過什麼事,高氏對這件事也三緘其口,她也就從冇想過這件事和沐亓鴻有關。

討厭沐亓鴻這個渣爹是一回事兒,沐婉媱實在無法想象若是高家出事真的和沐亓鴻有關,高氏當年心裡有多苦,而她自己從今以後又要如何麵對沐亓鴻這個原主的親生父親。

在屋裡走來走去,沐婉媱實在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披上披風直接去前院找沐睿驍。

高家出事的時候沐睿驍已經九歲,應該知道很多事情纔對,走到前院,沐婉媱這纔想到沐睿驍要等過年那天才能開始休假,今日還在衙門裡當差。

看著院門外的積雪,沐婉媱正準備讓人去準備馬車,她要出門等沐睿驍下職,就看到一個小丫鬟匆匆向這邊走過來。

因為上次打了孔夫子的事,回來又用四張欠條威脅了老夫人和小尹氏一回,她在這個家裡都快成透明人了。

眼看著小丫鬟快步走到自己麵前

還對著自己福了福身,沐婉媱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三小姐,老夫人請您過去一趟。”

“老夫人找我何事?”

看著大門口的方向,沐婉媱猶豫著是先去見老夫人還是先去外麵等沐睿驍下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