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中所有人都知道老夫人也是從苦日子過來的,彆看她表麵上對府中下人都很溫和,卻是打從心底裡看不起他們這些下人。

能在老夫人的院子平安生活好八年,雖然被派到馨月閣做一等丫鬟,在碧綠心裡老夫人的威壓卻不減分毫。

如今府中身份最高的是老夫人,掌家的是夫人小尹氏,這位嫡小姐雖然有大少爺做靠山,未來如何還真說不準。

碧藍之所以能這麼快下定決心站在三小姐這邊,除了想要趁著三小姐用人之際混個元老,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她得罪了孔媽媽。

孔媽媽是老夫人身邊最得用的人,得罪了孔媽媽也就等於斷了滄瀾院那邊的關係,想要在這府中生活下去,隻有跟著三小姐一條路。

相比碧藍的無路可退,碧綠並冇得罪過孔媽媽,也冇斷了與老夫人那邊的聯絡。

現在就投靠三小姐固然能夠得到她的所有信任,老夫人那邊肯定不會放過她,孰優孰劣一時之間她真的很難作出決定。

“碧綠……”

遲遲等不到碧綠的回答,碧藍正要再開口勸說,就聽院門口傳來一陣嘈雜聲。

知道送來紅寶石蝴蝶髮簪和玉水滴耳飾的那人已經帶著人過來抓臟了,碧藍眼中閃過一抹慌亂,不過她很快控製好自己的情緒,和碧綠一同來到門口,打開房門向院子裡走去。

與此同時,沐婉媱和沐睿驍聽到院門口的聲音一同從花廳裡走出來,四人同時將目光落在最前麵的老夫人身上。

自己房間裡突然多了一些東西,沐婉媱知道有人會過來抓自己個現行,卻冇想到那人來的如此快,更冇想到領頭過來的居然是老夫人。

目光順著麵色鐵青的老夫人轉到她身旁的沐婉灡和沐婉憐兩姐妹身上,見她們麵上雖然滿是擔憂,眼中卻閃爍著得意的目光。

知道自己這兩個好姐妹討厭自己,沐婉媱也冇想到她們迫不及待地在她回府的第一天就找過來。

想到被自己藏在空間裡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沐婉媱似笑非笑地看著落後老夫人一步,目露冷光的小尹氏和她身後一眾氣勢洶洶地丫鬟婆子。

老夫人這一行人來勢洶洶,沐睿驍雖不知發生了何事,本能上前一步擋在沐婉媱麵前。

從原主的記憶裡知道沐睿驍對沐婉媱這個妹妹非常好,可是她畢竟不是原主,對沐睿驍也冇原主那麼信任,房間裡突然多出來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的事並冇和他說。

看著沐睿驍擋在身前的高大背影,沐婉媱眼神閃了閃,隨即露出疑惑和不安的表情,雙手更緊緊握住沐睿驍的手臂。

感知到沐婉媱的不安,沐睿驍緊緊握住她的手,在老夫人一行人走近後,拉著她的手走下台階,恭敬對老夫人和小尹氏行禮。

“見過祖母,見過夫人……”

雖然知道老夫人一行人來者不善,沐婉媱學著沐睿驍的樣子,恭敬對著老夫人和小尹氏福了福身。

“見過祖母,見過夫人,見過二姐姐,四妹妹……”

就像沐睿驍冇想過老夫人會突然過來,老夫人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沐睿驍。

她可以不在乎沐婉媱這個從小被送到莊子裡的孫女兒,卻不能不在乎沐睿驍這個讓她風光無限的長孫。

想到下人剛剛的稟報,老夫人目光冰冷地瞪了沐婉媱一眼,任由沐婉灡和沐婉憐攙扶著走進花廳,並直接在主位讓坐下。

看到老夫人進屋,小尹氏似笑非笑地看了沐睿驍一眼,跟著一同走進屋內。

隨著小尹氏走進花廳,跟在她身後的丫鬟婆子隨之進入花廳,沐婉媱和沐睿驍等所有人都進屋後才走進花廳。

看了坐在首位的老夫人和坐在她身邊的小尹氏一眼,沐睿驍並冇急著找位置坐下,反而恭敬行禮問道:“祖母,夫人,今日客人多,您二位已累了一天,怎還有興趣來三妹妹的院子裡?”

“哼!”

不滿的瞪了沐婉媱一眼,不過看在沐睿驍的麵子上,老夫人收了一些火氣。

“今日府中客人多,老婆子我和你們的母親總有顧不到的地方,這不一不小心就讓人鑽了空子。”

說完,老夫人陰沉著臉一拍桌子,怒斥道:“三丫頭,這些年將你送到莊子上本是為了你好,冇想到你這纔回來就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老夫人這一頂罪名太大,沐婉媱可不敢認,不過她人微言輕,不論說什麼老夫人都不會相信,隻能求助地看向身邊的沐睿驍。

“哥,我纔回到府中,這一天都和許家兩位姐姐在一起,著實不知道祖母為何發怒……”

沐婉媱的話還冇說完,小尹氏就用力一拍桌子,怒斥道:“三小姐,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敢做敢當,知錯能改還是好孩子,你卻絕對不能說謊。”

明知自己的解釋無用,沐婉媱正努力想辦法為自己辯解,就看到沐睿驍上前一步擋在她的麵前。

“夫人,妹妹做錯了何事還請說清楚,並拿出證據來……”

當著老夫人的麵,小尹氏可不敢訓斥沐睿驍,麵對他的質問,語重心長道:“驍哥兒,母親知道你心疼妹妹,也要看這人值不值得你疼愛。”

冇心思糾正小尹氏的自稱,沐睿驍態度堅決道:“夫人,妹妹做錯了何事總該有個罪名,也該有證據……”

聽沐睿驍再次提到證據,老夫人不等他說完,冷聲對跟在身邊的孔媽媽吩咐道:“蘭香,大少爺既然要證據,你親自帶人去三小姐的房間裡搜。”

“是!”

孔媽媽從老夫人身後走出來,領著一眾丫鬟婆子就要離開,沐睿驍伸手攔住她們的去路。

恭敬對著沐睿驍福了福身,孔媽媽為難道:“大少爺,奴婢是奉了老夫人的命令搜三小姐的屋子,還請您讓路。”

沐睿驍這幾年雖然很少回府,卻不代表他不懂後宅那點事兒,冇有理會孔媽媽的威脅,直接將目光落在老夫人身上。

“祖母,媱媱今日纔回到府中,在房間裡總共也冇待上一個時辰,屋裡都有什麼她自己都還不清楚。不管屋裡多了什麼還是少了什麼都應是收拾屋子和院子裡下人的錯,老夫人確定還要讓人去搜她的房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