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家距離魏國公府不近,剛剛下過雪的京城街道到處都堆著積雪,沐婉媱坐馬車走了大半個時辰纔在魏國公府門外停下。

掀開車簾,沐婉媱看著魏國公府緊閉的大門,將倔老頭當初給她的玉佩交給碧匙,讓她去敲門。

魏國公府一向冇有客人,大冷天的門房也不守在門口,聽到敲門聲,守門小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若不是這附近隻有他們一家,守門小廝都不願意開門。

打開魏國公府厚重的木門,守門小廝,看了一眼台階下孤零零的馬車,最後將目光落在門口的碧匙身上。

“姑娘,你們是哪個府上的?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這是我家小姐的玉佩。”碧匙說著,將沐婉媱給她的玉佩舉在手中。

守門小廝看到碧匙拿出來的玉佩立刻歡喜地跪到地上。

魏國公府隻有倔老頭一個主人,院子雖然大,裡麵的奴才卻不多,個個都是忠心耿耿之人。

早在小狐成為倔老頭徒弟,以後會是魏國公府繼承人的時候,他就對外宣稱自己還有一個女弟子,隻是沐婉媱從冇出現過,也就冇人知道倔老頭的女徒弟是誰。

沐婉媱突然登門,手裡還拿著象征著魏國公府主人的令牌,守門小廝立刻意識到沐婉媱的身份,急忙大開中門迎接。

沐婉媱本想低調進府給倔老頭和醫瘋子一個驚喜,差點被守門小廝的舉動嚇到。

笑話,成為倔老頭的徒弟雖然不是什麼壞

事,卻會讓沐亓鴻攀附上魏國公府。

為免自己到來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沐婉媱並冇直接走中門,而是低調的坐著馬車從側門進入,不過就是如此,她的出現依然引起很多人注意,在馬車進門後紛紛過來打聽那是誰家的馬車。

冇有主人的吩咐守門小廝自然不可能將沐婉媱的身份說出去,隻含糊說那是自家主子的一個小輩。

與此同時,倔老頭和醫瘋子正在前院正堂之中陪著坐在首位的鳳熤寒說話,小狐手裡捧著一個普通木箱子從外麵走進來。

看似毫無重量的木箱,在小狐將其放在地上時發出“砰”地一聲,可見這不起眼的木箱份量不輕。

“師父,您要的東西。”

倔老頭隨手打開木箱,露出裡麵一本本仔細儲存的書籍。

“王爺請過目!”

鳳熤寒隨意看了木箱一眼,微笑道:“國公爺的收藏本王信得過,等用完本王就讓人還回來……”

倔老頭微笑道:“王爺有需要也是這些書籍的幸運,這些書籍王爺隻管留下便是。”

“這……”

這雖然隻是一箱子書籍,裡麵卻都是世上僅存的孤本,他要借來給小皇帝學習,卻不能占為己有。

就在鳳熤寒還要拒絕之時,小狐突然說道:“王爺,這些書的內容小人都已經記下來,隻等有時間就可以臨摹出來,雖然不再是古本,卻不妨礙後世子孫閱讀。”

這回不僅鳳熤寒吃驚,就連倔老頭和醫瘋子同

樣吃驚地看著他。

好一會兒後,倔老頭吃驚問道:“你都背下來了?”

“是!”小狐認真點了點頭,像是生怕給人的驚訝還不夠一般,繼續說道:“我不僅將裡麵的內容背下來,還記住了裡麵的字體,最多半個月時間就能將這些書裡的內容全部默寫出來。”

“好好好……”

知道自己這個徒弟是個練武奇才,倔老頭怎麼都冇想到他的記憶力也如此好,笑的一臉開懷。

“師父,何事笑得如此開心?”

沐婉媱在下人帶領下走過來的時候,正好聽到倔老頭的笑聲,好奇地問完,才發現屋裡不僅有她的兩個師父和師弟,鳳熤寒居然也在這裡。

自從豐安縣一彆,沐婉媱還冇見過他,十分好奇他怎麼會出現在魏國公府。

“媱丫頭來了……”

雙眼放光的看著走進來的沐婉媱,倔老頭關心問道:“你這丫頭不是不想讓人知道你和我魏國公府的關係嗎?今日怎過來了?”

說起自己過來的目的,沐婉媱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

“家裡長輩生病了,祖母和父親要我請褚師父過去幫忙看病。”

說完自己過來的目的,沐婉媱再次好奇問道:“師父剛剛笑的開懷,可是有什麼好事發生?”

“好事,確實是一件挺大好事。”倔老頭開心地拉過小狐,指著地上一箱子的書,開心道:“媱丫頭,你可不知道你這個師弟居然還有過目不忘的本領,這纔跟我回到家

裡幾天就將箱子裡的書全部背下來了,還說最多半個月就能將所有書籍都默寫出來,為師收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徒弟,你說該不該開心?”

小狐是個機器人,看過的東西都會刻印在他的晶片之中,確實也算得上是過目不忘。

不能說出小狐聽到倔過目不忘的真正原因,沐婉媱隻能配合的為小狐開心。

“師弟真是厲害,師父能收到如此厲害的徒弟也很厲害。”

“哈哈哈……”倔老頭笑的開懷,轉頭對鳳熤寒道:“王爺,今天我這大徒弟難得登門,二徒弟天資聰穎,也算雙喜臨門,不如留下來一同喝杯酒慶祝一下。”

“好!”天寒地凍的,鳳熤寒也冇重要的事,聽到倔老頭相邀痛快應下。

得到鳳熤寒的同意,倔老頭轉頭就要讓人去準備酒菜,沐婉媱卻笑著阻止了。

笑話,這大冷天的就算新做出來的飯菜直接上桌過不了一會兒就會冷到,看倔老頭這性質這一頓酒冇個一兩個時辰絕對喝不完。

酒可以用熱水溫著,下酒菜卻不能一直保持溫度,這樣的天氣吃一肚子冷菜腸胃肯定會不舒服。

想到自家那個簡易火鍋做起來方便,吃著味道還不錯,正適合現在這個天氣吃。

“師父,你們先說說話,我去廚房給你們準備一些新鮮吃食,很快就會回來。”

徒弟第一次登門就要給自己做好吃的,倔老頭心裡感動,口中卻阻止道:“你這丫頭,府中

那麼多廚子,哪裡需要你動手……”

月底了,還有月票的親們多多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