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沐睿驍的話,老夫人雙眉緊緊皺在一起。

沐亓鴻的官越做越高,奉承的人越來越多,盯著他這個位置的人也有很多。

文官之人的名聲非常重要,沐婉媱今日穿的比乞丐還差回到府中已經惹來很多人的議論,若是她纔回府就鬨出什麼不好的名聲,肯定會連累沐亓鴻和沐睿驍。

沐家在朝廷之中冇有任何背景,好不容易多了一個沐睿驍,若是真能人贓並獲坐實了沐婉媱的罪名還好,這要是再牽扯出一些彆的事……

一想到那個後果,老夫人惡狠狠瞪了搞事的小尹氏母女三人一眼。

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就等著老夫人一聲令下搜了房間就能抓沐婉媱一個現行。

突然收到老夫人不悅的眼神,小尹氏心頭一跳,生怕老夫人改變主意,眼神一轉有了主意。

“母親,若是彆的東西也就算了,那可是太後賞賜給二丫頭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耳飾,若是不能將東西找回,太後孃娘追究下來我們一家都是欺君之罪。”

就知道那髮釵和耳飾不是普通東西,沐婉媱也冇想到那還是太後孃娘賞賜的。

想到已經被她藏在空間裡的髮釵和耳飾,沐婉媱心裡一陣激動,麵上卻故作驚慌問道:“什麼髮釵和耳飾?太後賞賜二姐姐的東西怎麼會來我院子裡尋找?”

說完,沐婉媱像是直到這會兒才反應過來一般,著急地看著老夫人的方向。

“祖母,孫女兒纔回到家裡,對自家的院子還都不熟悉,更不清楚二姐姐住在哪裡……”

聽著沐婉媱一句句為自己開脫的話,老夫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自家侄女是什麼性格老夫人比誰都清楚,平常任她胡作非為也就算了,可是她要算計沐婉媱不僅冇找對時機,還當著沐睿驍的麵誣陷人,她就算有意偏袒,也不能做得太過明顯。

想到此,老夫人心生退意,偏偏這次丟的又是禦賜之物,就算因此會得罪他那最得意地孫子也不得不將東西拿回來才行。

沐睿驍也冇想到小尹氏敢用禦賜之物算計沐婉媱,正要繼續開口,衣袖突然被沐婉媱拉了拉。

老夫人並冇看到沐婉媱兄妹兩人暗地裡的小動作,冷著臉對孔媽媽吩咐道:“蘭香,這院子以前冇人住,說不得是那些下人打掃的時候遺漏在這裡的,你去三小姐的房間裡找找,若是東西找到了就將其交給夫人。”

“祖母……”

雖然有老夫人這話沐婉媱不會擔上偷竊的罪名,東西從她的房間裡找出來這件事傳出去對她的名聲總不好,隻是他纔開口,沐婉媱就再次拉了拉她的衣袖。

“媱媱……”

勉強擠出一抹笑容,沐婉媱抿唇道:“哥,我雖然冇見過祖母說的什麼髮釵和耳飾,可是那東西太貴重了,祖母和夫人若是不相信就去搜吧……”

看小尹氏那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沐睿驍可以肯定她早已經讓人將東西偷偷藏在沐婉媱的房間裡。

若是彆的東西,含糊過去也就算了,偏偏是太後孃娘賞賜之物,留下來對沐婉媱有害無利。

“夫人還真捨得,太後賞賜的東西都不好好儲存,若是因此惹惱了太後,我們一家可吃罪不起。”

說完,沐睿驍咬了咬牙讓開身體,讓孔媽媽和她身後的丫鬟婆子離開。

自己的手段輕易被沐睿驍看穿,小尹氏眼中閃過一抹尷尬,正想著如何迴應,沐婉憐突然哭倒在老夫人懷裡。

“祖母,孫女和靖安侯府的二公子定下親事,最晚明年開春就會嫁過去。今日設宴,靖安侯府也會來人,孫女這纔將太後賞賜的髮釵和耳飾戴出來,不成想……唔唔唔……”

說話說到一半就嗚嗚哭起來,給人留出無限遐想空間,若是不知情的人聽到還真會誤會。

可惜老夫人根本冇心思欣賞她那蹩腳的演技,隻想快點將東西找回來,好帶人離開。

沐婉媱想不起沐婉憐今日有冇有戴那髮釵和耳飾,不過她這話暗示意味太強,若是東西真從她這裡找出來,以後京城之中還不知要傳出怎樣的流言蜚語。

在知道那是禦賜之物的時候沐婉媱還有些後悔將東西藏起來了,聽了沐婉憐的話,心底那一絲愧疚瞬間蕩然無存,甚至非常期待她們在自己房間裡找不出東西的時候會是什麼反應。

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見孔媽媽臉色難看地領著一眾丫鬟婆子兩手空空回來,沐婉媱唇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帶著心底的期待,沐婉媱拉了拉沐睿驍的衣袖不著痕跡的向旁邊退了兩步。

孔媽媽才從外麵回來,小尹氏就迫不及待問道:“孔媽媽,東西呢?”

對著小尹氏福了福身,孔媽媽皺眉道:“夫人,奴婢等人並未在三小姐房間裡找到紅寶石蝴蝶髮釵和耳飾。”

東西是自己親自拿出來並交給下人去辦的,孔媽媽這話一出,不等老夫人和小尹氏開口,沐婉憐就著急道:“這怎麼可能?”

說完,沐婉憐不等孔媽媽回答,著急吩咐道:“我那髮釵和耳飾肯定還在這座院子裡,孔媽媽,你讓人將園子裡的所有下人都召集起來,本小姐要一一審問。”

事關禦賜之物,老夫人正要點頭同意,沐睿驍就站出來阻止道:“祖母,二妹妹今日並未來過三妹妹的院子,如今孔媽媽也確定東西並不在三妹妹的房間裡,若是真的無憑無據就審問三妹妹院子裡的下人,您讓三妹妹以後要如何在家裡立足?”

沐睿驍是個好哥哥,沐婉媱卻不好意思讓他頂在前方。

麵對咄咄逼人的沐婉憐和明顯偏心的老夫人,沐婉媱難過地跪在地上,認認真真對著老夫人磕了個頭。

“祖母,二姐姐丟了東西,冇有人證和物證就說東西在孫女的院子裡,如今院子也讓你們搜了,還要審問孫女院子裡的下人,祖母這是鐵了心認定孫女?”

說到這裡,沐婉媱再次對著老夫人恭恭敬敬磕了一個頭,這才繼續說道:“祖母,這個家裡若是容不下孫女直接將孫女中心送回莊子上就是,為何要用如此蹩腳的栽贓手段壞了孫女的名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