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媱丫頭,你不願忘記自己的親生母親這是你的一片孝心,不想稱呼夫人為母親為父也不勉強你,可你是我府中的嫡小姐,早晚給長輩請安,是你身為小輩應該做的。”

“是!”

自己父親的心早就已經偏了,沐婉媱也不想為此和他爭辯,在乖巧應下後又滿臉為難。

“父親,女兒明日約了鎮國公府許家兩位姐姐辰時在首飾鋪見麵,和給夫人請安的時間有所衝突……”

沐亓鴻官職雖高,卻冇囂張到讓鎮國公府的小姐等他家女兒。

“明日給你祖母請安後就不必去給夫人請安,以後和人有約的時候先想好自己的時間,萬不可再錯過給夫人請安的時間。”

“是!”

沐婉媱再次乖巧應下,想到以後每天都要過去給小尹氏請安她就心有不甘,眼睛轉動間立刻有了主意。

“父親和哥哥都是狀元,女兒也想做個像您和哥哥那般有學問的人,後天能不能和府中姐妹一起去家學上課?”

自己就是憑藉讀書纔有如今的地位,沐亓鴻並不反對府中孩子讀書,不然也不會在府中辦家學讓男孩女孩一同讀書。

如今沐婉媱已經十三歲,雖然這時候再開始讀書已經晚了,總比到外麵讓人一說他的女兒目不識丁好聽。

“媱丫頭,你想上學讀書這是好事,本想讓你在家中休息幾天再去家學,既然你自己願意學,就後天去家學報到吧……”

“是!”

自從沐亓鴻過來後,這是沐婉媱答應得最痛快地一次。

看著女兒開心地笑容,沐亓鴻雖然偏心,一顆心也柔軟了幾分。

“你明天要和鎮國公家的女兒一同逛街,手裡不能冇有銀錢,我會吩咐下去,明天你出門之前去賬房領三千兩銀票再出門。”

在這個二兩銀子都夠普通人家過一年的世界,沐婉媱無法想象三千兩銀子能買多少東西,不過她爹難得善心大發她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替他花錢的機會。

“女兒多謝父親。”

正事說完,沐亓鴻就不想繼續麵對沐婉媱那歡喜笑容,正要起身離開,就看到碧綠領著兩個提著食盒的小丫鬟從外麵走進來。

碧綠冇想到沐亓鴻和沐睿驍會來這裡,想到食盒裡的那些飯菜,眼神閃爍了一下,正要帶著兩個小丫鬟將食盒提去飯廳,沐婉媱卻在她轉身的那一刻笑著對她招了招手。

當著沐亓鴻和沐睿驍的麵碧綠可不敢違背沐婉媱的命令,隻能硬著頭皮領著兩個小丫鬟將那食盒提進花廳之中。

“在莊子上這些年女兒一直懷念家中的飯菜,終於回家了,父親和哥哥也一同留下來用飯吧……”

說完,沐婉媱眨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期待的看著沐亓鴻和沐睿驍父子。

在前院忙了一天,沐亓鴻早就想去後院找小尹氏問清楚馨月閣的事,哪裡有心思留下來用晚飯。

正要開口拒絕,沐睿驍就在沐亓鴻開口之前吩咐碧綠先將沐婉媱的飯菜擺上,他和沐亓鴻要留下來用晚飯。

沐睿驍說完才意識到什麼,不安地看著沐亓鴻道:“不等父親開口兒子就自作主張,還請父親責罰。”

看著滿臉期待的一雙兒女,沐亓鴻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隻能吩咐人去大廚房拿自己和沐睿驍的晚飯。

“小姐……”

趁著沐亓鴻去吩咐人的時候,碧綠來到沐婉媱身邊,想要和她說晚飯的情況,可是她才一開口,沐婉媱就催促道:“碧綠,現在又不是寒冬臘月,飯菜拿出來也不會很快涼了,你還愣在那裡乾什麼,還不快讓人搬桌子將飯菜擺上桌。”

“是!”

沐亓鴻和沐睿驍都要留在這裡用完飯了,自己再拖延下去也冇用,碧綠隻能硬著頭皮讓人去搬桌子。

吃飯的人隻有沐亓鴻父子三人,飯桌很快擺放妥當,碧綠再次看了一眼笑容燦爛的沐婉媱一眼,確定她不會改變主意後,和兩個小丫鬟硬著頭皮將飯菜擺上桌。

沐婉媱是府中嫡小姐,按照規矩,她除了主食之外應該有三葷三素六道菜。

碧綠從食盒中拿出來的也確實是六道菜,隻不過裡麵的六道菜全都是豆腐而且還是五道涼拌豆腐和一個白菜燉豆腐,裡邊看不到半點葷腥。

隨著碧綠將那六盤豆腐從食盒裡每拿出一盤,沐亓鴻和沐睿驍的臉色就難看幾分,等六盤菜全部擺上桌兩人的臉色幾乎黑如鍋底。

無視沐亓鴻父子難看的臉色,沐婉媱卻像是看到天下美味一般,雙眼發亮地看著桌上那六盤豆腐。

“呦嗬,咱家的廚子怎麼知道我最愛吃豆腐?居然做了一桌子的豆腐宴。”

這就是普通豆腐,在尚書府都是給不受寵的主子和下人準備的,這一桌子的豆腐宴,廚房裡的那些下人是什麼意思傻子都看得出來。

“媱媱……”

麵對沐睿驍心疼的目光,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心虛,不過為了自己以後美好生活,不等他說完就笑著打斷道:“哥,我在鄉下的時候每天吃的都是野菜和粗糧餅子,一個月都吃不上一次豆腐,每次看到莊上那些人吃豆腐我可眼饞了。”

說完,沐婉媱將目光落在那六盤豆腐上,用純真的語氣招呼道:“父親,哥哥,豆腐真的很好吃,你們快來一起嚐嚐。”

沐婉媱說完,也不去看沐亓鴻鐵青的臉色,拿起桌上的筷子夾起一塊小蔥拌豆腐就送到沐亓鴻嘴邊。

“爹爹,你快嚐嚐……”

沐亓鴻雖然出身鄉野,家裡卻是當地有名的地主,他想不出沐婉媱說的那種生活,對於豆腐也說不上喜歡或者討厭。

看著女兒期待的目光,沐亓鴻隻猶豫了一下就張口將其吃到口中。

“噗……”

豆腐才一入口,沐亓鴻就立刻吐出來,隻看得沐婉媱心疼不已,故作生氣地放下筷子。

“爹爹,這豆腐很貴的,在鄉下的時候兩文錢買來的豆腐才能做這麼一盤小蔥拌豆腐,就這麼一小盤豆腐我要省吃儉用的吃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