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給劉管家安排了差事,沐婉媱就讓蘭賬房去準備銀兩和物品,沐婉媱則留在馨月閣中看賬冊。

不得不說,有錢人的世界真是讓人無法想象,賬冊上那些年禮除了一些吃食,還有很多名貴布料和藥材,僅有一些更有錢有勢的人家年禮中夾雜了一些水果,而且那些看似普通的水果都價值不菲。

從賬冊中抬起頭,沐婉媱疑惑的看向一旁的柳媽媽。

“柳媽媽,我看著上麵有些人家還送了水果,而且將水果的價格標得十分高……”

柳媽媽怕沐婉媱不懂其中關鍵,解釋道:“小姐,水果這種東西冬季的時候在皇家都十分少見,更彆說普通官員人家,這價格自然不菲。”

“冬天的水果很貴?”沐婉媱再次確認道。

雖然不知沐婉媱為何會有此一問,柳媽媽卻老實回了一句“是”。

“也就是說冬季的水果價格比那些名貴衣料什麼的都要名貴?”

“是!”柳媽媽再次肯定應道。

看到柳媽媽點頭,沐婉媱興奮地說了一句“太好了。”

“小姐……”

柳媽媽和碧勺碧匙三人同時疑惑地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柳媽媽,我有辦法弄來大量的新鮮水果和青菜,就是不知道要找個什麼理由弄進沐家。”

柳媽媽保證道:“小姐有辦法弄出許多新鮮水果和蔬菜,奴婢就有辦法讓這些東西由暗轉明。”

“柳媽媽要怎麼做?”沐婉媱雙眼放光的看著柳媽媽

的方向。

早知道這個世界上冬季的水果如此金貴,她就不該開什麼蔬菜鋪子,而應該開一家水果鋪。

柳媽媽自通道:“這要看小姐什麼時候能將東西送到,又將東西送去哪裡。”

“東西……”

沐婉媱很想說那些新鮮水果都在自己的空間裡,隨時都可以拿出來,可是到了嘴邊的話卻不能說出口。

“柳媽媽,再有三天就是大年,我必須在這三天之前將所有年禮都回完,自然是越快越方便越好。”

說完,沐婉媱怕柳媽媽不相信,又補充道:“東西都是現成的,你說送去哪裡就送去哪裡,保證水果質量和品種。”

沐婉媱的口氣太大了,柳媽媽不由懷疑起她的能力。

“小姐都有什麼水果?”

“你等下。”

說完,沐婉媱走到裡間,藉由屏風的遮擋,很快從空間裡拿出十幾種各個季節的水果,在這其中最普通的就是又紅又大,看起來都飽滿多汁的蘋果。

將所有水果擺了一桌子,沐婉媱猶豫著要怎樣將這些水果全都拿出去,可惜她隻有一雙手,能拿的實在有限,乾脆將三人全部叫進裡間。

“可以進來了。”走到屏風處,沐婉媱對著柳媽媽三人說道。

沐婉媱進入裡間不過幾息,聽到她的呼喚,柳媽媽三人以為找她們有事,在走進裡間後,很快被那一桌子各式各樣的水果驚呆了。

“小……小姐……這些都是什麼水果?天哪,奴婢在宮中生活

了十幾年自認也見識過很多好東西,卻從冇見過如此多的水果。”

柳媽媽驚訝過後,不好意思的看一下沐婉媱,“小姐,眼前這些全都是水果對吧?好多都是奴婢從冇見過的。”

“呃……”

一不小心拿出太多品種了,沐婉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這些全都是水果,而且味道還都不錯,你們從中選幾樣作為年禮回給那些人家。”

說完,沐婉媱隨手拿起一個橘子包開橘子皮就放了一瓣在口中,享受的眯起雙眼,看到柳媽媽三人都看著自己笑著招呼道:“你們也都嚐嚐,覺得味道不錯的,明年咱們也種上一些放在蔬菜鋪子裡出售。”

柳媽媽三人所有注意力的放在讓她們吃水果上,根本冇注意她後麵又說了什麼,連連擺手拒絕。

“小姐,這個世界的水果實在太珍貴了,老爺夫人老夫人他們都冇得吃,奴婢們可不能吃……”

雖然不想搭理隻想算計她的老夫人等人,她還冇小氣到捨不得幾個水果。

給柳媽媽三人手裡分彆塞了蘋果香蕉梨,沐婉媱不在意道:“你們都嚐嚐這些水果,看看哪些適合做為年禮,我好讓人多準備一些,到時候自然會給家裡人留一些。”

聽到沐婉媱的話,柳媽媽三人不再拒絕。

碧勺咬了一口蘋果,立刻被那清脆香甜的感覺征服了。

“小姐,這是奴婢吃過最好吃的蘋果,咱們若是能種出這樣好吃的蘋果,肯

定能賣大錢。”

沐家的好日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能結束,沐婉媱可不想辛苦養出來的蘋果樹便宜了彆人。

柳媽媽三人手中的蘋果香蕉梨並不適合她現在種植,相比之下她更中意當年種植,當年就能收穫的西瓜。

“碧勺,你去廚房那把菜刀,再將杏兒那丫頭找過來,咱們一起嚐嚐這西瓜的味道如何。”

西瓜在這個世界自然也不是什麼稀罕東西,就算身為下人在夏季的時候也能吃上一些,讓人稀罕的是在這寒冬臘月裡能吃到西瓜。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勺放下手上吃了一半的蘋果就往外走。

柳媽媽拿著香蕉皮好奇問道:“小姐,奴婢吃得是什麼水果?這個真甜。”

沐婉媱解釋道:“這是香蕉,長在最南邊的香蕉樹上,這個不容易運送,你們冇見過也不奇怪,不過這個既然連宮中都冇有,還是不要當年禮送給那些人家了。”

“這個確實不好找說辭。”柳媽媽讚同道。

“我這梨子又脆又甜,倒是挺適合送人。”碧匙晃動了一下手裡吃了一半的梨子說道。

“行,我會多準備一些蘋果和梨,隻有蘋果和梨子實在太單調了,你們再嚐嚐彆的。”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匙快速吃光手裡的梨子,拿起桌上紅紅草莓咬了一口。

“嗯……這個紅紅的,看著就喜慶,酸酸甜甜的也很好吃,這是什麼果子?”

“這是草莓,一種……”沐婉媱本想說這

是從海外傳過來的品種,到了嘴邊的話被她換成,“是我在山裡發現的一種野生水果,你們要是覺得好吃,明年開春咱們在莊子上也種上一些。”

“這個好。”碧匙快速吃完還有些意猶未儘道:“這個果子確實好吃,就是太小了……”

月初了,求一波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