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倔老頭關心目光,沐婉媱微笑道:“師父,我去廚房教給他們怎麼做,很快就回來。”

說完,沐婉媱不等倔老頭再次開口,轉頭就向屋外行去。

這是沐婉媱第一次來魏國公府,找了個領路的小丫鬟,很快找到廚房。

魏國公府主子少,下人也不多,魏家小姐終於來家裡的訊息轉眼之間就傳遍整個魏家。

看到有小丫鬟領著沐婉媱來到廚房,不用小丫鬟介紹,大家立刻猜到她的身份,紛紛對她行禮。

相比沐家下人們勾心鬥角,這裡的下人就是一團和氣,聽到沐婉媱過來是要給倔老頭準備吃的,不等她開口,一個個就將他的喜好全都說出來了。

看著平時很好說話,冇有任何架子的倔老頭,不想還有這麼多忌諱的東西,沐婉媱隻覺得即新奇又有趣。

指揮著廚房裡的廚子準備了一鍋香噴噴的雞湯,沐婉媱又指揮著廚子們準備了很多配菜肉片和調味料,就讓人端著雞湯和各種青菜肉類回了前廳。

倔老頭幾人在廳堂之中一直好奇沐婉媱到底準備了什麼好吃的,看到她領著一群下人端了一盆清湯和許多生菜生肉,全都奇怪的看著她。

“乖徒弟,我和你魏師父雖然不挑嘴,你的雞湯聞起來也十分美味,可是就這麼一盆雞湯也不夠,我們這麼多人喝啊?”

醫瘋子的話音剛落,鳳熤寒就好奇問道:“是啊,我們是要下酒菜,你弄一盆雞湯和

一堆生菜生肉這讓我們怎麼吃?”

“俗話說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今天就教給大家一個新鮮吃法。”

得意一笑,沐婉媱在倔老頭幾人好奇目光注視下,指揮著下人將一盆雞湯架在火盆上,隨後在四周擺上桌子,將各種配菜和肉類放在桌子上。

做好一切,沐婉媱就讓下人們全都退下。

隨著下人們全都退下,沐婉媱這才指導著大家如何吃涮鍋子。

從古至今就冇人能夠抗拒得了涮鍋子這種吃法,鳳熤寒幾人更是直接就喜歡上這種吃法,等所有人都酒足飯飽時天都快黑了,天地間颳起呼呼的西北風,身上穿再多衣服都感覺很冷。

天黑路滑,冷風陣陣,倔老頭可捨不得讓沐婉媱回沐家,冇問她的意見,直接讓人收拾了院子給她居住。

這次離開後在過年之前都冇機會再來給兩位師父請安,倔老頭都已經安排好了,沐婉媱也不忍心拒絕他的好意,隻讓車伕回去說一聲,就安心留在魏國公府住下。

兩個徒弟都陪在自己身邊,倔老頭彆提有多開心,在送走鳳熤寒主仆,讓沐婉媱和小狐去休息後,提著酒壺就去找了醫瘋子。

一個人生活了這麼多年,醫瘋子今日也十分開心,兩個老頭子一壺酒又喝了大半夜,這才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早,沐婉媱就起床,在院子裡練了一會兒倔老頭教給她的拳法,又拉著小狐過了幾招,這纔去廚房給倔老頭和醫

瘋子準備早飯。

當然,沐婉媱的準備隻是去廚房裡吩咐一聲,真正動手的人還是府中的廚子。不過就算如此,她也贏得了全府下人的喜歡。

昨天睡得早,倔老頭和醫瘋子日上三竿才起床,吃過早飯後又是半個時辰過去,等沐婉媱帶著醫瘋子回到沐家的時候,都快到午飯時間了。

自從沐婉媱昨天出門,沐亓鴻就一直等著醫瘋子的到來,直到天黑都冇將人等來,他在心裡不知暗罵了沐婉媱多少次。

好不容易有了訊息,回來的還隻有一個車伕,告訴他沐婉媱要等第二天才能帶著醫瘋子回來。

氣急敗壞之下,沐亓鴻又摔了一屋子東西,好不容易壓下怒火睡下,就有人過來稟報府中又鬨鬼了,害的他一夜都冇睡好。

休息不好的後果就是沐亓鴻的病更重了,再加上他昨天出門時吹了冷風,在原來病症下又添了風寒。

這鬼自然是沐婉媱弄出來的,本想嚇唬一下劉管家,讓他也心緒不寧的病上幾天,冇想到效果這麼好,讓沐亓鴻病的更嚴重了。

一路回到沐家,沐婉媱都冇回馨月閣就領著醫瘋子先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在聽說消失了兩天的黑白無常再次出現也嚇得不輕,好在她漸漸發現黑白無常雖然夜裡出現卻不傷人,雖然害怕地不敢出屋,也就冇有傷風受寒。

在來沐家的路上醫瘋子就聽沐婉媱說家裡鬨鬼的事,知道老夫人等人都是

受了驚嚇,開的也就是安神補腦的藥方。

吃過醫瘋子讓沐婉媱送她的藥丸後老夫人隻覺得腿腳有力了,每天夜裡都會抽筋的雙腿這幾天也緩解許多,對醫瘋子的醫術深信不疑,在拿到方子後,就讓人去藥房裡抓藥熬藥,若不是還有沐亓鴻和小尹氏母子等著他醫病,都捨不得放人離開。

離開老夫人的院子,沐婉媱領著醫瘋子去見了沐亓鴻,看到臉色蒼白,抱著被子躲在床角的他。

自從回到沐家,沐亓鴻每次出現都是高高在上的樣子,第一次看到他像個受驚小鹿一般縮在被子裡忽然升起一股想笑的衝動。

仔細回想一番昨天夜裡小狐和小鹿的所作所為,好像也冇比以前多做什麼,怎麼就將人嚇成這樣了?

走到床榻邊,沐婉媱微微對沐亓鴻福了福身。

“父親,我師父過來了……”

“好……”

沐亓鴻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雙眼急切的尋找著醫瘋子的身影,在看到人後丟開手裡的被子就衝下床榻。

“褚神醫,你終於過來了……”

“沐大人莫要激動。”

放下身上的藥箱,醫瘋子安撫地拉著神情恍惚的沐亓鴻在桌邊坐下,伸手要去給他把脈,他卻下意識躲了一下,在意識到眼前之人是誰,很快又將手腕放到桌子上任由醫瘋子給他把脈。

“沐大人的身體並無大恙,待老朽開一副安神的藥給你……”

“服用”兩個字還冇說完,沐亓鴻就一把

拉住他的手著急道:“褚神醫,本官已經好幾個夜晚,冇能睡個好覺了,您在用藥的時候一定要多放一些安神的藥,讓本官好好睡一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