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並不知有很多人在滿世界尋找她,直到下午未時末送走許家兩姐妹後,這纔回到馨月閣休息。

在這一刻,沐婉媱再次慶幸空間跟她一起過來了,打發走一直跟在身邊的碧綠就躲到空間裡美美睡了一覺,直到快天黑的時候才被小鹿叫醒的。

打著哈欠離開空間,沐婉媱都冇來得及整理頭髮和身上淩亂的衣服,就看到碧綠從門外走進來。

“小姐,大少爺過來了,正在花廳等您。”

“你過來幫我梳頭。”

知道沐睿驍在門外等著自己,沐婉媱冇心思懲罰私闖房間的碧綠,直接坐在梳妝檯前。

碧綠確實是個能乾的,不一會兒就幫她梳好頭,還順手幫她整理好身上的衣服。

一切準備妥當,沐婉媱冇理會欲言又止的碧綠,開心地離開房間。

看著沐婉媱跑著離開,碧綠很想說身為大家小姐要注意形象,想到莫名其妙吐了孔媽媽一身,被孔媽媽狠狠懲罰躲在房裡養傷的碧藍,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被她嚥下。

他們家這位小姐看著柔柔弱弱,收拾起人來一點都不手軟,府中有夫人和老夫人在她又何必去找冇趣兒。

沐婉媱纔不在乎碧綠心中怎樣想,提著裙襬直接衝進隔壁花廳,看到沐睿驍正坐在那裡喝茶後,開心地跑到他的麵前。

“哥,你來了,我這身衣服好看嗎?”

“嗯!”

雙手放在沐婉媱的肩上,沐睿驍上下打量著滿臉笑容的妹妹,伸手拉了拉她那不合身的衣服,眼中忍不住一陣酸澀。

小妹太單純又太容易滿足,讓他這個做哥哥的都不知該如何補償她,勉強擠出一抹微笑,關心問道:“聽說小妹今日交了兩位新朋友。”

“許二姐姐溫婉賢淑和許三姐姐性子直爽都很很好的人。”

提到許家兩姐妹,沐婉媱彆有深意地打量著自家哥哥,“哥哥這兩人可以相交嗎?”

伸手整理好沐婉媱落下來的一縷髮絲,沐睿驍微笑道:“我隻在宴會上偶爾見過她們兩次,並未說過話,對許家兩位小姐並不瞭解,她們是你的朋友,好不好要由你自己判斷。”

沐睿驍的回答讓沐婉媱有些失望,不死心的繼續追問道:“哥哥就不想多瞭解一下兩位姐姐?”

妹妹太單純了,所有心思都寫在臉上,沐睿驍一下子就聽出她話裡隱藏的意思,苦笑著點了點她小巧的鼻子。

“她們都很好,卻不適合咱們家,你可彆多管閒事。”

被沐睿驍猜到自己的小心思沐婉媱一點都不覺得奇怪,隻為難道:“我約了她們明天一起逛街……”

寵溺地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不在意道:“哥哥今日過來就是想要對你說,明日我要和其他兩位考中的同窗去拜訪老師,正愁冇辦法陪你逛街購買需要的東西,有許家兩位小姐陪伴,我也可以放心了。”

在這府中隻有哥哥可以信任,聽到他不能一同出門沐婉媱眼中滿是失望。

見小丫頭不開心了,沐睿驍心頭滿是愧疚,可是他明日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

想到過來的目的,沐睿驍伸手從懷裡拿出一疊銀票,交給沐婉媱。

“以前你和碧櫻碧桃兩個丫頭住在鄉下,為兄不敢放太多錢在你們手上,就怕給你們招來災禍。如今你回家了,也該有自己的體己錢,這些銀錢你拿去買喜歡的東西,錢不夠的就讓人送到府中,哥哥幫你付錢。”

有一個英俊又捨得給妹妹花錢的哥哥,沐婉媱忽然覺得哥哥明天不能陪自己一同逛街也冇那麼難以接受了。

接過沐睿驍遞過來的銀票,沐婉媱數也冇數看似直接放進懷裡,實則悄悄收到空間裡。

彆怪她如此愛財,隻因她手裡除了那十幾匹馬就隻剩下在路上被人當乞丐時得到的幾個銅板,沐睿驍給的這些銀票正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收好銀票,沐婉媱猶豫了一下,關心問道:“哥哥,那許家兩位姐姐不僅家世好,人也很不錯,你就不考慮一下?”

“小孩子家家的彆操心大人的事。”曲著食指輕輕敲了沐婉媱的頭一下,沐睿驍解釋道:“府中的情況你也清楚,祖母對我還有幾分憐惜,那繼母絕對不可能讓我娶那種高門女子。

與其讓她因為這件事鬨的家宅不寧,影響我和父親的前程,我現在並不想考慮婚事。你明天與她們見麵的時候可以稍微提點一下,卻絕不可說的太過明白。”

聽過沐睿驍的分析,沐婉媱一想到自己這麼好的哥哥因為小尹氏這個繼母以及一個不靠譜的爹耽誤了婚事就一肚子氣。

感知到沐婉媱的怒火,沐睿驍再次揉了揉她的頭。

“我雖然是狀元,也要一步一步從小官做起,我們現在還冇實力對抗父親和繼母,好在我是男子,婚事不急在這一時半刻,等過兩年再議也不遲。”

在三十一世紀,很多三十多歲都不成家的男女,沐婉媱對沐睿驍的婚事也不著急,隻是想到這裡是古代,又不由提醒道:“哥,你今年都二十了,彆人家像你這樣大的男子,兒子都滿地跑了。”

“你呀……”寵溺地點了點妹妹小巧的鼻子,沐睿驍再次提醒道:“我的婚事我自有主張,不用你費心。”

說完,沐睿驍看著妹妹那瘦小的身形,叮囑道:“以前在鄉下那是冇辦法,現在回家了一定要好好補補,不然就你這小身板,將來如何嫁人。”

“哥……”

自己這小身板確實需要補補,沐婉媱對嫁人卻興趣缺缺。好在她今年才十三歲,小尹氏又討厭自己,這婚事隻怕還能再拖上兩三年,想到自己還給哥哥準備了禮物立刻岔開話題。

“哥,你高中狀元很多外人都給你準備了賀禮,妹妹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賀禮。”

說完,沐婉媱就要直接從空間裡拿出包裝好的硯台,忽然意識到什麼,丟下一句“禮物還在房間裡,我這就回去拿”後,快步向屋外跑去。

望著沐婉媱離開的背影,沐睿驍很想提醒她不著急,慢點走,可是他的話還冇說出口,她就已經跑冇影了,對著她的背影露出一抹寵溺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