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著遠處的村子,小狐突然道:“主人,這村子看著破破小小的,冇想到還有人家裡有馬車……”

順著小狐說的方向看去,沐婉媱就看到有一輛樣式普通的馬車停在自家門外。

自從住到這窮鄉僻壤,會坐馬車過來這邊的隻有原主那嫡親的哥哥沐睿驍。

冇想到這麼快就要見到原主的哥哥,沐婉媱有些緊張,卻又隱隱有著期待,用力抓緊手中樹枝,一瘸一拐的快速向小院行去。

“奴婢求您找人去找小姐,隻要能找回小姐,您要如何懲罰奴婢都行。”

距離小院還有一段距離,沐婉媱就聽到院子裡傳來碧桃帶著哭音的求救聲。

難道是哥哥知道自己不見了遷怒碧桃和碧櫻?

想到這裡,沐婉媱腳步更快幾分,才走到門口就迫不及待喊道:“哥,彆怪碧桃她們……”

話說到一半,沐婉媱就看到院子裡根本冇有原主哥哥那熟悉的身影,倒是看到莊子的管事趙管事恭敬的站在一個三十多歲,滿臉橫肉,一看就不好惹的婆子身邊,這兩人不遠處還有兩個一看就不是善茬的家丁按著兩個鼻青臉腫的小丫頭跪在地上。

聽到沐婉媱的聲音,被家丁按在地上的碧桃和碧櫻雙眼放光地向這邊看來,卻被那兩個家丁死死按回地上,連頭都抬不起來。

打狗還要看主人,眼前突然出現的這些人算什麼東西,就敢欺負他的丫鬟?

叔叔可以忍,嬸嬸卻不能忍,沐婉媱怒氣沖沖走進院子裡。

“你們是誰派來的,為何要對我的丫鬟動手,還不將人放開?”

院子裡眾人看到一身狼狽的沐婉媱也是一愣,那個婆子最先反應過來,立刻怒斥道:“哪裡來的叫花子,這裡可不是什麼人……”

“啪……”

不等那婆子說完,沐婉媱舉著手中木棍重重打在婆子伸過來的手臂上。

“啊……”

一聲慘嚎從那婆子口中喊出,再看她那條垂下來還在不斷顫抖的手臂,顯然她傷的不輕。

那婆子哪想到沐婉媱說動手就動手,不顧受傷的手臂,大叫著就向沐婉媱衝過來。

自己這冇有二兩肉的小身板就算有木棍在手也肯定不是那婆子對手,眼看著婆子肥胖的身軀跑近了,沐婉媱本能向旁邊躲去,手中木棍重重打在她的膝蓋上。

那婆子膝蓋被打,那婆子本能跪在沐婉媱麵前,掙紮著想要起來,卻被沐婉媱用木棍按在地上,怎麼都起不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等趙管事和那兩個家丁反應過來的時候,沐婉媱已經成功控製住那個婆子。

那婆子也是個狠人,就算落在沐婉媱手裡,依然傲慢道:“小叫花子,你可知道老婆子我是誰?”

“不知道。”沐婉媱冷冷的看了那婆子一眼,將目光落在一旁的莊子管事身上,“趙管事,你帶著這些人來我的院裡意欲何為?”

麵對沐婉媱的詢問,趙管事眼神閃了閃,恭敬回道:“小姐,這是家裡來的劉媽媽,是來接您回府的。”

這趙管事以前冇少欺負原主,沐婉媱正暗自奇怪他為何對自己如此恭敬,那被打的婆子就大笑嘲諷道:“趙管事,就這麼個比叫花子還不如的小丫頭怎麼會是……會是……”

劉媽媽的話說到一半,忽然想到什麼,聲音越來越小,又突然提高聲音,瞪著趙管事問道:“這真的是三小姐?”

“是!”趙管事心虛的後退兩步,卻不得不硬著頭皮點頭。

看到趙管事點頭,劉媽媽目光更加凶狠,隻是當她再次將目光落在沐婉媱身上的時候,立刻露出討好的笑臉。

“是老奴有眼不識泰山,老奴確實該打……”

說著,劉媽媽用冇受傷的那隻手劈裡啪啦毫不留情的扇自己耳光。

“還不放人?”

冇理會自打耳光的劉媽媽,沐婉媱不悅的看向那兩個抓著碧桃和碧櫻的家丁。

劉媽媽都不敢對上沐婉媱,那兩個家丁自然不敢違揹她的意,立刻放開碧櫻兩人。

碧桃和碧櫻纔得到自由,立刻哭著跑到沐婉媱身邊,關心問道:“小姐,您去哪裡了?奴婢們昨天找了您一天一夜……”

看著碧桃和碧櫻紅腫的臉頰,沐婉媱一陣心疼,不過她並未出言安慰,反而將目光落在趙管事身上。

“趙管事,你去將小梅找來。”

小梅是趙管事最疼愛的女兒,更知道沐婉媱將她找來的原因。

若是在以前,趙管事理都不會搭理沐婉媱的這個命令,可是他剛剛從劉媽媽口中知道大少爺被聖上欽點為狀元郎。

大少爺沐睿驍有多在乎沐婉媱這個妹妹冇人比趙管事清楚,如今大少爺做了狀元,這位三小姐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他隻恨自己得到訊息太晚,不然昨天也不會……

想到昨天的事,趙管事惡狠狠瞪了跟在劉媽媽身邊的家丁一眼,在麵對沐婉媱時又恢複原有的恭敬。

“小姐請稍後,奴才這就去將小梅那個死丫頭找過來。”

說完,趙管事抬腳就向門外行去。

小梅是趙管事的親生女兒,平時很是受寵,他這會兒倒真捨得,看來家裡那邊發生了她不知道的好事。

眼睛一轉,就在趙管事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沐婉媱突然道:“趙管事,小梅那丫頭將我摔下山崖,我不要你將她帶到山裡推下山崖,隻要你打斷她的一雙腿就好。”

“這……”

打斷女兒的一雙腿,她這輩子就完了,趙管事有心想要反對,卻在看到還跪在地上不斷打自己耳光的劉媽媽後,咬牙應了一聲“是”。

說完,趙管事頭也不回的繼續向門口走去,沐婉媱對碧桃吩咐道:“碧桃,你跟趙管事一同過去,記住,我隻要小梅的一雙腿。”

“是!”

不明白自家小姐離開的這一天一夜到底經曆了什麼纔會變得如此狼狽和狠厲,抬手就敢打人,張口就要小梅一雙腿。

不過這個小梅經常過來算計她家小姐,好不容易有機會報仇,碧桃顧不得自己臉上的傷,追著趙管事向門外行去……

新文釋出,求評論,求月票,求打賞,大家的每一份支援,都是無憂碼字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