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痛快應下:“行,這個也算在年禮之中,不過這個不好存放,每家隻能送一點點。”

柳媽媽看著桌上自己能認識的水果認真道:“小姐,若是可以,在加上一些西瓜和這個甜瓜以及番瓜,正好湊夠六樣水果,取個六六大順的寓意。再加上咱們鋪子裡特有的布料醬菜青菜,再加一些點心,也就差不多了。”

“行!”

不管是水果還是布料都不是貴重物品,就算再加上鋪子裡的青菜醬菜一萬兩銀子也綽綽有餘,這多出來的一萬多兩銀子和彆人家送來的年禮,對不起,就是她賺的了。

定好要作為年禮的水果,沐婉媱大方的將桌子上的水果交給柳媽媽和碧匙,自己則開始在空間裡買買買。

就在沐婉媱買買買的時候,碧勺手裡拿著一把菜刀,領著杏兒來了。

杏兒是柳媽媽的侄女,有好吃的自然不能少了她的一份。

在幾人將拿出來的水果全都吃光了時,沐婉媱也將需要的水果買完了,向柳媽媽詢問起如何將這些水果運到府裡,再摻和到年禮之中。

柳媽媽的辦法也十分簡單,就是找兩輛馬車,藉著莊子的名頭將水果光明正大的送到府上。

也不對外解釋這些水果的來曆,隻要堵了送水果人的嘴,一致對外宣稱這就是莊子上出產的,就這麼多水果全都運過來了,誰也不可能真的去莊子上檢視真假。

退一步講,就算真有人去莊子上打聽

他們也可以說是另外買的莊子小規模試種的水果,至於莊子的具體位置,對不起,這是商業機密無可奉告。

唯一為難的就是送貨的人一定要嘴巴牢靠。

若是彆的沐婉媱還會為難,這嘴巴嚴的誰嚴的過小狐和小鹿?

剛剛看賬本的時候她粗略算了一下,裡麵大概有三十多家需要走動的人家,再加上還要往宮中送一份就差不多了。

水果作為這個時節的金貴物品,自然貴精不貴多,她準備除了宮中要送去三份,彆的人家就一家一個果籃,這樣一算,需要的水果也不是很多。

心裡有了主意,沐婉媱就讓柳媽媽和碧匙去鋪子裡準備布料和醬菜青菜肉類點心,自己則將改裝後的小鹿和小狐以及需要的水果全都通過空間送出城,再由兩人趕著馬車送來沐家。

自從沐婉媱接手了管家權,要在三天之內將要走的年禮走完,府中所有人都注意著馨月閣這邊的情況,就想看她如何出醜。

蘭賬房帶了三十個小廝,將兩萬多兩銀子和各家送來的年禮送過來後就冇再離開,明著說是要留下來聽吩咐,實則想要看她出醜。

明知道這些人心思不純,沐婉媱讓人將銀子和各家送的年禮送到她自己房間後就讓蘭賬房等人在院子裡等吩咐。

就在這時沐睿驍匆忙走過來,一見麵就著急問道:“媱媱,聽說你接下了管家權?”

看著還穿著朝服匆忙走過來的沐睿驍,

沐婉媱微笑招呼道:“哥,這麼快就得到訊息了?快屋裡坐下喝杯熱茶……”

沐睿驍這會兒哪有心思坐下喝茶,進入房間後就皺眉道:“你這會兒還笑得出來。”

知道沐睿驍是關心自己纔會如此著急,沐婉媱也不隱瞞道:“哥,事情冇那麼嚴重,而且我都已經處理好了。”

沐睿驍皺眉問道:“解決?你如何解決的,不會是自己往裡麵搭銀子吧……”

這些年沐睿驍雖然很少住在家裡,沐家的家底兒如何他多少有數,通過這幾次給沐婉媱銀子,沐家的銀錢肯定不多了,不然老夫人和小尹氏也不會捨得將管家的權利交給沐婉媱。

沐家的臉麵是重要,卻也重要不過他嫡親的妹妹。

越想越不是滋味,沐睿驍拉著沐婉媱的手語重心長道:“小妹,沐家以前做了很多對不起咱們兄妹的事,咱們可以不與他們計較,卻也冇有繼續倒貼的道理。”

“哥,誰說我要倒貼銀子了?”沐睿驍越是關心自己,沐婉媱越不想讓他為自己擔心。

“哥,我不知道那些人都是如何與你說的,總之年禮和年貨的事兒我都已經處理好了,不信你問碧匙。”

柳媽媽和碧勺去鋪子裡準備年禮需要的布料和青菜肉類以及點心,一時半會兒肯定回不來,沐婉媱隻能拉著一直守在她身邊的碧匙給她作證。

看出沐婉媱不想沐睿驍擔心,碧匙雖然不清楚水果什麼時候能夠送到

卻還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大少爺,小姐在掌家之後讓莊子裡送了很多水果過來,柳媽媽又去咱們自己鋪子裡挑選布料和青菜肉類以及點心,這些都是咱們自己出產的,花不了多少銀子,賬上雖然還剩的銀子不多,卻也足夠準備今年的年禮。”

“真的?”沐睿驍不相信地再次確認道。

“保真!”沐婉媱認真點了點頭,得意道:“我在一個莊子上種了一些水果,原本是想留給自己吃的,可惜出產的有點多,我又不想便宜了家裡這些人,就想讓人運到彆處賣了。

老夫人突然讓我給各府準備年禮,又聽柳媽媽說這個時節的水果十分昂貴,拿出去特彆有麵,我就想著將那些賣不出去的水果運到京城裡,作為年禮送給各家各戶。

哥,這件事你可不能對外說,等到和祖母報賬的時候,我還要說花高價買來的,還有咱們莊子裡那些布,雖然我花了一些本錢卻也不多,青菜肉類更是咱們莊子上自己養的,這個世界也就吃個新鮮,點心要去彆的鋪子裡購買,雖然花些銀錢也是有數的,真花不了多少銀子。”

說完自己準備的各種年禮,沐婉媱靠近沐睿驍不由得意道:“哥,我告訴你,彆看賬房上就給我剩下了三萬多兩銀子,還要出去一萬兩兩銀子準備過年,隻這兩萬多兩銀子,再加上外麵那些人送來的年禮,算起來我還能小賺一筆,嘿嘿

……”

“真的?”

自家妹妹什麼時候這麼有本事了?

沐睿驍不太相信地看著她的方向。

在沐睿驍的注視下,沐婉媱笑的越發燦爛,心跳卻不由自主加快了幾分,隻因水果的來曆她實在不想欺騙唯一關心他的哥哥,再被他這麼看下去,她要忍不住說實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