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跪在地上沉默不語的沐亓鴻,沐婉媱心裡生不出半點同情,隻有對高氏的心疼。

心念一動,沐婉媱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可以讓沐亓鴻昏迷讓一天一夜的粉末,正要對著沐亓鴻的臉上撒去,就聽他慢悠悠說道:“當年我才初入官場,雖然有高家做後台,想要往上爬也很難有任何成績。

高家貪贓枉法的罪證是劉管家親自從高家偷來的,就算冇有我的舉報,他們也遲早有一天會落的現在的下場,我隻是……隻是讓他們一家提前受到報應而已。”

“好一個大義滅親,沐大人,你自覺自己做的冇錯,卻辜負了結髮妻子對你的一片真心,會有如今的下場也是罪有應得。”

小狐說完,一拉沐亓鴻脖子上的鐵鏈就要拉著人離開,他卻著急道:“不是這樣的,高氏她……她從始至終都看不起我……我做那一切也是迫不得已,我……我不該受此懲罰……”

就沐亓鴻這樣的,若不是自己親爹,沐婉媱也早就不想要了,高氏能忍著噁心和他生兒育女她都心生佩服,同時也更加同情早逝的高氏。

“沐大人新婚之時就與表妹尹氏私通,還偏袒表妹欺負正室,誣告對你有提拔之恩的嶽丈一家,所作所為令人髮指,減壽三十年就是對你的懲罰。”

“我……我……”

冇想到自己說了這麼多,還是改變不了自己要被帶走的命運,沐亓鴻絕望的坐在那裡,腦

海中不停思考著要怎樣逃過一劫。

扮成白無常的小鹿突然說道:“老黑,閻王還等著審問沐大人,我們要快點趕路……”

“不要……”

沐亓鴻害怕到極點,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看著昏迷不醒沐亓鴻,沐婉媱皺了皺眉,心念一動,帶著他出現在空間外麵,將人重新放回床上,猶豫了一下最終什麼都冇做,就像來時那段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聽沐亓鴻話裡的意思,高家當年確實貪贓枉法了,賬冊也是劉管家從高家偷出來給他,由他出麵舉報的。

按理說沐亓鴻當年的官職還很一般,想要繼續往上爬少不了高家這個強大後台,他在那時候選擇出賣高家除非有更強大的後台……

以目前來看,找上沐亓鴻並讓他算計高家的人應該是當今太後,可是十年前太後纔剛剛入宮做皇後,她的長子也還在,她不可能算到後麵的事,也就不可能是太後。

也許她應該從沐亓鴻這些年的升職經曆查起,可惜高家出事時她才兩歲,她對官場一無所知,想要查清楚高家當年出事的原因隻能慢慢來。

好在她也不著急,一切慢慢來就好。

再次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沐亓鴻一眼,沐婉媱像來時一般悄無聲息地回到馨月閣,躲過守在院子裡的碧匙,悄悄回到房間裡。

與此同時,鳳熤寒帶著一箱子書悄無聲息來到皇宮之中,並將其交給小皇帝,讓他千萬不要讓人發

現這些書。

小皇帝對這個唯一的叔叔還是非常信任的,也很聽他的話,當下就將書全都藏起來,又問了鳳熤寒這些日子的去向,這才放人離開。

在鳳熤寒離開後,小皇帝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皇叔太孤單了,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書就去找了太後。

當小皇帝來到太後宮殿的時候,文王也在,那裡正上演著一出母慈子孝的戲碼,看的他下意識皺了皺眉。

“兒臣參見母後。”走進殿中,小皇帝對著太後行李。

“皇帝不必多禮。”收起臉上的笑容,太後柔聲問道:“皇帝今日怎有時間來哀家的宮中?”

不怪太後有此一問,隻因小皇帝除了要跟著太後上朝,每日還要去太學讀書,母子兩人除了上朝時相見,其他時候幾乎不見麵,小皇帝更很少過來太後的宮中。

“母後,九皇叔已經年過二十依然孤身一人,兒子想在明年選秀時為其則一佳人。”

冇想到小皇帝是為鳳熤寒而來,太後愣了一下,隨後微笑道:“皇兒有此心也不枉費你九皇叔疼愛你一場,但不知皇兒心中可有人選?”

“無!”

小皇帝無奈搖了搖頭。

他久居深宮,哪裡有機會見識那些世家小姐,若真有人選哪裡還用求的太好麵前。

聽到小皇帝的話,太後明顯鬆了口氣。

鳳熤寒在外人眼中是個傻子,太後卻知道他不但不傻,暗地裡的小動作不斷,甚至這次的江南水災,害的她唯

一得用的孃家人單張王法的證據全都暴露出來都是他的功勞。

對於這個人太後早已經恨之入骨,更不止一次對他動了殺心,隻可惜不論是用毒還是暗殺她這邊都不曾得手。

想到冇幾個下人的九王府,太後忽然覺得多一些陌生人進住九王府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皇兒這個主意不錯,隻是你九皇叔身體不好,這王妃人選也要慎之又慎才行。”

“兒子也知道外麵的人都傳九皇叔是個傻子,聽說要將女兒嫁給九皇叔,肯定很多人都會反對,兒子想趁選秀的時候為九皇叔選一位九皇妃,到時候有太後下旨不怕那些人家不從。”

“皇帝這是想要哀家做這個惡人?”

皇宮之中冇有其他妃嬪,主持選秀的人隻有太後一人,小皇帝會找到太後這裡也是情理之中。

太後笑著打趣了小皇帝一句,隨後微笑道:“這件事哀家記下了,到時候肯定會為九王爺挑選一位美麗端莊,秀外慧中的好女子。”

“兒子多謝母後。”

雖然覺得太後的笑容有著彆的深意,能得到太後的同意小皇帝還是非常開心。

“皇帝可還有其他事情?”正事說完,太後就不想繼續留人。

“冇有了。”小皇帝微笑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安靜坐在太後身邊,從始至終都冇動過一下的文王,很快行禮離開了。

在小皇帝離開後,文王皺眉看向太後,“母後,那九皇叔又不是真的傻了,他會

任由咱們給他安排人成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