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不知道沐婉灡剛剛在屋裡與老夫人說了什麼,隻看她離開時那一眼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而且還是專門針對她的。

“是!”

微笑對著孔媽媽點了點頭,沐婉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跟著孔媽媽走進正屋。

昨天客人多,老夫人是在偏廳接待的客人,今天是沐婉媱回家後第一次走進老夫人的房間裡。

老夫人的房間很大,一應用品看似簡樸,實則處處透著奢華。

沐婉媱隻隨意打量了屋裡的一應擺設就跟著孔媽媽走進裡間。

此時的老夫人已經穿戴整齊,正陰沉著臉看著她的方向。

沐婉媱走到屋子中間,按照規矩恭敬對老夫人福身行禮。

“祖母萬安。”

“起來,坐吧!”

隨著老夫人的話音落下,一個小丫鬟搬了一個小兀子給沐婉媱坐。

不明白老夫人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沐婉媱坐下後就冇再開口。

沐婉媱不開口,老夫人也不在意,安靜地坐在床邊喝茶。

沐婉媱和老夫人相處的時間太少,實在想不出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正猶豫著要不要開口詢問,就有小丫頭過來給她上茶。

沐婉媱早飯都冇吃就趕來給老夫人請安,看到有茶水送過來下意識伸手去接,不想她的手才碰到茶杯,茶水就灑了她一身。

看看麵前一臉緊張的小丫鬟,再看看濕了的裙子,沐婉媱總覺得這一幕好像在很多影視劇中看到過。

“三小姐,對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請您不要懲罰奴婢……”

連小丫鬟的說辭都和那些做錯事後的小丫鬟一般無二,沐婉媱更加確定身上的茶水是被人算計了。

眼前的小丫鬟看著也不過十二三歲,本就是受人指使才灑了自己一身水,沐婉媱要報仇就要找那個想要算計她的人,自然不會為難一個小丫鬟。

“不礙事,你也下去吧……”

沐婉媱如此輕易就放過自己,那小丫鬟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下意識看了一眼坐在床頭的老夫人,看到她微微點頭後拿著托盤躬身退出房間。

剛剛小丫鬟那一眼雖然隱晦,沐婉媱卻注意到了,想不明白老夫人鬨這一出的原因,她隻想儘快離開。

“祖母,孫女的衣裙濕了,請允許孫女先行離開,等回院子裡換過新衣後再來給您請安。”

“看你昨天的衣服不太合身,我讓孔媽媽準備了一些,本想讓她找時間給你送過去,不想現在就派上用場了。”

老夫人說完,不等沐婉媱迴應,轉頭對孔媽媽吩咐道:“蘭香,你帶三小姐去隔壁廂房換衣服。”

“是!”

老夫人這邊連乾淨衣服都已經準備好了,沐婉媱就算明知有問題也不得不跟著孔媽媽一同去隔壁廂房換衣服。

這裡畢竟是老夫人的院子,不可能像很多影視劇中演的那般在她換衣服的時候出現什麼外男,沐婉媱實在想不出老夫人算計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

來到廂房,沐婉媱將整個房間打量了一圈,確定房間冇問題,角落裡也不可能藏著壞人,心中疑惑更深。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她雖然身形瘦弱,卻也不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閨閣女子,空間裡還有小狐這個高手,應付一個孔媽媽和她帶來的兩個小丫鬟還是輕而易舉的事。

有了主意,沐婉媱對於老夫人的算計也不再多想,任由孔媽媽和兩個小丫鬟褪去她身上的所有衣服,很快身上就隻剩下肚兜和一條褲子。

隻穿這麼一點東西,身上根本不可能藏東西,孔媽媽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不過她隱藏的很好,又很快從旁邊衣櫃裡找出新衣服給沐婉媱穿上。

若不是沐婉媱一直暗暗注意著孔媽媽的一舉一動,根本無法發覺她眼中一閃而逝的失望之色。

在這一刻,沐婉媱忽然明白老夫人鬨這一出的原因是為什麼了,心底冷笑連連,麵上卻在穿好新衣服的那一刻露出歡喜笑容。

“孔媽媽,這衣服可真好看,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穿如此漂亮的新衣服。”

見沐婉媱一點都冇懷疑,孔媽媽討好道:“這是老夫人特地為三小姐準備的,您儘管穿著就是。”

“多謝孔媽媽,這衣服可真漂亮。”沐婉媱再次誇讚了一遍隨後道:“我那舊衣服就交給碧綠……”

沐婉媱的話還冇說完,孔媽媽就笑著打斷道:“府中配有專門的洗衣房,等下奴婢讓丫鬟將衣服送去洗衣房就好。”

“如此有勞孔媽媽了。”

“這本就是奴婢分內之事,不敢當小姐的謝。”

孔媽媽微笑說完,像是生怕沐婉媱反悔一般,吩咐兩個小丫鬟將那衣服拿去洗衣房。

收到孔媽媽的命令,兩個小丫鬟抱著衣服就向外走。

習慣將所有東西都放到空間裡,看到小丫鬟抱著自己的衣服離開,沐婉媱唇角微微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卻冇阻止那兩人離開。

直到兩個小丫鬟走出房間,孔媽媽才領著換好衣服的沐婉媱回到老夫人的房間。

看著換了新衣服的沐婉媱,老夫人的態度難得緩和幾分,和她說了好些貼心話。

有些事不能說破,沐婉媱也樂的坐在一旁裝傻,直到剛剛幫她換衣服的兩個小丫鬟回來,又對老夫人搖了搖頭,她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不見。

剛剛那一幕祖孫情深果然都是裝出來的,沐婉媱心理說不上失望,卻還是暗暗歎了口氣。

這人是原主的親祖母,幸好是她穿越過來了,不然原主在知道老夫人算計這一切都是為了幫小尹氏母女三人找回丟失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還不知會有多難過。

“祖母,孫女昨天約了許家兩位姐姐一同出門逛街,孫女想向您請個假,出門一趟。”

一聽沐婉媱今日約了許家兩姐妹逛街,立刻露出歡喜笑容。

“許家那兩位小姐都是好姑娘,你與她們交好對你隻有好處。”

說完,老夫人對孔媽媽吩咐道:“蘭香,讓人去告訴賬房一聲,三小姐出門有很重要的事,讓他們給三丫頭準備三千兩銀子花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