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這就他知道的那塊玉佩,沐睿驍關切地看著沐婉媱問道:“這塊玉佩確實有些問題,怎會在你手裡?”

沐睿驍的臉色太凝重了,沐婉媱老實交代道:“我剛剛去家學時有一天早上五妹妹偷偷給我的。”

“五妹妹一個庶女怎能拿到這塊玉佩,定是有人給她的。”

“我也冇想到她會將如此名貴的玉佩送給我……”

說到玉佩,沐婉媱忽然想到什麼,皺眉道:“五妹妹將這塊玉佩給我後沐婉灡那一眾小姐就出現在學堂之中,還因此發生了趙家小姐摔傷的事……”

在此之前,沐婉媱從冇將這兩件事聯絡在一起過,更冇想過在老夫人院子裡還想幫他的沐婉椏,居然會聯合沐婉灡那些人一起算計自己。

想想也是,在那以後的每一天沐婉椏都跟在沐婉灡身後,她若是冇做些什麼,以沐婉灡那小肚雞腸的性格怎麼可能容得下她?

是自己將人想的太好,沐婉媱不怨沐婉椏的算計,不過她以後再想從自己這裡得到幫助是不可能了。

心裡想通了,沐婉媱就不再想被算計的事,關切的看著沐睿驍手中的玉佩。

“哥,這塊玉佩到底有什麼問題?你為何一下子就變得那麼嚴肅?”

“你還說!”輕輕點了沐婉媱的頭一下,不過想到她從小在莊子長大,認不得這種好東西也情有可原。

雙眼警惕的看了一眼一直守在沐婉媱身後的碧匙。

看出沐睿驍的猶豫

沐婉媱微笑道:“碧匙是我信得過的人,哥哥有話儘管說,冇有我的命令她絕對不會泄露半個字。”

見沐婉媱如此信任碧匙,沐睿驍也不再猶豫。

“這塊玉佩是文王最心愛之物,你回來那天府中宴客的時候文王曾代表太後來過咱們家,不想臨走時卻丟了玉佩,雖然文王曾表示那塊玉佩並不重要,父親還是讓人將玉佩的樣子畫下來,吩咐前院的奴才仔細尋找。

那天你纔回府,又一直待在後院,父親又嚴令府中下人不可外傳,你不知道這件事也並不為奇。”

“哥哥是說這塊就是文王當日丟在府中的東西?”看著沐睿驍手中的玉佩,沐婉媱疑惑問道:“文王身份尊貴,又在前院行走,彆說五妹妹,就是沐婉灡姐妹都不可能拿的到他身上的東西,哥你是不是認錯了?”

“不會!”沐睿驍肯定道:“當天我全程陪在文王身邊,曾近距離看過這塊玉佩絕不可能認錯。”

沐睿驍說的太肯定了,沐婉媱確定這肯定是文王當日丟失的那塊玉佩,隻是……

文王、沐婉椏、沐婉灡、沐婉憐……

想到沐婉憐,沐婉媱突然想到早已經被她拋到九霄雲外的靖安侯府二公子。

沐婉憐和沐婉灡姐妹確實冇機會接觸文王,可是靖安侯府二公子身為文王的舅舅,更冇人懷疑他會頭文王的東西,他再悄悄將玉佩交給沐婉憐,沐婉憐再交給沐婉椏,沐婉椏再交

到她的手裡,然後再有趙苧兒突然撞到他的身上,或者書籠掉出玉佩,沐婉椏再裝個無辜,到時候她就是長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虧得她還一直當沐婉椏是個好的,原來人家的示好不過是為了算計她而已。

想通其中關鍵,沐婉媱將一口銀牙咬的咯咯作響。

“媱媱……”

見沐婉媱突然變了臉色,沐睿驍關切問道:“發生了何事?有話說出來,咱們一起想辦法。”

“哥,文王來咱們府上那天靖安侯府二公子可曾出現在他的身邊?”

說完,沐婉媱怕自己想的不全麵又補充道:“說不得不是靖安侯府二公子親自動手,也可能是他身邊的人偷的玉佩。”

沐睿驍能考中頭名狀元自然不是傻的,他以前從冇往這方麵想過,自然也就發現不出任何問題,有了沐婉媱的提醒,也立刻想通這塊玉佩是怎麼到沐婉媱手裡的。

“府中設宴那天靖安侯府二公子自然不僅有來府上做客,更是他親自帶文王來的,他也全程都在文王身邊,他完全有機會偷走玉佩,隻是誰都冇往他身上想過。”

說完,沐睿驍氣憤道:“咱們兄妹在這家裡不爭不搶,卻依然有人容不下咱們,既然如此,我不好過彆人也彆想好過。”

沐婉媱心裡也不痛快,聽到沐睿驍的話,靠在他的身邊,好奇問道:“哥,有什麼計劃?”

“父親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官職,如果用他的病做把柄,

彆說那些姨娘和庶子庶女,就是夫人和他身邊的那些子女也人有咱們拿捏……”

“不行!”

沐睿驍的計劃確實讓沐婉媱心動,奈何她剛剛答應了鳳熤寒,不能讓他年前去上朝,看著沐睿驍疑惑的目光,輕輕歎了口氣。

“哥,咱們是親兄妹,有件事我不好瞞你,我剛剛得到訊息,江南那邊貪汙受賄的官員全都被鎮國公抓了,那些人中大半都是太後一檔的,咱們父親正好管著官員調動,若是這會兒讓父親去上朝,不僅鎮國公有危險,他拔除那些貪官汙吏也就冇了意義。”

冇想到朝廷之中突然出了這樣一件大事,沐睿驍冇追問沐婉媱一個閨閣小姐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隻為難道:“有父親和祖母給那些人撐腰,咱們若是真的在他們身上動手腳,隻怕會鬨得家宅不寧。”

“哥,以前是我對這個家還有一些念想,覺得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壞,這纔對那些人的一舉一動都不在意。

如今知道這個家裡冇一個好人,我也不必再有所顧慮。

你隻管注意朝堂上的發展,我自然不會讓府上那些人過好這個新年。”

沐睿驍皺眉道:“朝廷上的事固然重要,哥哥也不能讓你一個人麵對那些心懷鬼胎的人。”

“府中這些畢竟都是一些小事,咱們那個好父親還想著讓我入宮選秀,在這段時間裡不管我做了什麼,隻要不是特彆出格他都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

眼。

倒是朝廷那邊,我總覺得太後不是個簡單人物,就算咱們父親站在太後一邊,你在當差的時候也要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