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沐婉媱跪在老夫人麵前哭的如此可憐,沐睿驍眼中閃過一抹憤怒,不過他很快冷靜下來。

“祖母,弄丟禦賜之物確實罪大惡極,家裡出現賊人更會壞了父親和孫兒名聲。”

說到這裡,沐睿驍看了一眼坐在首位皺眉怒視著他的老夫人,唇角微揚,繼續說道:“祖母,妹妹今日纔回到家中,院子裡的二等三等下人都是夫人安排的,兩個大丫鬟是老夫人親自賞賜,審問的結果不管如何,這偷竊的罪名最後落在誰的頭上還真不好說。”

老夫人確實不喜歡沐婉媱,甚至因為劉媽媽的事恨不得直接將她趕出去,沐睿驍的話也冇錯。

這一切明顯是小尹氏母女想要栽贓陷害沐婉媱,而她們不會親自動手,肯定讓人收買了馨月閣裡的下人。

馨月閣裡那些下人沐婉媱都還認不全,根本不可能進得了她的房間,而能進得了她屋子的隻有自己院裡送過來的碧綠和碧藍。

一想到審問的最後結果會連累自己,什麼侄女孫女也就冇那麼重要了。

“一群冇用的東西,連禦賜之物都敢弄丟,讓人將府中所有院子都搜一遍,天黑之前若是還不能將東西找回來,你們明天就進宮去負荊請罪。”

老夫人的最後決定完全超出小尹氏母女的認知,一想到無法將禦賜之物找回來的後果,母女三人再冇了一開始的洋洋得意,齊齊跪在老夫人麵前。

“母親……”

“祖母……”

“哼!”一想到自己差點被眼前三人連累了名聲,老夫人就怒火中燒,看也不看三人的苦苦哀求,叫過孔媽媽,任由她扶著向門外行去。

望著老夫人離開的背影,小尹氏母女三人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她們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才讓人偷偷藏到沐婉媱首飾盒裡東西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想到紅寶石蝴蝶髮釵和水滴耳飾丟失的後果,小尹氏顧不得難過,從地上爬起來,怒視著沐婉媱的方向。

“好,你很好,以前真是小看了你。”

老夫人都已經離開了,沐婉媱扶著沐睿驍的手站起來,故作無知道:“夫人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少揣著明白裝糊塗,我是什麼意思你心裡一清二楚,你最好現在就將東西拿出來,否則……”

擋在小尹氏和沐婉媱中間,沐睿驍冷聲問道:“否則夫人又將如何?”

老夫人是長輩,沐睿驍心中再不甘也不能忤逆她,麵對小尹氏這個妾室上位的繼夫人,他就冇那麼恭敬了。

“夫人,今日之事如何大家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您若是真不明白老夫人不再追查的原因,將這院子裡所有下人全都帶去審問就是。”

說完,沐睿驍不再理會臉色難看的小尹氏和怒視著他們的沐婉憐和沐婉灡兩姐妹,拉著沐婉媱的手就向花廳外行去。

“沐睿驍,你無視長輩,我要去告你……”

聽到小尹氏的威脅,沐睿驍拉著沐婉媱停下腳步,冷笑道:“夫人,您與其在這裡與我們兄妹爭論,還是想想要去哪裡將太後孃娘賞賜給二妹妹的物品找回或者想想明日如何去太後那裡負荊請罪吧……”

說完,沐睿驍不再理會臉色難看的小尹氏,頭也不回的拉著沐婉媱離開了。

來到院子裡,沐睿驍才放開沐婉媱的手,心疼道:“讓你受委屈了,都是哥哥冇能保護好你。”

看到小尹氏母女吃癟,沐婉媱心裡高興著呢,哪裡會在乎這點委屈。

“謝謝哥保護我,我冇事的。”說完,沐婉媱回頭看著還在花廳裡怒視著自己這邊的小尹氏母女三人,關心問道:“哥,將他們留下來真的冇事嗎?”

“冇事!”沐睿驍不在意的笑了笑,“那母女三人敢在你回來的第一天就來你院子裡鬨事,依靠的就是祖母對她們的好,現在祖母都被她們氣走了,哪裡還敢鬨事。”

說完,沐睿驍想到不見了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水滴耳飾,關心問道:“你真冇見過那兩樣東西?”

說起白得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水滴耳飾,沐婉媱得意道:“見到了,不過被我藏在一個她們永遠找不到的地方。”

“你呀……”

冇想到小丫頭還有這一手,沐睿驍寵溺地點了她的額頭一下。

“你有如此手段哥哥也就放心了,不過我們這次徹底得罪了她們母女,你以後在這後院生活一定要小心。”

沐睿驍身為男子,很快又要去衙門裡當官,一天到晚能在家裡的時間都不多,更不用說來後院的時間。

知道他是不放心自己,沐婉媱也不想讓他為自己擔心,故作輕鬆道:“冇有今日之事她們也不會放過我,而我既然敢回來,自然有自保的手段。”

在這之前沐睿驍還真不放心讓沐婉媱一個人待在後院,可是小尹氏母女剛剛得罪了老夫人,再加上她也比自己預計的有頭腦,他也隻能期盼她能照顧好自己。

“好好保護自己,有事就讓人去找我。”

說完,想到沐婉媱才從外麵回來,這裡還缺很多東西,從懷裡拿出一塊玉佩交給她。

“母親去世的時候將所有嫁妝都交給我打理,你有需要就拿著這塊玉佩去找京城玉錦閣的掌櫃,將玉佩給他看過後,他會聽你的安排。”

手裡有錢卻冇人,沐婉媱冇虛假的拒絕,反而痛快接過玉佩,並接著衣袖的遮擋,直接放進空間裡。

“謝謝哥,我纔回到京城,實在缺人又缺錢,就不和哥哥客氣了。”

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寵溺道:“母親的嫁妝本就有有你一份,以前你年紀小,我不敢將你一個人留在府中,更不敢讓你手裡有太多銀錢。現在你回來了,也是時候將母親的東西分你一些。”

看著沐睿驍關心的目光,沐婉媱冇來由地升起一陣哀傷。

她知道這是原主就在體內的情緒,不由自主環住沐睿驍的腰。

“哥哥,我給你的荷包一定要好好儲存,以後再也冇有一模一樣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