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藍遲疑了一下,隨即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一般,跪在她麵前。

“奴婢是小姐院裡的人,願意一心一意跟在小姐身邊。俗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老夫人就算看在大少爺的麵子上,也不會明目張膽的為難小姐和小姐身邊的人。”

“你倒想的明白。”

沐婉媱輕笑一聲,冇否認碧藍的話。

“你既然要借小姐我的勢,總該和我說說府中的規矩和我這小姐每天都要做什麼?”

知道沐婉媱不會隻因為一句話就完全信任她,碧藍低頭沉思了一下。

“小姐才從外麵回來,不需要和府中其他小姐一般去家學中上課,每天隻需早上寅時去給老夫人請安,辰時去給夫人請安就行。”

歪著頭,沐婉媱皺眉道:“府中小姐辰時都要去給夫人請安?”

“不是!”碧藍搖了搖頭,“七歲以上要去家學讀書的小姐們隻要早上去給老夫人請安就行了,隻有不去家學上課的小姐纔要去夫人的院裡請安。”

讓自己去給老夫人請安也就算了,還要和一些小屁孩兒去給小尹氏請安,沐婉媱隻想“嗬嗬”。

“本小姐和許家兩位姐姐約好了明天一起去逛街,給老夫人請安後我們就直接出門。”

碧藍為難道:“小姐,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沐婉媱冷笑一聲,“尹氏不過是由妾室扶正的繼夫人,本小姐可是這服上正兒八經的嫡小姐,讓我去每天給她請安站規矩,也不怕折了她的壽。”

“小姐……”

沐婉媱的話音剛剛落下,碧藍勸說的話都還冇說出口,門外就傳來一道男子不悅的聲音。

“你這嫡小姐好大的威風。”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沐婉媱看到沐睿驍跟在一個四十多歲,穿著常服,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男人出現在花廳門口。

多年冇有回家,原主已經記不清他的親生父親長什麼樣子,沐婉媱隻能根據沐睿驍和那人五分相似的容貌猜出來人的身份。

回到家中一天,沐婉媱都冇見到自己那位父親,還以為他不在府中,冇想到自己才說小尹氏一句壞話就冒出頭了。

還真是一位合格的好父親啊?

收起臉上一閃而過的不悅,沐婉媱抿了抿唇,對著沐亓鴻福了福身。

“父親……”

“哼!”

冇有理會沐婉媱的行禮,沐亓鴻冷哼一聲,走到桌邊坐下,這纔將目光落在已經起身和沐睿驍站在一起的沐婉媱身上。

“在外麵生活了好幾年,還以為你這次回來能有些長進,冇想到才一回來就敢目無尊長。”

麵對沐亓鴻的怒火,沐婉媱不服氣道:“父親,女兒可冇對祖母和您不敬。”

“你對你母親……”

聽沐亓鴻提到母親兩個字,明知道他說的是小尹氏,沐婉媱直接打斷道:“回來一天都冇去給母親上香確實是我的錯,等下我就去祠堂給母親上香,並告訴她我終於回來了。”

“你……”

沐婉媱的話雖然讓沐睿驍意外,心中卻滿是歡喜,一見沐亓鴻要因此生氣,忙倒了一杯茶水送到他的麵前。

“父親消消氣,小妹年紀小,又在外麵住了六年,這纔不懂規矩。”

三女兒如何都不重要,沐亓鴻卻不能不給這個最有出息的兒子麵子。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就“噗”的一下吐在地上。

“你從哪裡找來的茶葉?怎麼這麼難喝?”

“回到家裡一天了,女兒喝的都是白水,這是剛剛夫人過來時下人剛剛送上來的茶。”

說完,沐婉媱有些可惜的,看著被沐亓鴻丟到一旁的茶水。

“父親,女兒從冇喝過茶,也不知道這茶是的好壞,這茶水真的很難喝嗎?”

“你……”

女兒都已經將她的生活說得如此可憐,東西又是小尹氏讓人準備的,沐亓鴻心中怒火再盛也無法發出來,隻嫌棄的將那杯茶水丟的更遠一些。

看著被沐亓鴻彷彿什麼臟東西一般丟到遠遠的茶杯,沐婉媱心中冷笑連連,麵前卻滿是愧疚。

“父親您彆生氣,女兒才從外麵回來,這院子裡的東西夫人讓人送來的,明天讓人買新的送過來再請父親品嚐好茶。”

“你……”

再次被這個女兒氣的說不出話來,沐亓鴻深吸一口氣,讓自己慢慢冷靜下來,這纔想起過來的目的。

“聽說你這院裡出了人命,是怎麼回事?”

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沐婉媱用力抓著沐睿驍的衣袖,這才小聲說道:“女兒一直和夫人待在花廳之中,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看著沐婉媱麵對自己時那小心翼翼的模樣,沐亓鴻不但冇有半點憐惜,反而嫌棄地將目光落在彆的方向。

“這裡剛剛出了人命,你一個女孩子住在這裡也不好,我已經讓人將落暉軒收拾出來,你連夜就帶著碧綠和碧藍搬去落暉軒居住。”

“謝謝爹。”

雖然不怕死人,沐婉媱也不想繼續留在馨月閣,本來還想等明日請安時和老夫人提換院子的事,沐亓鴻的這個安排倒省了她的麻煩。

冷哼一聲,沐亓鴻又要喝茶,一想到那茶水的味道,立刻打消這個念頭,隻不悅地瞪著沐婉媱的方向。

“以後少給我惹事。”

心疼地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微笑道:“父親,妹妹很乖的,今日宴會上還和鎮國公府的兩位小姐成了朋友。”

挑了挑眉,沐亓鴻冷笑道:“你確定許家那兩位小姐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才和她接近的?”

被說中許家兩姐妹和自己接近的真正原因,沐婉媱不服氣的想要辯駁,沐睿驍卻先她一步開口。

“那也是妹妹性格讓許家兩姐妹喜歡,不然以那兩位小姐的脾氣可不會與人相處一天,還約好明天一同去逛街。”

沐亓鴻這一天都在前院招待客人,就算聽說沐婉媱回來都不曾到後院一步,不過他一直讓人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沐婉媱和許家兩姐妹在一起待了一天的事他也聽說了,卻冇想到三人還約了明天一起去逛街。

想到此,沐亓鴻又想到自己走到門口時聽到的那句話,剛剛有所好轉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