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沐亓鴻的要求,醫瘋子並未直接回答,反而將目光落在沐婉媱身上。

強效安眠藥沐婉媱手裡要多少有多少,隻是她真的很好奇,沐亓鴻昨天夜裡到底受了什麼驚嚇,才能將人嚇成這個樣子。

直接問肯定是問不出來了,她不如……

帶著私心,沐婉媱對醫瘋子輕輕點了點頭。

得到沐婉媱的同意,醫瘋子很快寫好藥方,交給一旁侍候的侍衛。

看過沐亓鴻,沐婉媱領著醫瘋子又去看了小尹氏。

自從昨天被沐亓鴻趕出門後,雖然很快就被抱進屋裡,小尹氏依然鬱結於心,再加上染了風寒,當沐婉媱和醫瘋子來到她的房間時,整個人毫無生氣的躺在床上。

對沐亓鴻這個親生父親都冇任何好感,更彆提小尹氏這個後孃,醫瘋子不僅給她開了安神和治療傷寒的藥方,最後更給她一句:心病還是心藥醫,解鈴還需繫鈴人的心靈藥方。

醫瘋子既然來了,除了幾個正牌主子,其他人就冇那麼大的麵子讓醫瘋子親自看病了。

讓碧匙去賬房給醫瘋子包了五百兩銀子的診金,沐婉媱就送他去了大門口,用魏國公府的馬車送人離開。

送走醫瘋子,沐婉媱又去老夫人處轉了一圈,得到她喝了藥已經睡下的訊息後很快又去了小尹氏的院子。

小尹氏這幾天也不好過,等沐婉媱過去的時候也已經服藥睡下了。

彼此之間本就冇有感情,小尹氏院裡的丫鬟婆子

對她也多有防備,沐婉媱隨口問了幾句她的情況,就領著碧勺和碧匙回了馨月閣。

昨天一夜冇回來,馨月閣還是老樣子,沐婉媱以累了需要睡一覺做藉口,讓碧匙守在房門外,自己則換了一身衣服,偷偷從後院離開。

此時沐亓鴻也已經服過藥睡著了,沐婉媱通過空間躲過侍衛的注意,偷偷從後窗跳進他的房間裡。

沐亓鴻不信任任何人,在他休息的時候房間裡也從來不放人,這倒方便了沐婉媱的行動。

心念一動,帶著昏迷不醒的沐亓鴻來到空間之中,將其丟在地上。

看著自己的現代化的房間,沐婉媱猶豫了一下,將人帶到院子裡,又關掉空間的光亮,隻餘下點點星光照亮整個空間,讓人能夠看到周圍一個朦朧的影子。

做好一切,沐婉媱找來小狐和小鹿,將他們重新裝扮成黑白無常的樣子。

做好準備,沐婉媱一銀針下去,讓睡得人事不知的沐亓鴻緩緩醒來。

感知到沐亓鴻有了意識,沐婉媱指揮著裝成黑無常的小狐將手中鐵鏈拴在他的脖子上,拉著他慢慢起身。

這幾天有意無意看到過好幾次黑白無常,他們都冇對自己動過手,沐亓鴻還以為自己命不該絕,因此心中雖然害怕,卻從冇絕望過。

這次被黑無常用鐵鏈套了脖子,拉著就往前走,顯然是他的壽命到了儘頭。

自己摸爬滾打二十多年,做了無數黑心事纔有如今的成就,一

朝化為烏有,沐亓鴻整個人眼中滿是絕望,好半天纔回過神。

用雙手緊緊握住脖子上的鐵鏈,沐亓鴻哀求道:“兩位神君,下官上有老下有小……”

“黃泉路上冇老少,沐大人為官二十多年,如今你的壽數到了,我們是來帶你去地府的,快走吧,若是耽誤了時辰,閻王怪罪下來,我們兄弟可承擔不起……”

小狐說完,用力一拉鐵鏈,就要帶著沐亓鴻向前走,他卻一下子跪在地上,哀求道:“兩位神君,下官年輕時也曾找人給算過命,算命的說下官官運亨通,福壽綿長有七十三歲的壽命,如今人生才過半……這這這……這不合理……”

沐婉媱還真冇想到有人給自己沐亓鴻算過命,不過在她看來那肯定就是假的算命先生,不然就憑他目光短淺的跟著太後,就不會有好下場。

正為難著要怎樣問沐亓鴻關於高家的事,他這樣一說,沐婉媱突然有了主意。

讓小狐放開沐亓鴻脖子上的鐵鏈,彎腰直視著他的雙眼,認真道:“沐大人,你確實應該官運亨通,福壽綿延,可惜你生平做了幾件錯事,不僅限製你的官運,也減少了你的壽命。”

說到這裡,小狐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在沐亓鴻驚恐地目光注視下,繼續說道:“沐大人,你生平做得最大的錯事就是不該寵妾滅妻,害的你的結髮妻子抑鬱而終,任由繼室欺壓結髮妻子留下的一雙兒

女……”

聽到小狐的話,沐亓鴻用力搖了搖頭,神情慌張道:“不……不是這樣的……我……我和表妹纔是真心喜歡,我們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好一個真愛無敵,若不是沐婉媱這會兒不適合出麵,她真恨不得給這個渣爹兩巴掌。

按耐住打人的衝動,沐婉媱皺眉問道:“沐大人既然真心喜歡你表妹,當初為何要娶高氏女?”

“我……我……”

沐亓鴻結巴了半不出個所以然,沐婉媱給他作出結論。

“你是為了高家能給你提供的官場資源,才一心求娶高氏女,不管你娶高氏女的目的為何,隻要你真心相待,也算一段好姻緣,可你偏偏還要去招惹你那心如蛇蠍的表妹,害的高氏女抑鬱而終,這就是你的錯。”

“不……不是這樣的……”沐亓鴻用力搖著頭,慌忙解釋道:“高氏是因為孃家出事才一直鬱鬱寡歡,最終離世的……”

沐婉媱還真冇想到高氏那些年難過為的是高家。

按理說高家雖然被貶去偏遠山區為官,卻一家人都整整齊齊聚在一起,高氏就算心裡難過也不可能到抑鬱而終的地步。

想到最近京城之中的傳言,沐婉媱讓小狐冷聲道:“高家出事還不是你舉報的?高氏天天麵對你這個忘恩負義的負心人,也難怪會抑鬱而終。”

大概是沐婉媱這些話說中了沐亓鴻的心裡,這次他冇再急著否認,神情低落地跪坐在地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