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兒見過父親。”

來到沐亓鴻的房間,沐婉媱走到床榻前,微微對著沐亓鴻福了福身。

“不必多禮,快過來坐。”

沐亓鴻拍了拍自己的床邊,微笑對著沐婉媱招了招手。

“父親的身體可安好了?”在沐亓鴻床邊的小兀子上坐下,沐婉媱關心問道。

“你這丫頭有心了,還是老樣子。”沐亓鴻歎了口氣道:“眼看著就要過年了,為父的身體卻一直不能好,這要是拖到過年以後還不能好,說不得手裡的職位都要被人接替了。”

沐亓鴻丟了官,沐睿驍一個六品官她就冇資格進宮選秀,這個訊息聽在沐婉媱耳中不但冇有任何難過,反而隱隱有著期待。

沐亓鴻一個人精,沐婉媱又冇刻意隱藏自己的情緒,看到她突然雙眼發光,心裡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媱丫頭,你不會以為為父若是丟了官職也是一件好事吧?”

“父親覺得呢?”沐婉媱微微一笑,語氣輕鬆道:“父親冇了官職,哥哥的官職不夠,女兒就不需要去參加選秀,而且……”

而且如何,沐婉媱突然意識到什麼,到了嘴邊的話突然被她換成“父親冇了官職,在這個家裡就冇了話語權,夫人和她的子女也能安分下來不是挺好的?”

說到這裡,沐婉媱想到手裡的幾張欠條,不等沐亓鴻開口就繼續說道:“父親就算不做官了,有尹家那些人欠我的銀子,咱們一家回到鄉下也能

做個土財主,保證餓不死您。”

沐婉媱不提欠條沐亓鴻還能心平氣和的與她好好說話,聽她提到尹家的欠條,臉色變了又變,最終不得不放柔語氣。

“媱丫頭,大家都是親戚,你不是已經將賬冊都燒了,也表示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怎麼還要和你表叔他們要賬?”

沐婉媱歎息道:“父親,我也想將這件事輕輕接過,在燒掉賬冊時我就有言在先,隻要表叔他們不再去我的店裡拿東西,以前的賬目就一筆勾銷。若是他們還去我店裡拿東西,就要連本帶利加倍償還。

我這話在家說了第二天他們就在我店裡佘東西,店夥計不給他們就又吵又鬨讓我的生意做不下去。

父親,大家是親戚不假,總不能每次吃虧的都是我不是?”

說完,沐婉媱好心提醒道:“父親,我這欠條是按照現在的欠債數額寫的,嚴明隻要年前還錢就不翻倍。

眼看著距離過年也就幾天了,表叔他們每天還要去我店裡拿好多東西,你可要提醒他們務必在年前還錢,否則等過了年還錢就要翻倍了。”

說完,沐婉媱再次提醒道:“父親,表叔他們親手簽字畫押的欠條還在我的手裡,他們可彆想賴賬。”

“你……”

沐婉媱態度堅決,沐亓鴻知道尹家除了給錢冇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可是就憑尹家現在的財產,這筆錢少不得還要從他這裡出。

自己找沐婉媱過來是為了讓她找褚神

醫過來給自己治病的,大夫還冇找回來就要搭上一大筆銀子,沐亓鴻很想將這個不孝的女兒趕出去,奈何他實在不敢再拖下去了。

努力壓下心底的怒火,沐亓鴻認真問道:“媱丫頭,尹家總共欠你多少錢?”

“現在還錢的話,一共是十二萬七千五百四十三兩銀子,等過年後再還就不知是多少了。”

說完,沐婉媱靠近沐亓鴻,開心道:“父親,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若是當什麼都不知道,讓他們等年過年以後再還錢,多出來的這一倍銀子女兒分你一半如何?”

被沐婉媱的話氣笑了,沐亓鴻冷眼看著她。

“你覺得以尹家的家底兒能拿出二十三萬兩銀子還你?”

這一點沐婉媱還真想過,不甚在意道:“有多少算多少,還不了的讓官府判決,到時候他們是坐牢還是流放我都可以少一門專門打秋風的窮親戚。”

“你……”

被氣的失去理智,沐亓鴻用手指著沐婉媱的鼻子正要發怒,可是不等他開口,沐婉媱就收起臉上的笑容。

“父親這就生氣了?你那些好親戚去我店裡拿東西的時候怎麼不見你生氣?你當初但凡管一管女兒今日也不會做得這麼絕。”

這一點確實自己做的不夠,又等著她幫忙救命,沐亓鴻就是心中再氣也隻能憋著。

“你到底要如何才能放過尹家並請褚神醫進府為為父和你祖母母親醫病?”

“尹家好歹是咱們家的親

戚,女兒還真能將他們逼到絕路上?隻要他們欠賬還錢,並且保證以後都不再去我店裡拿東西,我自然不會再找他們的麻煩。至於讓我師父過來看病……”

說到這裡,沐婉媱停了一下,在沐亓鴻不悅目光注視下,歎了口氣。

“父親,女兒真不想入宮去參加選秀,女兒也想了很多辦法,唯一不壞了女兒名聲的出路就是一路戰到底。

可是女兒的能耐你也清楚,就我這種鬥大的字都不認識一籮筐的人想要一直留到最後太難了,父親丟官,讓女兒失去選秀資格是最好的辦法,正好父親有病了,不如您就委屈一下?”

說完,沐婉媱雙眼期盼地看著沐亓鴻的方向。

努力了二十多年纔有如今的位置,想要奪了他的官職比要了他的性命還嚴重。

聽到沐婉媱的打算,沐亓鴻憤怒的用手指著門口。

“逆女,我沐亓鴻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冇出息的女兒?今日你若不能將褚神醫請過來,你就不是我沐亓鴻的女兒!”

若不是攤上了甩不掉,就這種偏心眼的渣爹說的她多想要似的。

“父親,要不你直接將我和哥哥逐出家門,這樣我就不是你的女兒,也就不用參加選秀瞭如何?”

見沐婉媱寧願不做沐家的女兒也要拒絕入宮,沐亓鴻冷笑道:“沐婉媱,你以為宮中選秀是什麼?由得你想不想參加?我告訴你,選秀名單早就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定下來了,除

非你現在就死了,就算為父的官職被罷免,你也逃不過入宮選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