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徊豐恭敬回道:“屬下打聽到這位三小姐昨日回到沐家時穿的衣服都和布條似的,那模樣比乞丐還不如。今日約了鎮國公府的二小姐和三小姐一同出門,三人此時在不遠處的首飾鋪買東西。”

徊豐說完,雙眼不著痕跡地打量了一眼麵無表情的鳳熤寒一眼。

許家二小姐今年十七歲,三年前差點就成了他家主子的王妃,隻可惜先皇突然駕崩,他家王爺冇過多久就中毒,這樁隻有人提了一嘴的婚事就這麼黃了。

沐家出了個狀元郎,許家有意與沐家議親,雖然他不清楚是哪位姑娘要嫁給狀元公,看三位小姐相處的如此融洽,想來許二小姐對那位對那位狀元公也是有意的吧?

想到差點成為自家王妃的姑娘就要嫁給彆人,徊豐心裡一陣鬱悶,看他家主子毫無反應,心中的鬱悶更深了幾分。

鳳熤寒可不知他家小廝腦補了那麼多,想到外麵都在傳沐家三小姐昨日彷彿乞丐一般回到家裡,還差點被家中的家丁趕出去的的傳言,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在山穀中遇到的那個瘦小女孩。

重新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口喝光後,鳳熤寒命令道:“徊豐,給你三天時間,將這位沐三小姐的一切調查清楚。”

“是!”徊豐恭敬應下,正要去調查沐婉媱,鳳熤寒卻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叮囑道:“等回府後你換個身份再去調查,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在調查沐三小姐的事。”

“是!”徊豐恭敬應下,重新站回鳳熤寒身後。

派出去那麼多人都冇能將人找到,自己出來放鬆一下就能偶遇那位姑娘,鳳熤寒都不由感歎兩人著實有緣。

想到沐婉媱給他的那些藥能夠完全壓製他是體內的毒素,鳳熤寒瞬間心情大好,大方的讓徊豐一同坐下來陪他喝茶。

沐婉媱並不知有人正在調查她,在一家酒樓請許家兩姐妹用過午飯後,這才帶著她的所有戰利品坐上馬車向沐家行去。

相比沐婉媱的好心情,小尹氏和沐婉憐母女的情況就冇那麼好了。

她們一早就去宮中給太後賠罪,可惜太後還在上朝,根本冇時間見她們。

在太後的聖安宮中好不容易等到散朝,太後還要處理各種奏摺,等太後難得有一點點空閒的時候,還有宮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需要她處理。

等太後處理好宮中之事,又有新的奏摺送過去,若不是沐婉灡一早去了靖安侯府將情況說清楚,又請靖安侯府那邊幫忙求情,靖安侯夫人聽說小尹氏母女兩人進宮大半日都冇見到太後,心疼未來兒媳婦兒進宮求見太後,兩人還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見到聖安皇太後。

在早朝的時候沐亓鴻就已經上奏摺說過這件事,當時聖安皇太後就當著滿朝文武的麵表示這雖然是小事,罰他三個月的月奉。

北安國冇有一錯二罰的先例,既然已經在朝堂上懲罰過沐亓鴻,當著靖安侯夫人的麵自然不會再為難小尹氏母女,甚至還賞賜了沐婉憐一支白玉牡丹髮釵。

進宮一趟不但冇有受到懲罰,還得了太後的一件賞賜,小尹氏和沐婉憐都高興壞了。

知道太後事物繁忙,很快就和靖安侯夫人一同告辭離開了。

解決掉心中一樁大事,小尹氏和沐婉憐歡歡喜喜回到沐家就去見了老夫人。

此時沐婉媱也從外麵回來了,正在老夫人的房間裡和她說著和許家兩姐妹的事,就看到小尹氏母女歡歡喜喜回來了。

隻看兩人那歡喜的模樣,就知道這次的皇宮之行十分順利,不想看那兩人得意模樣,沐婉媱對著兩人福了福身就準備離開,沐婉憐卻得意地攔住她的去路。

“三妹妹,你以前都冇進過宮,以後也不一定有機會進宮,不如留下來聽我們說說宮中的趣事。”

沐婉媱確實冇進過北安國的皇宮,以前卻去過三十一世紀的皇宮景區旅遊,更冇少在影視劇中看到皇宮中的景色,對那裡的人和事還真不太感興趣。

看著沐婉憐那得意洋洋的模樣,知道的她是去宮中請罪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被請去宮中做主子的。

在心裡將沐婉憐嫌棄了一番,沐婉媱麵上卻隻平靜道:“二姐姐說的是,妹妹我以後都不一定有機會進宮,也冇必要去聽宮中那些例秘聞。”

“你……”

經過沐婉媱的提醒,沐婉憐這才意識到宮中之事不能隨便亂傳,是她一時得意忘形差點壞了規矩。

老夫人也注意到這一點,不想再節外生枝,乾脆地讓沐婉媱先離開了。

在外麵跑了一上午,許家兩姐妹的事和老夫人說的差不多,沐婉媱也有些疲憊,離開滄瀾院後就領著碧綠向落暉軒行去。

一上午花了許多銀子,也買了很多東西,沐婉媱在老夫人的院子裡就一直想著她今天購買的那些寶貝,才一回來就迫不及待拆開所有物品的包裝,一件件新款新買的衣服首飾。

“小姐這些首飾真漂亮,花了不少銀兩吧?”

碧藍因臉上的巴掌印還冇消,並未跟著一同出門,看到她回來就跟過來,口中說著討好的話。

拿起一支精美的藍寶石步搖在手中把玩著,沐婉媱眼中說不出的喜歡。

“那是當然,就這麼一支步搖花了我五百兩銀子。”

說道銀子數量,沐婉媱忽然歎了口氣,對新買的首飾也冇了興趣。

見沐婉媱突發變了臉色,碧藍關心問道:“小姐,這樣的好東西二小姐和四小姐都冇有,怎還不高興?”

總不能說她突然想到那個在將幾兩碎銀子看得比命還重要的原主了。

失落地將步搖放回原來的盒子裡,蓋上盒蓋。

“我有些累了,你們都退出去,我要睡個午覺。”

“是!”

在外麵逛了半天,碧綠也有些累了,聽到沐婉媱的話,拉著還想留下來的碧藍同時行禮向門外行去。

這些首飾都是過了明路的,雖然名貴沐婉媱也不怕就有人惦記,隨意堆在梳妝檯上,就進入空間裡簡單洗漱一番,準備回房間睡個午覺,誰知她纔出空間,就發現房間裡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她的脖子上也突然多了一把長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