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像那小皇帝說的,這件事由我這太後決定,由不得他同意或者不同意。”

說完,太後得意地看著文王。

“鳳熤寒那傢夥將整個王府管理得鐵桶一般,以前我想要從中收買一個人都難如登天,好不容易安排進去一個能夠說得上話的施神醫,又不知被從哪裡來的小丫頭破壞了。

這小皇帝還真給咱們出了個不錯的主意,未來九王妃的人選也要好好琢磨琢磨才行。”

看著太後激動地模樣,文王卻不覺得事情有那麼簡單,隻是看他母後那麼激動,他還是少說為妙。

鳳熤寒可不知道小皇帝去找太後說了這麼大一件事,從宮中回去後就開始處理他離開京城後積壓下來的瑣事。

在離開京城之前,他曾經將這裡的事情全部處理好,還告訴手下人朝廷上有急事就去找孟大人解決。

九王府的人知道鳳熤寒和孟大人是一起的,卻也不敢事事都去麻煩孟大人,因此他雖然比沐婉媱等人早幾天回到京城,卻依然冇有忙完手裡的事。

當然,鳳熤寒並冇忘記與沐婉媱的承諾,十萬兩銀票也早已經準備妥當,甚至就連要送她的各種賞賜都已經想好藉口,就等時間一到就將東西送去魏國公府。

想到沐婉媱,鳳熤寒寫字的手突然頓住,腦海中浮現的全都是昨天下午那頓涮鍋子和她在魏國公府中發自內心的笑容。

他一直都知道沐家人不喜歡她和沐睿驍,也知

道沐亓鴻和沐家老夫人有多偏心,她在那個家裡過的並不開心,他想要幫助她,卻因為身份和體內無解的毒藥隻能躲在暗處幫助她……

“滴答……”

墨汁滴落在寫了一半文字的宣紙上,喚回鳳熤寒神遊天外的心神。

抓起寫了一半的紙張,揉成團丟在一旁的火盆之中,看著紙張化為灰燼,鳳熤寒低頭重新寫起來。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從外麵傳來,鳳熤寒看了一眼才寫了兩個字的信件,頭也不抬地喊了一聲“進來”。

隨著鳳熤寒的聲音落下,徊豐推門而入,走到屋子中間,恭敬行禮道:“主子,宮裡剛剛送來訊息,小皇帝去找了太後,說要趁著選秀的機會,給您選一位九王妃……”

徊豐的話讓鳳熤寒愣了一下,腦海中下意識浮現出沐婉媱的身影,不過他很快輕輕搖了搖頭,就繼續書寫。

見鳳熤寒不為所動,徊豐著急道:“王爺,皇上要給您選九王妃,肯定是為您好,可是這件事落到太後手中,就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了。”

說完,徊豐見鳳熤寒依然頭都不抬,著急道:“主子,太後無時無刻不想對你動手,這要是找一個和咱們不對付的人過來,您就不能悄悄暗地裡行動了。”

寫最後一個字,鳳熤寒拿起宣紙微微吹乾墨跡,仔細疊好放進信封之中,就在信封上寫下一個名字。

做好一切,鳳熤寒這纔將目光落到徊豐身上。

咱們這個小皇帝還是太年輕了,而他的一番好意本王怎麼拒絕?”

徊豐著急道:“主子,難道咱們就任由一個陌生女人住進王府?”

“錯!”微笑對著徊豐搖了搖頭,鳳熤寒在徊豐疑惑目光注視下緩緩說道:“就算本王是個傻子,本王的王妃也必定是名門貴女,所有名門貴女出嫁就冇有不帶嫁妝和陪嫁奴才的,咱們要做好迎接一群人到來的心裡準備。”

一個不知出自哪家的名門貴女王妃都已經讓人頭疼了,這要是再來一群心懷鬼胎的奴才,他們王府就難有現在這樣平靜生活了。

“王爺,太後選的人肯定都是她信任人家的女兒,陪嫁過來的下人也都是她的人,咱們……”

站起身,鳳熤寒拍了拍徊豐的肩,微笑道:“咱們什麼都不能做,隻能到時候見招拆招。”

“王爺……”

不想讓一個還不知是誰的女人將自己的得力手下嚇到,鳳熤寒安慰道:“這裡好歹是本王的家,王妃就算再得太後的喜歡,帶過來的人再彆有用心,也要小心行事。”

說完,鳳熤寒再次提醒道:“距離皇帝選秀還有兩個多月,距離選秀結束還有四個多月,名門貴女出嫁再準備個一年半載,說不定拖一拖咱們還能拖到皇帝親政,到時候這段婚事還能不能成就由咱們說了算了。”

聽到鳳熤寒的話,徊豐雙眼一亮,激動道:“主子說的對,太後指婚,咱們不能

拒絕卻可以拖,隻要拖到皇帝親政,到時候再由皇帝取消這樁婚事,就不會有一個陌生女人帶著一群彆有用心的下人住進王府。”

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徊豐一掃剛剛的擔憂,想到什麼,更加開心道:“滿朝文武算下來,能被太後信任的人冇有幾個,有適齡女兒參加選秀的人更少,說不定咱們還可以運作一番,選一個年紀小,好掌控的王妃。”

輕拍了徊豐的額頭一下,鳳熤寒語氣輕鬆道:“就你這腦子能想出來的主意太後能想不到?”

“那怎麼辦?”徊豐皺眉問道。

“涼拌!”

說完,鳳熤寒將手中的信封塞到徊豐的懷裡,“快去將這封信送去給孟大人。”

“主子……”

徊豐還想說什麼,看到鳳熤寒漸漸不悅的目光後,到了嘴邊的話又被他嚥下。

接過信件,隨手揣到懷裡,拱手行禮就要退下,徊豐突然想到什麼再轉身的那一刻又停下來。

“王爺,南邊傳來訊息,鎮國公找到江南官員貪汙的證據,將所有涉事官員都依法抓起來,正在帶往京城的路上。”

鳳熤寒皺眉問道:“太後那邊有什麼動靜?”

徊豐道:“這是鎮國公讓人快馬加鞭送過來的訊息,太後那邊還冇反應,應該還冇收到訊息。”

鳳熤寒卻不若徊豐那般心存僥倖,歎息道:“江南巡撫是太後的孃家姐夫,可以說是她孃家官職最高的人,也是太後的錢袋子,鎮

國公抓住了江南官員貪汙受賄的罪證,將人抓起來也是理所應當,卻會惹太後不高興,哎,鎮國公這次雖然除了江南禍患,卻也給他自己惹來大麻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