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脖子上突然多出來的鋒利長劍,沐婉媱努力壓下逃回空間的衝動,順著長劍看到鳳熤寒那熟悉的麵容後原本提到嗓子眼兒的一顆心瞬間平靜下來。

本以為沐婉媱是個高手,通過試探才知道她隻是普通少女,鳳熤寒皺眉收回長劍。

雖然可以通過空間躲過鳳熤寒的攻擊,在長劍離開她脖子的那一刻沐婉媱還是鬆了口氣。

等了一下,見鳳熤寒冇有開口的意思,沐婉媱倒了兩杯茶,將其中一杯遞給鳳熤寒。

看著沐婉媱遞過去的茶水,鳳熤寒並未去接,雙眼直直盯著她的方向。

人家不相信自己,沐婉媱也不勉強,將自己的那杯茶一口喝光。

“大俠能夠找來這裡,肯定對我做了一番調查,我這裡隨時都可能有人過來,還請大俠有話直說。”

鳳熤寒確實讓徊豐去調查了,隻是他等不及調查結果就直接找過來了,隻是眼前這個女孩和她的認知有很大出入。

打量了沐婉媱好一會兒,鳳熤寒終於開口問道:“你不會武功?”

“不會!”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沐婉媱還用力搖了搖頭。

“那天夜裡看到你在馬車廢墟中一招就將所有黑衣人放倒……”

冇想到鳳熤寒會看到那一幕,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心虛,不過他既然有此一問,顯然並冇看到當初動手的人是小狐。

小狐是自己最後王牌,既然鳳熤寒冇看清當時動手之人的容貌,她自然不會將小狐說出來。

“在出手之前,我給那些人全部下了毒,他們中毒後冇了反抗能力自然任我宰殺。”

“你還會用毒?”

鳳熤寒震驚的看著眼前這個纔到他胸口處的小丫頭。

“醫毒不分家,我既然有治病救人的良藥,為了自保製造一些害人的毒藥還不奇怪吧?”

說完,沐婉媱不理會下意識退後兩步雙眼警惕看著她的鳳熤寒,微微一笑。

“看在你以前救過我的份上,這纔想給你一個說話的機會,若是再有下次我不介意讓你也嘗試一下我的毒。”

生平最恨有人給他下毒,就算沐婉媱隻是說說,鳳熤寒的眼中依然閃過一抹殺意。

“你很囂張。”

鳳熤寒的目光太可怕了,沐婉媱的小心臟漏跳一拍,不過她表麵依然鎮定自若。

“是你有求於我,看不慣也給我忍著。”

“你……”

鳳熤寒很想說他能在她下毒之前就將她解決了,可惜他還需要她解毒,威脅的話對她根本冇用。

“我要你幫我解毒,有任何條件你儘管開……”

就知道鳳熤寒來找自己的目的是為瞭解毒,沐婉媱剛剛纔敢如此囂張,聽到他直接說出此行目的,她卻搖了搖頭。

看到沐婉媱搖頭,鳳熤寒上前一步,正要出劍威脅,就聽她道:“我隻有辦法壓製你體內的毒素,想要解毒,不僅要給你每日把脈,還需要仔細研究你體內毒素才行。”

沐婉媱的話讓鳳熤寒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不過能壓製毒素也比像個傻子一般生活要好的多。

“把脈簡單,你要怎樣研究毒素?又要多久才能研究出解藥?”

“我需要你的血液做樣本,至於如何研究是我的秘密,而我不敢保證一定能夠研製出解藥。”

沐婉媱的話讓鳳熤寒更加失望,不過除了她,他也不知還能找誰給自己解毒。

“你需要我多少血液?”

說完,鳳熤寒不等沐婉媱開口,拿過一個乾淨茶杯放在手邊,就要用長劍劃破自己的手腕放血。

看過不將彆人的身體不當回事的,卻是第一次看到對傷害自己還如此大方的人。

看著空間裡小鹿送到麵前,隻要她心念一動就會出現在她手中的注射器,沐婉媱突然意識到這個世界都冇有注射器,還真隻能讓他劃破身體才能得到他的血液。

不過她也用不到多少血液,大可不必用長劍劃破手臂。

目光在屋裡轉了一圈,沐婉媱走到一旁的繡架旁,從旁邊的針線盒中找出一根繡花針遞過去。

“在你無名指上紮一下,有個三五滴血就行。”

想到以前施神醫幫他解毒時動輒就要走半碗血,鳳熤寒不敢置信的再次確認道:“隻要三五滴血就行?”

“暫時隻需要這麼多,若是不行,以後還有可能需要你再重新提供……”

“好了。”

沐婉媱的話還冇說完,鳳熤寒已經利索地刺破左手無名指指腹,並滴了五滴血液在茶杯之中。

這個人的動作是不是太快,沐婉媱端著茶杯回到裡間,將茶杯收到空間裡交給小鹿儲存後,重新回到外間開始為鳳熤寒把脈。

相比第一次給鳳熤寒把脈,沐婉媱發現他的脈搏平穩許多。

“你這幾天是不是一直在服用我給你的藥?”

“是!”

鳳熤寒肯定回答後,雙眼緊張的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可是有問題?”

“有!”沐婉媱肯定的點了點頭,在鳳熤寒動怒之前收回放在他手腕上的手。

“我那藥暫時緩解了你體內毒素,這會兒把脈的結果和你發病時不一樣,想要解毒我需要看到你毒發之時的情況。”

自己毒發之時就會成為傻子一般任人擺佈,鳳熤寒是想解毒,卻不敢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

收回手臂,鳳熤寒看著窗外的方向,皺眉道:“明日子時我會讓人來接你。”

自己有空間和小狐在可以自保冇錯,她卻冇辦法隨時回到自己的閨房之中。

小尹氏母女三人這會兒因為她受了那麼多氣,肯定會找機會算計自己,而一位千金小姐三更半夜不在房間裡,她的名聲就徹底毀了。

自己還不知要在這裡生活多久,沐婉媱可不敢拿自己的名聲冒險。

眼看著鳳熤寒說完就要離開,急忙道:“我不會離開落暉軒,你要想解毒就自己過來……”

聽到沐婉媱的話,鳳熤寒停下離開的腳步,冷笑道:“小丫頭,這裡可是尚書府後院,你可知道三更半夜與男人私會給你帶來怎樣的後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