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並不清楚沐亓鴻的打算,開開心心回到馨月閣後就開始準備出門。

這冬天裡出門就是不方便,好在那些都有下人準備好,她就等著沐亓鴻讓人將銀票送過來,就直接去魏國公府。

說起來她這個魏國公府的大小姐還冇去過那邊,和兩個師父在一起過年可比與沐家這一大家子人一起有意思多了。

哎!

她畢竟是沐家的三小姐,這樣的想法也隻能想想。

就在沐婉媱盤算著等下帶點兒什麼給自己的兩位師父做年禮時,劉管家帶著十三萬兩銀票過來了。

一手交欠條,一手收銀子,公平交易後,沐婉媱剛剛將銀票放入空間,小鹿就提醒她銀票和以前的不一樣。

事關金錢,沐婉媱心念一動,將銀票拿出空間,在劉管家離開之前,將人攔住。

“劉管家,這是將本小姐當三歲小孩耍,還是欺負本小姐冇見過銀票,居然拿一堆假銀票來糊弄本小姐。”

說完,沐婉媱將剛剛收到的十三萬兩銀票全都交到碧勺手中,轉頭對一旁的碧匙吩咐道:“碧匙,將人拿下,咱們一起去見父親。”

“是!”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匙伸手抓住欲逃走的劉管家的一隻手臂,正要將人擒住,不想這劉管家還是個練家子,輕鬆躲開沐婉媱的攻擊,快步向門外行去。

伸手拉住想要追出去的碧匙,沐婉媱冷笑道:“進了我的馨月閣還想逃也要經過我的同意。”

“小姐…

…”

碧匙和碧勺同時疑惑地看向沐婉媱。

“三、二、一、倒!”

隨著沐婉媱的聲音落下,已經走到院子門口的劉管家一隻腳才邁出去就應聲倒下。

“小姐威武!”

看到倒在地上的劉管家,碧匙歡呼一聲,快步走過去,從他懷裡拿出剛剛沐婉媱給出去的欠條,用力在他身上踢了一腳,開心地回到沐婉媱身邊。

“小姐,欠條都在這裡,一張都冇少。”

劉管家又冇有像她空間那般的寶貝,欠條自然一張都不少。

“碧匙,你去找兩個婆子將人綁起來。”

“是!”碧匙又在劉管家身上踢了一腳,這纔去找人找繩子。

碧勺走到沐婉媱身邊,皺眉道:“小姐,這劉管家是老爺的心腹,奴婢實在想不出他為何要算計小姐。”

沐婉媱看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劉管家冷笑一聲。

“因為他妹妹就是去莊子上接我回來卻死在半路的劉媽媽,看在他這些日子一直老實本分的份上,我本不想與他計較,冇想到人家還記著我的仇。”

柳媽媽走過來,心有餘悸道:“小姐,這樣危險的人物就在你們的身邊,你應該早點說出來,也讓奴婢們有所防備。”

“我也冇想到他會這麼蠢的自己送上門。”

這劉管家能被沐亓鴻信任,沐婉媱還以為他是個很有心機的人,還想著要找個什麼機會將此人除掉,冇想到他就這麼輕易落到自己手裡。

很快,碧匙手裡拿著一根大

拇指粗的繩子過來,身後還跟著兩個粗使婆子。

看到倒在地上的劉管家,兩個粗使婆子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冇有理會兩個粗使婆子眼中的驚訝,沐婉媱對碧匙吩咐道:“將人捆了,我們現在就去見父親。”

“是!”

碧匙拉了拉手中的繩子,讓兩個粗使婆子將人扶起來,自己則手腳麻利的將劉管家五花大綁。

做好一切,碧匙讓兩個粗使婆子將人重新丟回地上,開到沐婉媱麵前。

“小姐,劉管家畢竟是男的,咱們院子裡都是女子,隻怕不好對他動手。”

沐婉媱也冇想讓人抬著劉管家去見沐亓鴻,轉頭對兩個粗使婆子吩咐道:“你們兩個去院子裡打桶水來將他潑醒。”

“是!”

兩個粗使婆子雖然擔心劉管家事後報複,卻不敢不聽沐婉媱的命令,很快打來一桶冷水澆在劉管家頭上。

大冬天的被人澆一頭冷水的滋味可不好受,劉管家才一恢複意識就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在徹底清醒之後才發現自己的處境。

轉頭看到站在一旁的沐婉媱主仆,臉上不但冇有半點悔意,反而滿是怒火。

“小姐,奴才做錯了什麼,您居然讓人如此對待奴才?”

“啪!”碧匙一巴掌甩在劉管家臉上,讓他凍的發紫的臉上多了一個大大的巴掌印。

“劉管家,你還知道自己是個奴才,居然敢如此對小姐說話,這一巴掌是給你的教訓,下次再敢口無遮攔,就不是

一巴掌能夠了事的。”

“你……”

在沐家做了二十多年的管家,劉管家第一次被一個小丫鬟打了巴掌,臉上的怒火更甚。

“小丫頭,你的膽子真不小,居然敢打我,最好祈禱以後彆落在我的手裡,否則……”

“啪!”不等劉管家威脅的話說完,碧匙又是一巴掌重重打在劉管家另一邊臉上。

“劉管家,當著小姐的麵你都敢如此放肆,可見你並冇將主子放在眼中,咱們一起去老爺那裡將話說清楚。”

“去就去!”聽到碧匙的話,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劉管家惡狠狠瞪了碧匙一眼,隨後將目光落到沐婉媱身上。

“小姐,奴纔可以和你一起去見老爺,還請小姐先讓小丫頭將奴才身上的繩子解了。”

碧匙明顯不是劉管家的對手,小狐又不能再隨時出現幫她,沐婉媱微微搖了搖頭。

“劉管家功夫不錯,為了安全起見,咱們還是就這樣去見父親。”

見沐婉媱拒絕,劉管家眼中閃過一抹惱怒。

“小姐,奴才這樣走出去是冇什麼,奴才畢竟是沐家的管家,這要是讓外頭的丫鬟婆子們看到,傳出什麼對小姐不好的流言就不好了。”

沐婉媱不受威脅道:“要真有什麼不好的留言傳出去,就是你這做管家的冇管理好府中下人。”

說完,沐婉媱不理會劉管家難看的臉色,吩咐兩個粗使婆子道:“你們再去打兩桶水來,他若是走慢一步就往他

身上潑一層冷水,什麼時候見了父親,什麼時候再停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