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沐睿驍相信了沐婉媱的話,很快將目光落在房間裡一箱箱現銀和一堆各種年禮上麵。

在沐睿驍將目光轉到彆處的時候沐婉媱長長送了口氣,剛剛真是嚇死她了,好在有驚無險。

“哥,這些東西現在都是我的了,你有什麼喜歡的儘管拿去。”

“這些東西與我無用。”沐睿驍搖頭道。

“哥哥用不到還可以送給許家姐姐,這些雖然都是不值錢的小玩意兒,這也是你身為未婚夫的一份心意。”

“這……”

吃用都在家裡,沐睿驍還真不缺用的東西,一聽可以送給許家二小姐,他忽然遲疑了。

見沐睿驍冇有直接拒絕,沐婉媱在一堆東西中東挑西選,挑了一盒上等東珠塞在他懷裡。

“哥,你和許家二小姐現在是未婚夫妻,送她什麼都冇有這個實在,眼看著快過年了,你早點將東西送過去,說不定人家還能在年前打造一套首飾,過年時候走親戚戴。”

沐婉媱的話讓沐睿驍越發心動,隻是他怎能拿妹妹的東西?

“快拿著啊……”見沐睿驍猶豫,沐婉媱不由催促道。

將錦盒抱在懷裡,沐睿驍感激道:“如此多謝妹妹。”

見沐睿驍收下錦盒,沐婉媱開心道:“你和我是親兄妹,和我道歉這不是上分了嗎?”

看著沐婉媱開心笑容,沐睿驍同樣開心道:“是哥哥真相了,以後再不會和你客氣。”

說完,沐睿驍轉身就要離開,沐婉媱卻突然叫住

他。

“哥哥,送水果的車伕就快到府上了,你隻送出一個錦盒,實在太單調了,等下帶些水果給許家二姐姐不是更好。”

“好!”

一錦盒的上等東珠都收下了,沐睿驍也不再拒絕,將錦盒放在一旁開始和沐婉媱聊天。

沐婉媱這邊才和沐睿驍說上幾句話,綠荷從外麵走進恭敬行禮道:“小姐,煙姨娘院裡的小丫鬟名兒求見。”

煙姨娘是小尹氏新給沐亓鴻安排的小妾,據說現在有三個月的身孕。

自己和父親的幾個姨娘都不曾往來,直到現在隻聞其名都冇見過那些姨孃的麵,沐婉媱想不出煙姨娘院裡的小丫頭過來找自己所為何事。

“哥哥可曾見過這位煙姨娘?”

沐睿驍猶豫了一下提醒道:“有過一麵之緣,看起來溫溫柔柔,不過你和她相處的時候,最好多留個心眼兒。”

沐睿驍都這麼說了,沐婉媱自然不會輕易和煙姨孃的人接觸,轉頭向綠荷問道:“名兒可說過來有何事?”

綠荷恭敬回道:“名兒說煙姨孃的身體不太好,想請褚神醫給她瞧瞧。”

沐婉媱淡淡說道:“我師父昨日從府裡離開後就已經離開了京城,人既然不好,讓府醫過去看看就是。”

得到沐婉媱的答覆,綠荷恭敬回道:“是,奴婢這就去回了名兒。”

“嗯!”沐婉媱在她起身離開時交代道:“祖母雖然將掌家的權力交給我,可我畢竟是未出閣的小姐,你傳令

下去,以後這種婦人生子的事直接去找大夫或者父親,莫要再來找我。”

說完,沐婉媱思索了一下,不等綠荷迴應,繼續說道:“你在打發走名兒後,吩咐下去,府中一應用度全都按照規矩來,誰想要更多東西,提前一天拿銀子出來。誰不服就讓他們親自去找父親。”

“是!”綠荷恭敬應下後很快退下了。

在綠荷離開後,沐睿驍心疼地看著沐婉媱道:“雞毛蒜皮一點小事都要找你,現在知道這當家人也不是那麼容易拿的了吧?”

沐婉媱不在意道:“再煩也就這兩個月,等宮裡開始選秀我就要住到宮裡去了,府中就是亂翻天也和我無關。”

說完,沐婉媱看著沐睿驍,關心問道:“哥,你可想過要搬出這個家?”

知道沐婉媱是為了自己好,沐睿驍歎息道:“我是家中的長子,我既然享受了家裡帶來的便利,自然也要承擔自己應有的義務。除非我申請調任到外地,否則這輩子都甩不開家裡的麻煩。”

“哥……”

不想沐睿驍一輩子都綁在沐家這條船上,沐婉媱靠近他身邊,剛要說什麼,綠荷再次從外麵進來。

“小姐,五小姐院子裡的其兒過來說五小姐院裡的銀絲炭用完了,下人們這次送去的是普通木炭,請小姐給五小姐做主。”

聽到綠荷的話,沐婉媱找出關於府中主子們吃穿用度的賬冊,找到關於炭火的規定。

“按照規矩,府

中庶出少爺小姐冬季要用的是銀絲炭,綠荷,你去外麵找一位管事和兩個小廝,讓他們去檢查各院的用炭情況,將所有不符合規矩的炭全都換了,不夠了就讓劉管家去買。”

“是!”綠荷恭敬應下後行禮離開了。

“這府中奴才最會捧高踩低,他們都是看父親和小尹氏臉色做事,你護得了她一時卻護不了她一世,你既然不打算長久管家又何必多此一舉?”

“誰讓她是咱們的妹妹,能護一時是一時。”勉強笑了笑,沐婉媱歎息道:“我也知道府中這些兄弟姐妹對我們兄妹都不是真心的,可是我總忘不了在我初回家的時候,隻有五妹妹曾給過我一絲溫暖,我在這家裡的時間不多,能幫到她的也有限,這次就算還她當初那一點點溫暖……”

想到沐婉椏,沐婉媱就想到她曾經在學堂裡給自己的那個用手帕包起來的物品。

當初沐婉灡等人很快就出現了,她一直冇來得及打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

心念一動,一個小布包出現在她的懷裡。

伸手入懷,將小布包拿在手中,一層層打開,很快露出裡麵的一塊不大卻玉質溫潤,雕刻著精美雄鷹的玉佩。

沐睿驍坐在沐婉媱身旁,原本對他拿出來的東西並不在意,在看清那玉佩的樣子後立刻變了臉色,並伸手將玉佩拿在手中仔細觀看。

見沐睿驍臉色不對,沐婉媱好奇問道:“哥,這塊玉佩是不是有

什麼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