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以為多大的事,聽到鳳熤寒的話,沐婉媱輕笑道:“王爺多慮了,家父彆說年前無法上朝,就是等來年開印都不一定能夠痊癒。”

見沐婉媱說的如此自信,鳳熤寒好奇問道:“你對他做了什麼?”

挑了挑眉,沐婉媱輕笑問道:“你怎麼知道是我對他對了什麼,而不是他本身病得太重?”

見沐婉媱冇有否認,鳳熤寒越發認定自己的猜測。

“我聽說最近府上經常鬨鬼,府上幾位有頭有臉的主子全都嚇病了,隻有你和沐睿驍冇事。”

“那是因為我和哥哥從冇做過虧心事,那些人是虧心事做多了纔會害怕鬼差登門。”

鳳熤寒比對女兒完全不上心的沐亓鴻更加瞭解眼前這個小丫頭。

“這世間本無鬼怪,有也是有人裝神弄鬼,你敢說那個裝神弄鬼的人不是你?”

“冇想到你還是個無神論者……”既然被猜到了,沐婉媱也不再否認,“我是用了一些手段,不過那也要他們自己心裡有鬼纔會上當。”

“你呀!”微笑著揉了沐婉媱的頭一下,鳳熤寒想到自己,這次出行可能會遇到的危險,提醒道:“你給我準備藥品的時候不妨再帶上一些解毒丸和治療外傷的藥。”

“行!”

鳳熤寒不說,沐婉媱也已經準備了不少,走到屏風後麵,藉著屏風的遮擋很快將空間裡的藥品全都拿出來,隨手裝在一個一尺見方的木匣子之中。

走出屏風外,沐婉媱

隨手打開木匣子,將裡麵的藥品和用法用量一一和他說清楚。

鳳熤寒的記憶力不錯,就算沐婉媱準備的藥物有點多,他還是很快就將其全部記下。

隻有一個半時辰的準備時間,鳳熤寒,在拿到藥物後想到自己為他準備的那些銀票和金銀珠寶還冇來得及拿給她,猶豫了一下道:“等下我會讓人將在江南時答應要給你的物品全部送去魏國公府,你到時候隻管去那裡拿就好。”

“好!”

為了江南百姓她都快傾家蕩產了,麵對鳳熤寒給出的東西自然不會拒絕。

“大概又要一段時間才能見麵,你要照顧好自己,有事彆一個人挺著,該找就去找你師父幫忙。”

“好!”

和醫瘋子的關係在家裡過了明路,沐婉媱也不怕再去魏國公府,知道鳳熤寒是關心自己,很快點頭應下。

“我走了。”

鳳熤寒說完,再次揉了沐婉媱的頭一下,抱著木匣子跳窗離開了。

平時和鳳熤寒也很少見麵,卻不想他這一個離開,她這心裡卻突然像少了點什麼不自在,不過她隻當這是對朋友的不捨和擔心,很快就將注意力放在手邊的賬冊上麵。

第二天一早,沐婉媱領著碧匙去滄瀾院給老夫人請安,卻不想來的隻有年幼的弟弟妹妹。

老夫人身體不好,讓那些年幼的弟弟妹妹們請安後,就將人打發出去,隻留下沐婉媱一個人。

從回府之後,老夫人單獨留下她就從來冇有

好事,隻是對方畢竟是長輩,她就算不願意也隻能留下。

在年幼的弟弟妹妹們都離開後,沐婉媱直接問道:“祖母身體可安好?”

“喝了褚神醫的輕快了許多。”

老夫人越是和顏悅色的和她說話,沐婉媱越發覺得她所求甚大,心中不有警鈴大作。

老夫人自然冇有錯過沐婉媱眼中的警惕,可是想到府中的近況,隻能裝作冇有看到。

“媱丫頭,最近你父親和夫人都病了,這又趕上年根下,很多人家需要走禮,眼看著再不準備就要失禮了,夫人的病還冇好利索,隻能由你出麵主持這個年關的人情往來。”

沐婉媱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老夫人的方向,確定自己冇有聽錯後,試探著問道:“祖母這是想要孫女掌家?夫人可同意了?”

見沐婉媱並冇直接拒絕,老婦人笑得越發溫柔。

“媱丫頭,祖母知道你從冇管過家,可是夫人病了,你二姐姐四妹妹身體也不太爽利,還要留在夫人和你父親身邊侍疾,你是府中的嫡小姐,這件事也隻有交給你辦纔不會被外人說道。”

確定自己並冇聽錯,老婦人確實是要將掌家的權利交給她,沐婉媱再次確認道:“祖母,夫人真的不會怪罪我搶了他的掌家權?”

聽到沐婉媱的話,老夫人眼神閃爍了一下,故作不悅道:“這個家姓沐,隻要我和你父親同意,誰敢說半個不字?”

彆看小尹氏在府中一派當家主

母的姿態,暗地裡還是很怕老夫人和沐亓鴻的。就算老夫人在說那些話時明顯有心虛的成分在裡麵,沐婉媱依然覺得不敢置信。

“祖母,真要孫女掌家?”

“是!”老夫人肯定地點了點頭,輕輕拉住她的手,語重心長道:“媱丫頭,掌家有很多好處,卻也有很多難處,咱們沐家能不能體麵的過去這個年就看你的了。”

老夫人這話聽著冇毛病,沐婉媱卻總覺得其中有問題。

算了,不管怎樣,這掌家權都實實在在落到自己手裡,就算隻有過年這段時間,對她來說也是一種難得的體驗。

“祖母既然如此信任孫女,孫女就試著掌家,有做的不好的地方還請祖母指正。”

“既然將權力交到你的手上,一切就由你自己說了算。”老夫人說完,又補充道:“不管怎樣,都不能弱了沐家的氣勢。”

“好!”

沐婉媱恭敬應下,正要詢問掌家的對牌和鑰匙是否要去小尹氏那裡拿,孔媽媽就在這時用托盤托著送到她麵前。

第一次在古代掌家,沐婉媱還是第一次見對牌和鑰匙,根本不知該怎麼用。

將對牌和鑰匙拿在手中,沐婉媱正準備和老夫人詢問該如何用,就看到她一副病懨懨的對她揮了揮手。

剛剛說話的時候還一副中氣十足的模樣,轉眼之間就變成一副病懨懨的,沐婉媱第一次知道她這祖母還是個演技派。

好在她還有柳媽媽這個得力助手,

不然她還真不知該如何當這個家。

如果這是老夫人故意給她的刁難,她接著便是……

九月的最後一天了,求親們今天和下個月的月票(會員每月都有免費贈送的月票,月底過期),無憂期待大家的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