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聽出沐婉媱話語中隱含的哀傷情緒,沐睿驍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

“好,哥哥給它找個盒子裝起來。”

沐睿驍這本是一句玩笑話,不想沐婉媱卻一臉認同的用力點了點頭。

“哥,那真的是唯一的一個,你再怎麼仔細也不為過。”

“好!”

妹妹說的太認真了,沐睿驍從懷裡拿出剛剛收到的荷包,上下打量著。

平心而論,這荷包上的花紋很一般,唯一可取之處就是繡工不錯,沐婉媱不說他還打算一直佩戴著出門,她既然不想讓自己佩戴,好好收起來就是。

知道沐睿驍猜不透自己這麼做的原因,她又不能說出自己並不是原主的事,隻能撒嬌道:“哥,你答應我的一定要做到。”

“知道了。”寵溺地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仔細將荷包收進懷裡。

“等我回去後就找個盒子將它仔細裝起來,這樣可以了吧?”

“好!”

說完,沐婉媱未免沐睿驍以後知道真相後悔,又叮囑道:“這個荷包真的很重要,哥一定要放在你觸手可及的地方。”

“你的要求還真多。”再次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叮囑道:“你好好照顧自己,記得將東西藏好了。”

“我知道。”

回頭看了一眼還待在花廳裡的小尹氏母女三人,沐婉媱得意道:“被我藏起來的東西她們就是將整個尚書府都翻過來也找不到。”

“她畢竟是府中的夫人,你自己也要小心點兒。”

“嗯!”沐婉媱認真點了點頭。

看到沐婉媱點頭,沐睿驍揉了揉她的頭就離開了。

目送沐睿驍離開,沐婉媱正要回房間休息,一直跟在小尹氏身邊的婆子就不悅地走過來攔住她的去路。

“三小姐,夫人有話要問您。”

“嗯!”

小尹氏母女三人一直留在花廳裡冇有離開,沐婉媱就知道她還想從自己這裡找到紅寶石蝴蝶髮釵和水滴玉耳飾。

沐婉媱雖然窮,卻也不貪圖那兩樣東西。

小尹氏和沐婉灡姐妹好好說,她說不定還會還給她們,就看她那強勢的態度,她也不會將東西拿出來。

冷笑一聲,沐婉媱跟著那婆子來到小尹氏麵前,隨意對她福了福身算是行過禮。

“夫人讓人找我過來,可還有事要吩咐?”

小尹氏所有心思都放在找回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上,對於沐婉媱隨意的態度隻皺了皺眉。

“三丫頭,那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是太後賞賜,若是丟失我們母女去宮中請罪是小,還會連累你父親和哥哥的官職。

想來你也不想看到你父親和哥哥受到我們連累,你將東西交出來,以後咱們一家人好好相處如何?”

“夫人,我真冇見過你口中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你若不相信,就將我院子裡的所有下人全都抓起來嚴加審問好了。”

老夫人明顯不同意審問這些下人,小尹氏哪裡敢自作主張,聽到沐婉媱的話,心中氣極,用力一拍桌子,正要發怒,忽然想到什麼再次放軟語氣。

“三丫頭,你哥哥寒窗苦讀十幾載好不容易有瞭如今的成就,你真忍心看著他十幾年的努力付諸東流?”

“夫人,自從回到府中,我就隻去了老夫人那裡兩次,後來一直和許家兩位姐姐在一起。

等送走客人回到院子裡,我的頭還冇碰到枕頭哥哥就過來了,之後我們兄妹一直待在花廳說話,著實冇有見過您口中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

聽沐婉媱將這一天在府中所有行中說的一清二楚,再想到當他們過來的時候她和沐睿驍確實一直待在花廳之中,對她的話相信了幾分。

眼見小尹氏漸漸信了沐婉媱的話,沐婉憐卻不相信那些下人敢貪了她的東西,通紅著雙眼對著沐婉媱福了福身。

“三妹妹,那裡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雖然是姐姐和靖安侯府二公子定親時太後賞賜的,卻不是誰擁有了那兩樣東西就能嫁去靖安侯府,還請妹妹將東西還給姐姐。”

自己這個二姐姐還真不是簡單人物,開口和她要東西不算,還要給他扣一個想要搶姐姐婚事的罪名。

低頭掩藏起眼底的不悅,沐婉媱在小尹氏母女三人期盼的目光中,臉上滿是疑惑之色。

“二姐姐,父親從吏部侍郎升為吏部尚書這件事還是妹妹回城後聽人說的,什麼婚事更是從冇聽說。”

說完沐婉媱走到花廳門口,對手在門外的碧綠和碧藍吩咐道:“你們兩個將院子裡所有下人都找過來,看是不是她們偷拿了二姐姐的東西。”

“是!”

碧綠恭敬應下就要離開,碧藍卻並冇離開,而是為難的看向一旁的小尹氏。

“夫人,這樣做說不定會惹惱老夫人……”

小尹氏可不知道碧藍是因為心虛纔有此一問,看著她紅腫的臉頰和四雙唇,隻以為她是受了沐婉媱的懲罰,這才懷恨在心,鐵了心要站在自己這邊纔會好心提醒自己。

想到老夫人離開時難看的臉色,小尹氏對著碧綠的背影吩咐道:“碧綠,你去將院裡的王婆子找過來,本夫人有話要問她。”

“是!”

還冇想好是站在三小姐這邊還是繼續跟著老夫人,碧綠聽到小尹氏的話,恭敬福了福身,就去找人。

老夫人離開的時候雖然生氣,卻冇說她不可以審問院子裡的下人,而她隻找一個王婆子,應該不會讓老夫人生氣吧?

帶著這樣的心思,小尹氏雙眼期待地看著門口的方向,期盼著碧綠能快點回來。

“啊……死人了……”

碧綠一聲驚呼從馨月閣的下人房的方向傳來,讓沐婉媱和小尹氏母女都嚇了一跳。

在山穀裡看多了死人,沐婉媱很快鎮定下來,將目光落在瞬間臉色慘白的小尹氏母女三人身上。

麵對沐婉媱看過來的目光,小尹氏努力壓下心底地恐懼,對跟在他身邊的一位媽媽吩咐道:“阿菊,你帶人去看看發生了何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