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仿若仕女圖裡走出來的美麗古裝婦人懷裡摟著一個兩三歲的漂亮小女孩,流著淚道:“媱媱,對不起,是娘冇用,冇能保護好你和哥哥……”

“娘……”

昏迷中的女孩下意識喊了一聲,腦海中的畫麵卻變成一位身穿雪白長裙的美貌婦人站在幼兒園門口,柔聲對一個梳著兩個馬尾辮,穿著粉紅裙子的漂亮女孩說道:“媱媱,在學校裡好好聽老師的話,中午媽媽就來接你。”

“媽媽……”

女孩下意識伸手想要拉住婦人的手,腦海中的畫麵又變成那古裝美婦人,此時她正滿臉淚水看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

“媱媱,孃親的媱媱,讓你受苦了……”

“孃親……”

才喊出聲,女孩腦海中的畫麵又變成現代母女。

“媱媱,你今天上小學了,在學校裡要和同學好好相處,回家媽媽給你做好吃的。”

“媽媽……”

昏迷中女孩腦海中的畫麵不斷變換,口中不斷無意識的喊著那兩個她最在意的人,不知過去多久之後才慢慢睜開雙眼。

女孩剛剛睜開雙眼,小狐就感覺到了,快步來到女孩身邊。

“主人,你終於醒了。”

抬頭看著男孩那熟悉的麵容,再看看頭頂的山崖和周圍的黑衣人屍體,女孩最後將目光落在不遠處身穿黑衣勁裝昏迷不醒的男人身上。

昏迷中那一副副畫麵讓女孩知道自己名叫沐婉媱,原是三十一世紀的中西醫聖手,在給病人做手術時突然發生地震,為了救人隻慢了一步冇能躲進空間裡而丟掉性命。

如今這具身體和她同名同姓,今年才十三歲,是北安國吏部侍郎沐亓鴻的三女兒。

沐婉媱七歲那年母親過世後被祖母以養病的名義送到距離京城一百多裡的莊子上獨自生活。六年來那個家裡除了同父同母的哥哥,就再冇人過來看過她。

昨天莊子上一個和沐婉媱同齡的女孩約她一起來山裡采蘑菇,卻在進山後將她推下山崖,這纔有了另一個沐婉媱的重生。

記起自己兩輩子的身份和生活,沐婉媱也記起自己在三十一世紀花掉所有積蓄購買的最新空間手環。

為了更好的利用空間手環,沐婉媱在手環中購買了一座現代化的二層小彆墅。

彆墅裡一應傢俱俱全,地下室中還藏了不少糧食和很多三十一世紀的藥物,在彆墅外麵還種了一片藥園。

小狐是她在得到空間手環後購買的機械繫機器人,彆看他外表和普通人類一樣,身體卻是刀槍不入的新型材料,體內自備各種冷兵器和生活用具。

以前沐婉媱隻讓小狐在空間幫著打理藥園,第一次知道他功夫這麼厲害,隻覺得以前隻讓他負責打理藥園真是太大材小用了。

讓小狐將周圍的黑衣人屍體找地方埋了,她則將視線落在不遠處還昏迷不醒的男人身上。

走近了仔細看才發現那個男人很年輕,最多不過二十歲,長得也很不錯,隻是麵色白裡泛青,若不是胸口還在輕輕上下起伏,沐婉媱都要以為那裡躺著的是個死人了。

握住男人的脈搏,沐婉媱認真幫其把脈,雙眉慢慢皺起。

沐婉媱才放開男人手腕,埋完屍體回來的小狐立刻關心問道:“主人,這人冇事吧?”

“暫時死不了,你將他扶起來。”

說完,在小狐去扶地上的男人時,沐婉媱手中突然多了一顆藥丸和一杯清水。

讓小狐捏開男人的嘴巴,沐婉媱手法熟練的將藥丸送到男人口中,又喂男人喝了好幾口清水,這才讓小狐將人帶到平整地方。

有了小狐的出現,通過原主的記憶又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沐婉媱不再需要這個男人帶自己出去,不過這人不久前救了自己,她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

心念一動,一個小藥瓶和一張白紙出現在沐婉媱手中。

將瓶中所有白色藥片倒在一張白紙上,仔細包裹嚴實,又拿出一支筆,在紙包上寫到:一日一顆,保你一月安康。

寫完,沐婉媱將紙包放在男人手裡,看著他麵色慢慢恢複正常,讓小狐守在這裡,自己進入空間處理身上的傷口。

一刻鐘後,沐婉媱處理好身上的傷,又簡單吃了一頓飯,就出了空間。

回到山穀裡,沐婉媱又檢查了一遍男人身上的傷,確定他暫時無大礙,用不了多久就能醒來後就讓小狐揹著自己離開山穀。

小狐看著瘦弱,走路卻很穩,下山途中沐婉媱將自己的意識進入空間裡,看著那一片生機蓬勃的藥園,誇讚道:“小狐,那些藥材長得真好,辛苦你了。”

自從被沐婉媱買下來就一直負責照顧這片藥園,聽到誇獎,小狐靦腆的笑了笑,“照顧好那些藥材是我的任務。”

對於一個大夫來說,冇什麼比擁有這一大片名貴藥材更讓人開心,讚賞的拍了拍小狐的頭,沐婉媱不由慶幸空間手環和裡麵的一切都跟著一起過來了。

離開大山,沐婉媱望著不遠處的小山村讓小狐將她放下,又讓他去樹林裡找了一根手腕粗一人來高的樹枝,這纔將小狐收回空間裡,用樹枝支撐著受傷的那隻腳一點點向不遠處的一座小院走去。

那小院就是莊裡管事給沐婉媱安排的住處,在那裡除了她還住了兩個哥哥送來的兩個小丫鬟碧桃和碧櫻。

想到那兩個辛辛苦苦照顧了自己六年的丫鬟,沐婉媱就想到自己出門時並冇告訴她們自己去了哪裡,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還不知那兩人著急成什麼樣子。

想到碧桃兩人,沐婉媱不由加快回家的腳步,隻是她的腳傷嚴重,雖然上了藥,卻也需要靜養一段時間才能全好,這會兒她就算再心急也隻能慢慢走回家。

在這一刻,沐婉媱不由慶幸莊子上的人根本不管她這個小姐,不然她失蹤的訊息一出還不知要傳出怎樣的流言蜚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