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可以,沐婉媱自然不想壞了自己名聲,可是跟著陌生人離開更危險不是嗎?

“全府上下都知道沐夫人不喜歡我,三更半夜有男人出入我的院子,外人隻會說她治家不嚴疏於防範,我若三更半夜跟著一個男人離開,纔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女子的名節比生命都重要,聽到沐婉媱的話,鳳熤寒陷入兩難之中。

“我身份特殊,身邊時刻有人盯著,不能離開家裡太久,而我經常出入你這裡也會被人察覺,給你和你的家人帶來危險。”

有空間和小狐在沐婉媱並不怕有危險,卻怕因此連累沐睿驍。

“不然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少救一個病人她又不會少塊肉,若是因此給自己或者沐睿驍惹來麻煩,就得不償失了。

“不行!”鳳熤寒想也不想拒絕道:“你的藥很有用,我信不過彆人。”

“可是我……”

不想讓自己和家人受到危險這句話還冇說完,鳳熤寒就匆忙丟下一句“我晚上再來找你”的話後,翻身從視窗離開了。

鳳熤寒離開的太快,沐婉媱的雙眼還冇來得及從視窗收回,房門外就傳來碧藍的聲音。

“小姐,老爺和大少爺過來了,請您去花廳見麵。”

“知道了。”將目光從視窗處收回,沐婉媱對碧藍吩咐道:“進來侍候我梳頭。”

“是!”

碧藍恭敬應下後推門進入房間。

一進門,碧藍恭敬對著沐婉媱福了福身,走到衣櫃旁邊就要拿衣服。

“父親和哥哥還在花廳等待,衣服就不用換了,你幫我重新梳頭就行。”

“是!”

收到沐婉媱的命令,碧藍扶著沐婉媱在梳妝檯前坐下,一邊幫她梳頭,一邊小聲在她耳邊說道:“小姐今天早上才離開院子,老夫人就派人過來了,明著說是幫您打掃房間,實則將整個房間都翻了一遍,他們可能還在尋找昨天那些東西。”

她就說早上時老夫人對她熱情過了頭,那小丫鬟還故意給她潑了一身茶水,孔媽媽還親自帶她去換衣服,想來也是為了尋找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吧?

想到安靜躺在空間裡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沐婉媱唇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讓他們找吧,咱們就當不知道就行了。”

沐婉媱無所謂的態度讓碧藍拿著梳子的手顫抖了一下。

“小姐,萬一被他們找出了……”

安撫的拍了拍碧藍的手,沐婉媱安慰道:“放心,他們就是將整個尚書府拆了也彆想將東西長出來。”

“小姐最厲害了!”

看著沐婉媱自信的笑容,碧藍冇再提剛剛的話題,手法嫻熟的給她梳了個垂掛髻,又佩戴了兩支紅梅髮簪,攙扶著沐婉媱離開房間。

花廳之中,沐亓鴻和沐睿驍麵色平靜的坐在那裡喝茶,看到沐婉媱過來,兩人同時放下茶杯向她這邊看過來。

“見過父親……”

“見過哥哥……”

走進花廳,沐婉媱對著沐亓鴻和沐睿驍福身行禮。

“不必多禮,坐吧……”沐亓鴻語氣溫和道:“聽說這一天你都在和許家兩位姑娘一同逛街,可有好好與人相處?”

和許家兩姐妹的相處確實挺不錯的,分彆時許家三小姐還約她下次一同逛街,也算是好好相處了吧?

想到此,沐婉媱開心地點了頭。

“許家兩位姐姐都是好的,女兒今天上午還買了很多東西送給她們,她們也都收了,她們也送了女兒好些東西。”

“做的不錯。”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沐亓鴻誇讚了一句,隨後又叮囑了沐婉媱幾句就離開了。

沐睿驍並未和沐亓鴻一同離開,而是將碧藍打發出去,屋裡隻留他們兄妹兩人。

“大哥有事?”

“嗯!”沐睿驍喝了一口茶,這才問道:“我聽說老夫人也給你銀子了?”

“是!”沐睿驍是她在這個家裡唯一靠山,沐婉媱並不想對他有所隱瞞,“祖母還說她很看好許家,讓我與許家兩位姐姐好好相處。”

老夫人的決定讓沐睿驍意外,隻是一想到自家的情況,不由皺了皺眉?

“我昨的話你都忘了?”

“我冇忘。”生怕沐睿驍生氣,沐婉媱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哥,我是覺得許家姐姐都挺好的,難得祖母也喜歡她們……”

沐婉媱越說,沐睿驍的臉色越難看,隨之而來的是她說話聲音越來越小。

“我說了我的事自作主張。”

你有主張,我心裡可冇底。

沐婉媱靠近沐睿驍身邊,小聲問道:“哥,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若是有你不用說是誰,隻要點點頭,我保證不在亂點鴛鴦譜……哦……好疼……”

捂著被敲疼的額頭,沐婉媱嘟著嘴吧,可憐巴巴地盯著眼前沐睿驍。

“哥,我是你親妹妹,到什麼時候都會站在你這邊,你怎麼可以如此對我?”

看著沐婉媱那可憐兮兮的模樣,沐睿驍眼中閃過一抹愧疚,口中卻不悅道:“你若不是我親妹妹,就不隻是敲你的頭這麼簡單了。”

“哥,我是真覺得那許家兩位姐姐都挺好的,就是……”

說到這裡,沐婉媱停了一下,靠近沐睿驍的耳邊小聲說道:“許家二姐姐好像有心上人了……”

在沐婉媱提到許家二小姐有心上人時,沐睿驍抿了抿唇,不等沐婉媱說完,就故作輕鬆地打斷道:“她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告訴你了,看來你們相處的確實不錯。”

冇注意到沐睿驍的那一點點異常,沐婉媱不好意思道:“她冇告訴我,是我在門口偷聽到的。”

“是嘛……”沐睿驍眼神暗了暗,轉移話題問道:“你今日買了好些東西,手裡可還有餘錢?”

說到錢財,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心虛,往旁邊坐了坐。

“我這一天不僅將你和父親祖母給我的銀子全都花光了,還將在玉錦閣拿的一千兩銀子也全都花了……”

提到玉錦閣,沐婉媱忽然想到那裡慘淡的經營狀況,猶豫了一下問道:“哥,玉錦閣的生意是不是不太好?”

-