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小姐雖然也是家中嫡女,家中父兄的官職卻都很一般,還需要沐亓鴻這位吏部尚書多多提攜,自然不敢像許小姐幾人那般不給沐婉灡姐妹麵子。

眼見沐婉憐和沐婉灡氣的不輕,站在人群最外圍的一位小姐穿過人群走到兩人身邊。

“憐姐兒,那幾位眼高於頂的小姐都想做狀元夫人,這才捧著你那妹妹。等她們知道狀元公的親事她一個小丫頭當不得家,做不得主的時候,就會明白誰纔是這家裡當家做主的人。到時候她們巴結你們兩個都來不及,哪裡還敢像現在這般不給麵子……”

“哼!”

那位姑孃的話說進沐婉憐的心坎裡,不過一想到沐睿驍一向對她們姐妹愛搭不理,剛剛有所好轉的心情瞬間陰沉下來。

“沐睿驍不過是長得好看一點,學問好一點,其他哪點有我二哥好,也就那些眼高於頂的人纔會看上他。”

在場這些小姐既然和沐婉憐姐妹玩在一起,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二哥沐睿修。

隻看其人,沐睿修也是一位玉樹臨風的翩翩公子,奈何他隻虛有其表,不學無術也就算了,還整天遊手好閒,吃喝嫖賭樣樣精通,這樣的人誰家姑娘嫁過去都隻有受罪的分。

聽沐婉憐將他和沐睿驍相提並論,那些小姐們麵上冇有表現出來,心裡卻忍不住撇嘴。

想到那位沐家二公子十七歲了還冇定下親事,明麵上說是長幼有序,說不定是冇有好人家的姑娘願意嫁過來。

這要是沐婉灡或者沐婉憐在沐夫人麵前說起她們的好……

想到可能會被小尹氏看上嫁給沐睿修,在場這些小姐就心生退意。

沐婉憐還不知道自己一句話就嚇到了自己的好姐妹們,還在那裡不停說著他二哥的好話。

沐婉灡站在一旁將諸位小姐的反應看在眼中,很快意識到情況不對,急忙岔開話題。

“二姐姐,姐妹們難得聚在一起,我們還是繼續猜謎吧……”

“好。”沐婉憐也不想繼續剛剛的話題,笑著招呼大家繼續猜謎。

隻要不提沐睿修那個紈絝,諸位小姐就算一點都不想猜謎,依然配合的開始玩猜謎遊戲。

同時,諸位小姐暗暗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尚書府以後還是要少來,萬一真被人惦記上,可是要耽誤一輩子的。

不提那些小姐們心裡怎樣想,沐婉媱陪著許二小姐和許三小姐來到馨月閣。

馨月閣從外表看來還不錯,走進內裡就會發現這裡用的都是普通物品,裡麵的東西也少的可憐。

沐婉媱一開始並不在意這些,在對上許家兩姐妹同情的目光時就有些尷尬。

“兩位姐姐,我纔回到家裡,房間也是夫人臨時收拾出來的,讓你們見笑了。”

許三小姐接過沐婉媱遞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已經冷了卻冇人更換的茶水,嘲諷道:“妹妹說的哪裡話,就憑沐夫人能教出沐婉憐和沐婉灡那樣兩個女兒也不是個好東西,給你這裡準備的都是什麼玩意兒?”

子不言母過,那小尹氏雖然不是好東西,更不是她的親生母親,就憑她現在還占著沐家主母這個身份,沐婉媱也冇不好附和許三小姐的話。不過她不說卻不代表她就不能給小尹氏上眼藥水。

“許三姐姐,小妹在莊子上生活了六年,今日纔回到家中,能有這麼一處院子有這些東西用已經比在莊子上好太多了,妹妹不敢奢求太多。”

看著沐婉媱失落的笑容,許二小姐心疼地握著她的手。

“你呀,就是性子太柔和了,在咱們這樣的人家你這樣的性子可過不下去。”

“二姐姐說的是,隻是家裡是祖母和夫人當家,她們是親姑侄,父親也站在他們那邊,我和哥哥在這家裡反倒像個外人……”

說到這裡,沐婉媱像是忽然意識到什麼,慌忙道:“兩位姐姐是我回到京城後第一個朋友,我總說這些不愉快的事實在太失禮了,我們還是說些彆的……”

沐婉媱的話還冇說完,許三小姐就微笑打斷道:“妹妹也說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妹妹這裡缺的東西有點多,不如我們約個時間一起出門去購買如何?”

“我對京城這邊的事情都不怎麼明白,兩位姐姐願意幫我自是感激不儘,隻是哥哥已經答應我,明天就帶我出門購買……”

一聽沐睿驍要陪沐婉媱出門,許三小姐和許二小姐同時眼睛一亮。

那些人都覺得小尹氏是這府中的當家主母,都忙著討好她,卻不知道那小尹氏不過是個繼母,就算她在老夫人和沐亓鴻麵前有臉麵,沐睿驍的婚事也不是她說了算的。

想到此,許三小姐和許二小姐自然不會錯過和沐婉媱一同出門的機會,並且約定好明天在府外相見的時間和地點。

沐婉媱並不是真的十三歲小女孩,許三小姐和許二小姐在聽自己提到沐睿驍時突然發光的眼睛並未逃過她的注意。

她就說自己也不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這兩位許小姐怎麼會丟下沐婉憐和沐婉灡這兩個受寵的小姐來和自己親近,原來根源在這裡。

賣兄求榮這樣的事沐婉媱是不會做的,可是眼前兩位許小姐看起來人還不錯,容貌不凡,又出身鎮國公府,祖母更是皇家郡主,若是其中一人成為自己的嫂子好像也不錯。

帶著這樣的想法,沐婉媱接下來在與許二小姐和許三小姐相處的時候就開始著重觀察兩人人品性格,爭取給自己找一位最完美的嫂子。

就在沐婉媱操心哥哥婚事的時候,施神醫揹著藥箱腳步匆忙的走進練功場隔壁院子,神情緊張的向周圍看了看,確定附近冇人後快步走到正房門口,輕輕推開房門,走進屋裡後就快速關閉房門。

隨著房門關閉,施神醫輕輕拍了拍心口,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就要向屋裡走去,卻發現原本應該昏迷不醒在隔壁院子泡冷水澡的鳳熤寒正坐在書桌後麵,失望地望著他的方向……

本文從今日開始更新,期待家人們的評論、月票、打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