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亓鴻以前最愛小尹氏為他吃醋的小模樣,可惜他今日實在冇耐心,不耐煩地甩開小尹氏拉住他衣袖的手。

“你也知道這都三更半夜了,其他人那裡都已經睡了,我隻能去書房。”

聽沐亓鴻要去書房,小尹氏明顯鬆了口氣,卻依然不放心地問道:“表哥,書房距離這裡還有段距離,你走去那裡再休息太累了,不如……”

“休息……”

知道小尹氏誤會了,沐亓鴻歎了口氣解釋道:“丟失太後賞賜之物事關重大,不僅你們母女要去宮中給太後負荊請罪,我也要在上朝之前寫好請罪的摺子。

眼看再有不到一個時辰就要去上朝,我能在上朝之前將奏摺寫好就不錯了,哪裡還有時間休息……”

沐亓鴻的話讓小尹氏升起一絲愧疚,不敢再阻止他離開。

“都是我的錯,連累表哥跟著一起受委屈。”

拍了拍小尹氏的手,沐亓鴻叮囑道:“下次萬不可再如此衝動。”

隻這一次就將小尹氏嚇破膽了,哪裡還敢再隨便動手,乖巧應下後目送沐亓鴻離開。

忙活了半宿都冇將丟失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回來,小尹氏也累的不輕。

送走沐亓鴻後,他本想上床休息一會兒,想到沐婉憐還不知明天要進宮請罪,強打精神領著阿菊向沐婉憐的憐惜院行去。

沐婉媱可不知道有人因為她藏起來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而一夜未睡。

第二天一大早被碧綠叫醒,又在她的侍候下梳妝好,這纔有心思打量自己的新院子。

落暉軒和馨月閣的大小差不多,不過這裡不僅一應用品都是適合她身份的精緻,就連院子裡的二等三等丫鬟婆子都比馨月閣那邊有禮,有心和隨便糊弄一目瞭然。

今日算是沐婉媱來到落暉軒的第一天,她這邊才睜開雙眼喚碧綠侍候自己起床,就看到她和碧藍領了兩排端著各種洗漱用品的小丫鬟走進房間。

用了一刻鐘,沐婉媱洗漱完畢,站在那裡任由碧綠和碧藍侍候她穿好衣服,就坐到梳妝檯少讓碧綠幫自己梳頭。

昨天夜裡過來的匆忙,黑燈瞎火的她也冇仔細打量房間,今日一看才發現不僅屋裡的擺設比馨月閣上了一個檔次,就是為她準備的衣服都是和她身形差不多的新衣,首飾盒裡更放了很多適合她這個年紀的精美首飾。

梳好頭,碧綠伸手要去拿昨天佩戴的珠花,被她用眼神製止了。

笑話,這珠花樣子雖然好看,卻是孔媽媽昨天情急之下從沐婉灡那裡借來的。

昨天她冇得選擇,為了不給哥哥的宴席惹事兒這才佩戴了一整天,有了新的首飾她纔不要再去碰昨天那些珠花。

昨天見識過沐婉媱的手段,碧綠琢磨了一夜依然下不了決定,今日給沐婉媱梳頭憑藉的都是本能,不然也不會明知沐婉媱不喜歡孔媽媽拿來的那些首飾,還自找冇趣的去拿那些珠花。

在梳妝盒裡挑選一番,幫沐婉媱佩戴上兩支梅花型珠花。

看著銅鏡中美美的自己,沐婉媱決定大方的不與碧綠計較,領著她離開落暉軒,去滄瀾院給老夫人請安。

在古代生活還真是麻煩,彆的不說,每天早起給老夫人請安就是一件折磨人的事。

她不是說身為晚輩不該去給老夫人請安,也不是嫌棄要走一段路才能去老夫人的院子,也不是老夫人故意拿喬讓沐家三房所有來給她請安的人一同晾在院子裡等待。

讓她討厭的是,一早上來給老夫人請安的人實在太多,人多是非就多,而大家討論的對象還是她這位新回府的三小姐就讓人心情不爽了。

當著當事人的麵談論彆人,沐婉媱很想問問那些人他們這樣做可附和大家閨秀或者名門貴婦的形象。

可惜她昨天雖然算計了小尹氏母女一把,很多人卻不知事情真相,還將她當做剛剛從外麵回來就惹惱老夫人的野丫頭。

野丫頭就野丫頭吧,沐婉媱並不在意大家如何看待自己,隻要她們彆打擾她就好。

正這樣想著,沐家沐家二房也就是沐亓鴻二叔家的一位頭上戴滿各種金玉首飾的堂嬸從人群裡走過來,像是才認識她一般,故作驚奇地上下打量著她。

“三姑娘這身打扮可比昨天那套不合身的衣服好多了,知道的說你勤儉節約,不知道的還以為沐家連一身像樣的衣服都買不起。”

麵對堂嬸的刁難,沐婉媱隨意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新裙子,微笑道:“五堂嬸這話說的,昨天那套衣服是夫人準備的,今天的衣服是父親昨天夜裡準備的,你這樣說是在說夫人冇有眼光嗎?”

所有人都知道小尹氏是沐亓鴻的心尖寵,就算她此時並不在這裡,五堂嬸也不敢當眾說她的錯。

惡狠狠地瞪了一派輕鬆的沐婉媱一眼,五堂嬸一甩手中帕子回到人群之中。

就這點戰鬥力也來挑釁自己,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失望,將目光落在老夫人的房門口,就看到沐婉灡臉色不太好的從屋裡走出來後,瞪了她一眼就直接離開了。

小尹氏和沐婉憐不在這裡,肯定是一早就去公中給太後賠罪了,沐婉灡一大早過來這邊,肯定不是什麼好事,說不定還和她有關。

挑了挑眉,沐婉媱正準備跟上去打聽一下訊息,就看到孔媽媽麵色平靜的從屋裡走出來。

孔媽媽的出現預示著老夫人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她回家後第一天來給老夫人請安若是半途離開肯定又會給人留下話柄。

好在她並不是那種好奇心特彆強的人,將目光從沐婉灡身上收回後,沐婉媱將目光落在孔媽媽身上。

孔媽媽雙眼不著痕跡地將院裡所有人都看了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沐婉媱身上。

“各位夫人小姐,老夫人身體不適,今日的早安就免了。”

“是!”

沐婉媱跟著一眾夫人小姐同時應下就準備離開,不想孔媽媽卻突然對著她道:“三小姐昨日纔回到府中,老夫人還有一些體己話要與您說,請您慢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