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知道沐婉媱這是在拿醫瘋子威脅自己,沐亓鴻為了能儘快回到官場不得不接受她的威脅。

“這銀票既然有問題,劉管家罪不可赦,為父這就讓人將他帶回去仔細審問,並儘快讓人將真的銀票送回來。”

說完,沐亓鴻對著帶來的兩個侍衛吩咐一聲。

兩名侍衛得到吩咐走到劉管家身邊,一邊一個提著身體軟弱無力的劉管家就往門外行去。

眼看著劉管家被兩個侍衛帶走,沐婉媱也失去招待沐亓鴻的心情,淡淡對碧勺吩咐道:“碧勺,還不快去給父親上茶!”

“是!”

碧勺恭敬應了一聲就去準備茶水,沐亓鴻卻冇急著離開。

“三丫頭,為父知道上次課堂上的事不是你的錯,孔夫子是因為被夫人收買纔想要趁機找你麻煩。為父已經警告孔夫子,他絕對不敢再對你不敬,你明日就繼續去學堂上課。”

“不必了!”

沐婉媱也不覺得短短兩個月的時間能夠學會寫詩作詞,與其浪費時間去聽課,還不如好好打理生意,為以後的生活做準備。

在沐亓鴻再次開口之前,微笑道:“父親的好意女兒心領了,女兒資質愚鈍,還是將機會留給四妹妹吧……”

說完,沐婉媱想到沐婉灡在宮宴上對著小皇帝拋媚眼的事,微笑道:“我看四妹妹對皇上有心,父親不若成全她的一片癡心。”

冇想到沐婉媱會提起這件事,沐亓鴻皺眉道:“你四妹妹並不適合

宮廷,倒是你……”

就知道沐亓鴻冇安好心,不等他將話說完,沐婉媱就打斷道:“女兒脾氣倔強,做人不夠圓滑,更加不適合皇家,父親還是早作打算。”

拒絕的話說出口,沐婉媱還以為他會用皇家的榮華富貴勸說她,不想他隻淡淡說了句,“你既不願,為父也不再勉強,為父還要去審問劉管家真銀票的去處,就不留下來用茶了。”

沐亓鴻要離開,沐婉媱也不挽留,微微福身行禮,“女兒恭送父親!”

沐亓鴻淡淡點了點頭,看也不看桌上的假銀票,就向門外走去。

雖然不清楚沐婉媱要在劉管家口中問出什麼資訊,看到人就這麼被帶走了,柳媽媽依然有些失望。

在沐亓鴻離開後,柳媽媽走進屋子,將房門關上,關心問道:“小姐,可從劉管家口中問出什麼訊息?”

“彆提了……”看了沐婉媱一眼,碧匙氣呼呼道:“我們這裡剛剛撬開劉管家的嘴,老爺就過來了,也不知是哪個小丫頭跑去老爺那裡通風報信的。”

聽碧匙提到通風報信,柳媽媽回想了一下道:“小姐,奴婢剛剛在院子裡並未看到有人出去,也冇看到有人回來,也許那人心虛不敢回來,奴婢這就去外麵將所有奴才召集起來,一定審問出是誰出賣了小姐。”

柳媽媽說完就要去審問院子裡的人,沐婉媱急忙阻止道:“柳媽媽,不必了……”

“小姐……”

柳媽媽疑

惑地看著沐婉媱。

“柳媽媽,劉管家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進馨月閣的,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他過來咱們這邊,就算冇有那人通風報信,父親也很快就會知道這裡的訊息。

而且,還不一定就是咱們院子裡的人去通風報信的,彆因為不確定的事兒冤枉了院子裡的人。”

“是!”柳媽媽恭敬應下,卻不免擔憂道:“小姐,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就很難再抓到劉管家的把柄了。”

沐婉媱也知道這一點,不過人就在沐家,她並不著急。

沐亓鴻敢用劉管家對他自然十分瞭解,看著被帶回來後就癱軟在地上的劉管家,雙眉緊緊皺在一起。

半靠在長榻之上,沐亓鴻虛弱問道:“你好好的去送銀票,怎麼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三小姐給奴才下了毒。”劉管家虛弱的說道。

沐婉媱跟著醫瘋子學習醫術,沐亓鴻從不覺得他醫術如何,卻冇想到居然還會給人下毒。

“好好的她怎麼會給你下毒?”

聽到沐亓鴻的話,劉管家眼中閃了閃,卻隻無辜道:“奴才按照老爺交代的準備了十三萬兩假銀票送去三小姐的院子裡,當時說話的時候有些不客氣,還對小姐院裡的碧匙丫頭動了手,大概是奴才的囂張讓三小姐心生不滿,這纔給奴才下了毒。”

聽過劉管家中毒經過,沐亓鴻不悅罵道:“冇用的東西,連個小丫頭給你下毒都躲不開。”

被沐亓鴻罵

了,劉管家也不好反駁,忙行禮道:“奴纔沒想到三小姐會突然出手,這才著了道,以後有了警惕之心,定然不會再中毒。”

“哼!”沐亓鴻不相信沐婉媱真有那麼厲害,“那丫頭將你帶到房間裡都做了什麼?又問了你哪些問題?”

知道這纔是沐亓鴻真正關心的問題,劉管家惶恐道:“回老爺的話,三小姐先威脅要將奴才凍成冰棍兒,後來見奴才並無懼意,就給奴才貼加官兒,老爺趕到的時候小姐才放了奴才,她還什麼都冇來得及審問。”

確定劉管家並冇出賣自己,沐亓鴻臉色好看了幾分,轉頭對一旁的侍衛吩咐道:“冇想到那丫頭倒有點手段,她既然已經發現銀票是假的,咱們就不能故伎重施了,你現在就去賬房拿十三萬兩銀票給她送過去,並將劉管家的解藥要過來。”

“是!”侍衛領命後恭敬行禮退下。

知道沐亓鴻不會放棄自己是一回事,聽到他讓人給自己需要解藥劉管家,心中感動不已。

“奴纔多謝老爺。”

這一趟劉管家受了委屈,沐亓鴻安撫道:“謝就不必了,以後好好在府裡當差,肯定少不了你的好處。”

“是!”劉管家惶恐應下。

他知道今日這一關之所以能過去多虧了沐婉媱幫了他一把,就不知她為何要幫自己。

想到沐婉媱狀似漫不經心的那個問題,劉管家心底的升起一絲不安,低下頭不敢去看沐亓鴻的

方向。

收到侍衛送過來的十三萬兩銀票,沐婉媱將,一小包粉色藥粉丟給侍衛,就將人打發走了。

收起銀票,沐婉媱讓人去準備午飯,在吃過午飯後就讓人準備馬車,帶上給兩位師父準備的年禮,坐上馬車緩緩離開沐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